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重逢》13

花滑选手维×编舞勇
搞事情的开始……
抱歉这次放假摸鱼了好久才把这章写完……莫名其妙爆了字数
嗯……关于短节目算分的事情我一会儿再贴个链接上来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重逢  13
        不管怎么样,时间是绝对不会等人的。大奖赛的比赛一站接着一站流水地过去。
        勇利也用有限的时间把他能帮到尤里的地方做到了最好。
       
        “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就要出发了,早点准备吧。”勇利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环绕舞蹈教室的镜子里面清晰地映出两个人的人影。尤里精疲力尽地躺在木质的地板上,丝毫不想动弹的样子。
        “有什么必胜的咒语吗?”尤里懒洋洋地从地上坐起来,将凌乱的头发用橡皮筋重新扎了起来。
        “没有。胜利自然会找上你来。你只要,做到你的最好。”勇利拿毛巾把汗擦干,“走吧,回去了。”
        “记得晚上别睡得太晚。”
        “知道啦,别婆婆妈妈跟个老头子似的。”尤里不耐烦地回答道,“你会为我加油的吧。”
        “当然。”
       
        跨越近三分之一个地球的旅途总归是漫长的。在娱乐设备都失去应有的作用之后,似乎只剩下聊天一个途径用以消磨漫长的空白时间。
        “这对于勇利来说是第一次的经历吧?”飞机穿越平流层的轰隆隆的声响在机舱以外想起。维克托转过头,这样问坐在他身边的勇利。
        “嗯。”勇利点点头,眼里微微染上了一点笑意,“很期待呢。”
       
        从圣彼得堡飞向东京的长途旅行是极度疲惫的,不过在下飞机的那一刻,看到那些久违的属于他的母语的字符一下子将他包围的时候,勇利莫名其妙放松了下来。
        毕竟,这里才是他的祖国,生养他的地方。
        他暂时与众人分开,走向本国公民通道。
       
        下飞机之后的勇利格外放松。
        这是维克托最直观的感受。虽然常年乘飞机满世界跑,但是维克托也不敢自称这样的长途旅行不累人。勇利也是疲惫的,不过显然在这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放松了下来。
        大概是因为终于回到祖国了吧。维克托记得勇利说过他四年没有回过家的事情,也完全理解勇利的心态——在长久地呆在非母语语言的国家之后,一下子回到熟悉的语言环境的感觉简直……棒极了——维克托能够说俄语英语法语和一点点的日语,但是俄语对于他来说,始终还是最亲切的溶于骨血之中的语言。
        不是第一次来日本这个国家,但是这一次来,更多了某种别样的体会,是什么呢?
       
        在酒店大厅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恰巧遇见了其他几个选手。他的老对手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显然也是刚刚才到达酒店的样子,拖着一只大大的行李箱,身后跟着他的教练和助教。
        作为他们之中唯一熟习日语的人,勇利当仁不让地接过了办理入住手续的任务,还没有倒过时差的尤里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昏昏欲睡,雅可夫在他的旁边注意着他的动向。
        “嘿,维克托。”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然后是突然快速凑近的声音,“到的这么早啊。”
        是克里斯。
        维克托耸耸肩,到得早什么的都是说笑的,只不过是他们之间常用的一种开始聊天的开场白。
        “难得有一次可以在决赛之前就遇上啊。”克里斯的教练去办理入住手续了,留下无所事事的选手和维克托闲聊。
        “真的是很期待啊,毕竟四五年了都没遇到过一次。”维克托笑笑,看见勇利终于停止了和前台服务人员的交谈,捏着几张房卡向这边走来。
        房间是早就商量好的,勇利首先将另一张房卡交给了雅可夫,然后向维克托的方向走过来。
        在维克托有机会能够将勇利介绍给克里斯之前,克里斯已经迎了上去,十分亲昵地搂过了勇利的肩膀,顺手在勇利的臀部掐了一把。后者浑身僵硬了一瞬间,然后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把克里斯推开:“克里斯!”
        以维克托对克里斯的了解程度来说,这个动作就是克里斯一贯想要捉弄一下人的时候与熟人打招呼的方式。如果换作是维克托的话,恐怕也会想要这么捉弄一下勇利。但他还是被深深震惊了。
        勇利和克里斯认识,而且相当熟悉。
        或者换一种说法,维克托不知道。
       
        “哇,好久不见勇利还是这么害羞啊。”克里斯笑着拍拍勇利的肩膀,“哦……毕业之后准备去哪里啊?”
        “在费尔茨曼先生那里做助教。”
        “哇——”克里斯意味深长地感叹了一声,“那勇利还真的是如偿所愿啊。”
        话题开始转向维克托听不懂的方向了。维克托看向勇利的方向,显然后者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
        不过克里斯显然是瞧出了气氛的不对头,他微笑着摆摆手,结束了这场气氛越发诡异的对话。
       
        “哇,我都不知道勇利认识克里斯诶。”维克托和勇利并排走向宾馆的电梯。
        “嗯。”在勇利有机会解释什么之前,他们的话题被另一个插进来的声音打断了。
        “天呐,勇——利!”维克托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看过去。这个肤色偏黑的选手他并不太熟悉,应该是没有同场竞技过。
        “披集!”维克托看到勇利的眼神一下子明亮了起来。有某种维克托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神情在里面回转。他能够感受到那种情绪和平时与他相处的情绪是很不一样的——单纯地就是很高兴的感觉,维克托很难准确地形容那种感觉,这种情绪对于他来说是极其陌生的。
        事实上连这个勇利对于他来说也有点陌生。即使长久相处下来勇利已经能够用一种不太拘谨的放松状态来面对他,但远远不是这种状态。
        这种心态算不上嫉妒,只能是困惑。这是属于“维克托不能理解”范畴内的东西。
        勇利对他的态度里面,更多了一分不一样的东西。
        找机会问问清楚吧。
        维克托这么告诉自己。
       
        不过这一天的剩余时间里面,维克托都没能找到任何的机会。勇利的时差反应严重得惊人。回到房间后几乎没有坚持几分钟就陷入了昏迷一样的昏睡状态。
       
        “没问题的。”掀开通往赛场的门帘之前,勇利按住尤里的肩膀对他说道,“尤拉奇卡可以的。”
        眼前的少年点了点头。勇利并没有急于拉开门帘。在尤里前一个上场的是维克托,虽然很希望看着维克托比赛,但是毫无疑问在这种情况下安抚好尤里的情绪才是当务之急。
        门帘被拉开的一瞬,巨大的喧嚣的声音和光线如海潮一般扑面而来。他们慢慢地走到上场区,与刚刚结束比赛的维克托擦肩而过。
        勇利有些疑惑地环视四周,感觉周围的气氛好像没有平常维克托结束比赛的时候那么热烈,是错觉吗?
        不过他很快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关注这些琐碎的事情了。由于这次维克托和尤里接连出场,分身乏术的雅可夫将尤里托付给了他更加信任的勇利,自己来应付维克托这一边。
        尤里踏上冰面的一瞬间就好像是战士的剑缓缓出鞘,锋利的银光一闪而过,接着他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微微颤动着。
       
        ——这样的美不是什么令人羞耻的事情。
        ——美是凌驾在性别之上的东西。
        ——尤里还记得我一开始和你说的东西吗,这种美恰恰是尤里的优势所在。
       
       
        ——如果出卖灵魂就能让我取得胜利的话,那么这具身体,就都交给你了。多多指教。
       
        “我去了。”尤里低声说道。
        刚刚的极端锋利的东西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更多温暖的东西。
        超越性别的美吗?尤里尽可能回想着在赛前的最后几个星期里面勇利交给他的东西。虽然不喜欢,但是如果这能让他取胜的话,就算不喜欢也是没关系的。
        ——滑冰就是戏剧。
        ——你是唯一的表演者。
        ——没有观众,你的哭你的笑都是给自己看的。
        ——专注于表演和情感本身。
        ——比赛的时候,你自然会做到那种前所未有的专注。
       
        尤里摆出了起始的姿势。
        周围的声音都到哪里去了?他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心脏在扑通普通地跳动。最后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直到音乐响起。
        抬头的一瞬间,你看到了什么?
        不是灯火通明的体育馆的天顶,也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是莫斯科的冬天雪后灰蒙蒙从天空。所有的东西都染上了一层灰蒙蒙的色彩。脚下踩着的是还没有化完的雪吗?有喀吱喀吱的声音从脚下传来。
        ——尤拉奇卡要当心了,可别滑倒了。
        ——爷爷,我滑得怎么样?
        ——尤拉奇卡是滑得最好的哦。
        ——爷爷,明天也能陪我一起来练习吗?我会努力滑得更好的哦。就算妈妈不来我也没有问题的。
        ——好的。爷爷也想看到更好的尤拉奇卡啊。
       
        回忆在这里戛然而止,耀眼的灯光重新出现在视野里面。
        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呢。除了滑冰完全想不到其他的东西。Agape什么的,好像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呢。
        音符如河水流淌,就是这里。
        单手上举的3A,整个世界都在回旋,洁白的冰面在脚下飞速掠过。
        落地轻得如同落叶轻飘飘地着陆。短暂的超重状态结束之后,冰刃下又是踏实的冰面。
        他突然想到了胜生勇利,那个日本人。
        如果不是那天突发奇想找了莫斯科一个老旧的冰场训练的话,也就不会认识这个人了。
        其实那家伙除了滑冰的时候情感格外丰富还有什么优点啊,在更衣室里面露出那么难过的表情。真的是——
        他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来。
       
        那种全身心投入进去的感觉,好像找到了呢。
        节目经过大半,身体已经开始疲倦。
        ——如果是以前的话,这个时候就应该累得站不起来了吧。
        可是还有最重要的一个跳跃没有完成。刚刚顺利完成了联合跳跃,要是在单跳上摔倒了,那他一定不能原谅自己的。
        猪排饭那个家伙,那天晚上把他训得那么惨,最后还不是每天都陪他加练到那么晚。
        加练的结果将会在三秒钟后揭晓。转身,助滑,双腿交叉,拧身。身体离开冰面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切实的感觉。
        能安全落冰吗?
        结果马上揭晓。
        能的。
        最后一个旋转。
       
        音乐结束。
        轻飘飘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精疲力竭的沉重感。脚踝上仿佛缀满了铅块,沉重得几乎要抬不起来。
        深呼吸。
        欢呼和尖叫的声音把他淹没了。玩偶如同暴风雨一样掉了下来。尤里抬起头,K&C区那里雅可夫正神情严肃地和勇利说这什么。
    
        ——你说雅可夫要是发现我偷偷练了后外四周跳他会是什么反应?
        ——大概是……很生气吧……不过没关系。
        ——诶?
        ——我们是共犯嘛。到时候你肯定是在比赛啊,一定是我先挨骂的。
       
        注意到了尤里的目光,雅可夫和勇利一齐向他看了过来。他很快地滑了过去。
        拥抱。
        穿了冰鞋的尤里和勇利差不多的高矮,毫无防备的勇利一下子懵圈了。
        “诶诶诶?!”
        “谢谢。”尤里如是说道。
       
        坐在长椅上等分的几分钟漫长得如同一个世纪。
        “今天的表现不错,肯定会有个好分数的。”不知道勇利和雅可夫说了什么,雅可夫这次竟然没有进行往常的赛后说教大会,而是破天荒地鼓励了尤里一句,“说不定会超过维恰的分数。”他补充了一句。
       
        “尤里·普利赛提的最终的分,113.06,目前暂列第一。”当广播终于把这个分数公之于众的时候,整个体育馆就像是暴沸的水一样翻滚起来。
        新的世界记录。
       
        然而吸引了勇利注意力的还是维克托的的粉,维克托的名字暂时位于尤里的下方,97.42,接近100,不算低分,但是相较于维克托往常的得分来说,还是略有些偏低。
        发生了什么?
        勇利隐约有些不好的预感。
        =================
我错了……刚刚计算分数的时候把分数改了……相关内容没有改,已经修正了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