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出分了出分了,不功不过的分数,过两天身体好一点了回去码字

现在看看自己当年的恋爱脑好尴尬啊(눈_눈)

终于都考完了,看着自己一大堆坑不知道应该先填上哪一个

【李泽言x你】《先生与猫》01

应该来说是个摸鱼流的不一定有后续的糖段子
ooc与私设齐飞

==================
        【李泽言x你】先生与猫
       
        01
        李泽言做梦也没想到,他和你在一起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障碍,竟然是你家里的那只布偶猫。
        只能说,人生的漫漫长路上,命运总喜欢给你开那么几个玩笑。
       
        李泽言一直不明白你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住在这个老旧的小区里。按道理来说你的收入绝对不低,至少在恋语市好一些的地段买一套配套设施不错的房子绝对绰绰有余。向来对生活品质有着极高要求的他在看到狭窄的楼梯间和斑驳的墙灰的时候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知道他要来,门没有关紧。
        室内的装修倒是和外面年久失修的破旧大相径庭。精致、整洁是李泽言的第一映像。
        你正在厨房里忙活,迎接李泽言的是一只半大不大的布偶猫。
        “喵。”白色的毛团子瞪大了水汪汪的蓝色眼睛望着他,接着,在李泽言企图去换地上准备好的鞋子的时候,毛团子把其中一只拖鞋扑了出去。
        “啧。”李泽言不禁咋舌,换好了一只鞋子准备去够那只的时候,毛团子像是和他心有灵犀一般,霸占了那只拖鞋不肯放松。
       
        于是你围着围裙出来迎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人一猫对峙不管怎么说都很微妙的场景。
        然而还没来得及等你开口,原本气势汹汹占着拖鞋不肯放手的毛团子立刻委委屈屈地丢下了鞋子,一边咪咪叫着一面在你的脚边转来转去,像极了在外面被欺负了回家和家长撒娇诉苦的孩子。
        “你不会要和一只猫一般见识吧。”你笑着把拖鞋递过去,“走啦,团子。”
        于是那只毛团子像是得了圣旨,立刻趾高气昂地跟着你往里走,再不肯看李泽言一眼。
       
        不管怎么说,李泽言觉得,他恐怕是被家里的一只猫来了个下马威。
        不过,他李泽言堂堂华锐总裁,怎么可能会怕一只猫。
       
       
       
        tbc

是个点梗w

高考之前估计不会再有大篇幅的更新了,一方面时间来不及另一方面最近语言能力突然丧失了写不出什么满意的东西
可能会有摸鱼吧

不过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跟我说w包括但不限于全职/维勇/fgo咕哒子相关/恋与制作人相关

突然丧失写文能力
暂时封笔了
高考还有最后一个月,随缘吧

高三最后一个月学业繁忙更新随缘

【李泽言】《半日温柔》(上)

非爱情向的故事。
因为朋友想看所以写了。
悠然厨慎入。
有李泽言错认情节。

【背景梗概】
『悠然』是最早发现悠然是queen的父亲克隆的悠然的复制品。被送入组织进行实验,但是由于克隆的技术缺陷,『悠然』身上并没有体现queen的特性而是完全相反的特性。由于身体原因,『悠然』常年生活在B.S的医疗监护室当中,作为B.S的秘密武器存在。

ooc与私设齐飞
=======================
        半日温柔
       
        【1】
        李泽言是在路边的全家便利店看见『悠然』的。
        彼时正是一个暴雨天,一袭白衣的『悠然』坐在全家便利店靠落地窗的桌子前,咬着酸奶的勺子看着铅灰色的天空发呆。
        这个白痴,不会是没带伞所以被困在便利店了吧。
        这样想着,他已经在路边停下了车,拿着车上的长柄黑伞就走了下去。
       
        李泽言确信『悠然』看到他了。她的目光暂时从天空中移开,在他的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就又恢复了看着天空的放空状态。
        李泽言皱了皱眉头,他本以为悠然会以一种看到了救星的傻样子扑上来。
        这不太对劲。
        “在等谁?”他径直走到『悠然』的身后,问道。
        『悠然』这才仰起头来仔细地打量他,像是一只审视新主人的猫。随后她轻声说道:“我在等雨停。我没带伞。”
        如果不是眼前的人的的确确是长着一张和悠然一模一样的脸,李泽言几乎要以为她被掉包了。眼前的『悠然』的眼神实在是太空空荡荡了,宛若白纸。
        “你来干什么?”『悠然』不等李泽言回答,又追问了一句。
        “来救你。”看见『悠然』因为半件湿透的外套冻得发乌的嘴唇,李泽言失去了继续废话下去的耐心,“走吧。”
        『悠然』的脸上的的确确是闪过了一丝错愕,不过立刻,孩童般的欣喜攀上了她的眉眼:“去哪里?”
        “去souvenir,你不是一直想吃我做的布丁吗?”
        今天的悠然不对劲。
        面前的女孩并没有因此高兴得跳起来,甚至称得上是平静得过分,这让李泽言不禁从心底升起一些挫败的感觉来。
        “嗯。”她乖巧地点点头,然后以一种更加认真的神情看着他确认道,“真的可以吗?”
        “可以。”看到女孩发乌的嘴唇,李泽言最终没有深究太多,只是将反常归结于冻得脑子都僵住了。他拉起了女孩冰凉的手,领着她走了出去。
       
        【2】
        “把外套脱下来。”将车内的暖气开到合适的位置,李泽言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悠然』非常听话地照做了。白色外套里面是一条吊带的裙子,露出女孩光洁的肌肤。如果不是李泽言一眼注意到了她背后从颈椎延伸至背后衣物内的白色的疤痕,他一定已经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移开了视线。
        他确信,这道疤痕原本是不存在于悠然身上的东西。但是他不确定这个『悠然』究竟是谁。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呢?
        “伤疤,怎么弄的?”李泽言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塞给『悠然』,“披着,别感冒了。”
        原本还在好奇地打量着周围新环境的『悠然』闻言转过头来看他。似乎是在思索应该如何措辞,她沉默了将近半分钟才犹豫着开口:“小时候弄的伤口。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
        李泽言的眸色暗了暗。伤疤,一模一样的脸,这些词语在他心中组成了另一个离奇的答案。
        『悠然』看起来远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这种差异不是来自外貌上的,而是来自气质上的。在刚刚的说话和观察中,李泽言明显地感觉到『悠然』的心理年龄应该比实际年龄小得多。
        “系好安全带,出发了。”他简短有力地说道。
       
        TBC

刚考完三一回家,更新得等下周末
很忙也很累

【全员】《天黑请闭眼》

预警:非F4角色死亡!非F4角色死亡!非F4角色死亡!
文不对题系列
没有悠然xF4
有李先生x“我”【无名私设角色】
文中关于医学化学专业剧情均为想当然,请不要详细考据
考前摸鱼攒rp最后一发
ooc与私设齐飞
====================
        天黑请闭眼
       
        Episode 1.0 一号
        安娜死了。
        医院的电视无声地播放着这条新闻。
        灰色短发的女人半靠在桌前,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映衬着樱桃红色的面容诡异无比。
        镜头在桌面一闪而过,桌面上有莹绿色的字迹在惨白的灯光下闪着光。
       
        “平民”。
       
        Episode 2.0  字迹
        工作日的第一天就进医院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尤其是当你唯一的同事正忙于应付公关部的电话你连甩锅都没办法甩的时候。
        一边输液一边给乙方打电话还要从某个不太靠谱的制作人发来的超过百M的季度总结里面找出有用信息绝对不是什么美差。
        要不是某位制作人小姐现在恐怕被各路媒体和警方缠得脱不开身,我还真的不想给她收拾这个烂摊子。
       
        心里还是感觉到隐约的不安。
        那些个与李泽言办公桌上的导致我大早上就过敏进医院的如出一辙的字迹。
        医生。平民。
        有什么线被连在它们中间。
       
        Episode 3.0 二号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个死者是魏谦。
        死亡时间是今天早上。
        同样是死于急性氰化物中毒。
        如果说非要把两个案子联系起来的话,那么就只有花了。
        魏谦是在把办公室里面的刚开花的月季拿到楼下去寄存的时候出事的。
        尸体被发现在窗户大开楼梯间里面。
       
        警方没有错过这个线索。
        白起警官除了对我和李泽言做了笔录之外,还对那盆花做了鉴定。
        然而花只是花而已。
       
        Episode 4.0  法官
        大学室友的朋友圈还停留在三天前。
        “丫的哪个小兔崽子在我桌子上写字?【图片】”
        绿莹莹的字迹不能更加熟悉。
        法官。
       
        平民。医生。法官。
       
        Episode 5.0 天黑请闭眼
        只剩下一个人的办公室未免有些空荡荡的,然而没有什么时间能够感到恐慌或者寂寞了。两个人的工作被压在一个人的身上,就算李泽言大发慈悲地给我减了点负,时间仍然是捉襟见肘。
       
        “你觉得,那个凶手会不会想和所有人玩一场‘天黑请闭眼’呢?”来汇报的悠然突然问我,“平民,杀手,警察都已经出现了。”
       
        平民,杀手,警察,法官,医生。
        天黑请闭眼。
       
        她大概是在打电话给白起。
       
        Episode 6.0 三号
        好一个多事之秋。
        汇报还没结束,新的新闻再次从右下角的弹窗里面跳了出来。
       
        第三起凶杀案。
        死者是恋语大学的医学系教授。
      
         乱套了。
        第三个出局的是法官。
       
        死因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氰化物中毒。
       
        凝结的暗红色血液铺满了一地。
        腹部中了三刀,在血液还没有流尽的时候,她挣扎着写了一长串数字。
        这是什么意思?
       
        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Episode 7.0 迷雾
        QC10027。
        她想要向活着的人说明什么?
        凶手是谁?
        不管怎么解释,都不像是人名或者是有指向性的语言。
       
       ——也许是一种特殊的编号方式呢?
        编号……档案……
        也许我应该做些什么。
       
        Episode 8.0 四号与五号
        和第四名受害人的新闻同时刷新出来的是恋语大学许墨教授被捕的新闻。
        死的是悠然的下属悦悦。
        通过氰化物杀人的手段再次出现,这次警方依旧没有捕捉到行凶者的踪迹。
        悦悦是在上班途中遇害的。
        理论上来说,地形一马平川且人来人往的公园没有道理没人看见行凶者。
        晨练的大爷大妈们回忆说,那个小姑娘突然就倒下去了。确实没有接触什么人。虽然报警和打急救电话应急措施都很及时,但是还是没能够救回来。
        在急性中毒面前,时间太过匮乏。
       
        时间?
       
        Episode 9.0 蝴蝶
        “许墨教授,我希望你能提供一下当时你的不在场证明。”白起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如果你们查了监控的话,就会发现案发时间我一直都在自己的实验室里面。我的学生也能够证明这一点。”
        “以及,我听你的学生说,在第一起凶杀案发生的当天,你的桌子上有‘杀手’的字迹。”
        许墨忽然笑了:“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谁拿蝴蝶身上的鳞粉做的恶作剧,但是想必警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情就觉得我是杀人犯吧。”
        “蝴蝶?”
        “是的,蝴蝶。”许墨依旧是那副淡漠而疏离的模样,“我勉强算是个蝴蝶标本的爱好者,这一点我不会认错。用于写下那些字的,是蝴蝶的鳞粉。”
        “最危险的,往往是最美丽的东西。”许墨总结道。
        “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对杀人犯有什么了解?”
        “那白警官还真是高估我了。我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只是胡乱地说了一些我的看法而已。”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在警局里面留上一段时间。我并不认为你是无辜的。相反,我觉得你隐瞒了不少东西。”
       
        Episode 10.0  寻踪
        我在城西的老城区租了一套房子。
        老旧的小区。监管不力的物业。通畅的高速网络。不管怎么说都是不能更符合我的需求的房子。
       
        虽然很久没有实践,但是理论知识一点没有荒疏。连入自己的僵尸网络。
        入侵一台没什么保护的电脑查看浏览记录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起码我一开始是这么以为的。
       
        意识到同时想要入侵这台个人电脑的人不只我一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对方调转矛头,剑锋直指我的虚拟IP。
        这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事情。毕竟我擅长的不是正面对攻而是解码。
        对方的攻击异常强大。在意识到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在对方攻破我的僵尸网络之前顺利逃脱之后,我做出了最果断的放弃。
        暴露自己的真实IP,然后撤离。
        我现在只能赌,对方来不及赶到我这里。
       
        Episode 11.0 警察
        看到屏幕上的那串数字,周棋洛挑了挑眉毛,对获取对方真实IP的容易程度感到惊诧。
        但是在登录房管所网络查询之后,他马上就失望了。房子的主人是个超过70岁的老爷爷,两个星期前离开了恋语市,不管怎么说都是和这件事情不沾边的人。
        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这是对方的技俩。将真实IP暴露给他一方面是因为力有不逮,另一方面是因为对方猜准了自己没办法赶去现场逮人。
        这种老式小区本身就缺乏监控,物业又管的不严,对于只要有网络便能够开工的黑客来说实在是不能更方便的工作场所。
        几乎不用继续查下去,周棋洛就知道对方十有八九没有用真实身份来租房子。
        那么线索也就这么断了。
       
        他打开自己的手机,相册里面的照片仍旧令他在意。
        “警察”。
        绿莹莹的两个字即使是在照片中也难掩诡异。
       
        “难办了啊。”
       
        Episode 12.0 时间
        紧张,心悸,呼吸困难。
        时间在那一刹那暂停。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
       
        男人倒了下去。
        失去意志控制的时间开始缓慢转动。
        还有时间。
        抄起桌上的玻璃杯将那只被定在半空中的蝴蝶罩在里面防止自己因为过敏而耽误宝贵的治疗时间。
        秒针已经开始缓慢跳动。
       
        准备好的亚硝酸异戊酯还是不幸派上了用场。虽然手法不甚熟练但是好歹还是缓和了一点情况。
        120在忙音响过五声之后被接通。
       
        还好,还来得及。
       
        Episode 13.0  乱局
        华锐总裁李泽言死亡的新闻最终还是没有登上晚报的头条。隐瞒了李泽言住院的真相,只是以重度食物过敏为理由糊弄过了媒体。
        我甚至来不及等到手术室的红灯熄灭,只能拜托护士在手术结束之后和我打个电话。
       
        我是真的要没有时间了。
        如果说ICU还算是一个勉强安全的地方的话,那么等李泽言离开ICU,他会再次暴露在危险之下。
        我想我必须尽快行动了。
       
        Episode 14.0  跟踪
        城东,某栋郊区的老屋内。
        如果有人看到此刻大明星周棋洛正和某位上过几次电视的人民警察呆在这栋小屋内的话,保不齐会将这栋充满传奇色彩的小屋当做神殿供起来。
        不过眼下的情况不容他们多考虑什么了。
        “如果再不找出凶手的话,那下一步或者下下步他恐怕会对悠然下手。被定性的人都遇害了。”
        “李泽言的那个女助理很可疑。”周棋洛看着屏幕上的华锐监控对白起说道,“总裁因病住院,另一个助理暴死,她怎么还会有时间到外面去。她现在不是应该忙的脚不沾地吗?”
        “她的背景你查过没有?”
        整个小屋里面只剩下了暴风雨般敲击键盘的声音。
       
        “咦?”周棋洛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奇的声音,“她居然是李泽言的夫人?难道是要借连环杀人案的气氛谋财害命?”
        白起闻言去看了一眼周棋洛的屏幕:“我跟上去看一眼。”
       
         Episode 15.0 破门
        上次虽然狼狈而归,但是我的确是找到了我想要找的东西。
        是一个服务器的地址。
        本想一点点慢慢地在防火墙上拆出一个漏洞来,但是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工作能交代的都交代给其他人了。交代不了的就直接放在了手边边解析边做。面包咖啡水等食物杂乱地堆在手边。
        我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老屋的门忽然被暴力地踢了开来。硬质的金属抵在了我的后脑勺。
        “别动。”白起冷冷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别说我根本没反应过来,就算反应过来了恐怕也反抗不了。
        “我想,这是个误会。”
       
        Episode 16.0 释疑
       
        “所以那天我抓住的是你?”听完我的叙述之后,周棋洛这么说道。
        “应该是吧。毕竟正面对攻不是我的强项。”
        “对于那串数字,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是档案号,或者编号。”我十分肯定地说道,“那个服务器是个实验数据库。你们别忙着问我问题,不如我们先把那个服务器解决掉?我想,看到了那份东西大概就能解释很多疑问了。譬如,这只蝴蝶。”我指了指玻璃罐里面那只已经死去多时的海伦娜闪蝶,金属质感的蓝色翅膀在昏暗的灯光下也有着惊心动魄的美。
        谁能想到就是这只小小的蝴蝶身上却携带了足以使人急死剂量的氰化物呢?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因为我是来救人的。我的时间不多了。在我先生离开ICU之前我必须有头绪,否则离开了严密保护的ICU所有人都会再次处于危险之中。”
        “最后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天黑请闭眼?”
        “故弄玄虚。”我学着李泽言的口吻说道。
       
        Episode 17.0 蝴蝶
       
        QC10027
        能力:蝴蝶操纵
        状态:失踪
       
        Episode 18.0 诱饵
       
        大明星周棋洛的见面会冲淡了这座城市中因为连续凶杀案带来的阴霾。近距离接触偶像的机会毕竟不多,迷弟迷妹们将整个会场堵塞得水泄不通。
        “周棋洛,我一直很喜欢你的歌……”带着鸭舌帽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少女小心翼翼地递上一个盒子。
        “这是我准备的小礼物,希望你能喜欢。”说着少女像是觉得害羞了一样向外跑去。
        “就是她!”
        一只属于男人的手抓住了少女将她按倒在地上。盒子哗啦落地,数不清的蝴蝶从里面飞出来,四散纷飞。
        与此同时,鸭舌帽落地,露出来的是一张所有人都熟悉的脸。
        “悠然?!”
        火焰点燃了唯一一只没有以正常轨迹飞行的海伦娜闪蝶。
       
        Episode 19.0 真相
       
        嫌疑人已被抓住。
        许墨教授被宣布无罪释放。
       
        ——杀人的时候,10027不可能在太远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携带有氰化物的蝴蝶飞不了多远就会死亡。时间是有限的。
        ——所以我们只需要一个诱饵,一个足够大的诱饵——
       
        病房里,在讲完事件经过之后,我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李泽言投喂的苹果。
        至于为什么是身为病人的他投喂我——
        当然是因为翘班出门一天我积压的工作真的已经到了我必须在探病的时候在他床头架着电脑赶工的地步了。
       
        “做的不错。不过——”
        “翘班干私事,你这个月的奖金取消了。”
       
        行行行。你是老大。你乐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实在懒得和李泽言废话。
        “反正我也不期待你说什么‘亲爱的你真棒’然后亲我一口了。”我吐槽着,看着屏幕的视线一点都没有离开过。
        “幼稚。”他这么说着,我听到布料摩擦的窸窸窣窣的声响。转头去看他的时候,他的脸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样?”他问我。好吧好吧,结婚之后李泽言他脸皮变厚了,以前要是这种段数他十有八九得红个脸什么的。
        不过你看,亲爱的这么肉麻的话他还是说不出口吧?我先生也就敢在行动上占我便宜了。
        你说到底谁占了谁便宜?
        管他呢。
        别在意这些细节。
        要是后天之前还赶不完工作的话才是真的要人间失格了。
       
        Episode  20.0 尾声
        仇恨使人失去理智。
        10027号,我们姑且叫她蝴蝶小姐,是queen的克隆品。
        应该来说是在非正常社会环境中长大的个体的性格缺陷吗?
        可能吧。
       
        ——我只是想让她也尝试一下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的恐惧。
        ——我在每天担心着自己的死亡,朋友的死亡中度过了整个童年。你能想象我的感受吗?每天一睁开眼睛,恐惧如影随形。他们会往你身上接各式各样的管子,往你身体里面注射各种各样的试剂。疼到哭不出来。
        ——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queen的话,世界就和平了。
        ——queen才是灾祸之源。她才是最该以死谢罪的人。
       
        “其实蝴蝶很可怜。”李泽言出院的那天是个大晴天,我跟在他的身后,轻声说道。
        “你觉得她不该死?”李泽言替我来开车门。
        “她杀了四个人,她罪有应得。”我回想起刚刚宣布对她的死刑的判决通知,“但是,她只是运气差了一点。”
        “她没有像我一样遇到过可以拯救她的人。”关于那些,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李泽言停住了动作,转头看我。
        “你想说什么?”
        我笑了:“你猜啊?”
        李泽言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介于恼怒和面无表情之间的神态,他的嘴唇翕动了一下:“幼稚。”
        行吧,幼稚就幼稚吧。我动作麻利地钻进了车子里。
       
        背后,阳光正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