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重逢》14

花滑选手维×编舞勇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重逢  14
        咔哒一声,宾馆的门锁合上。除了勇利回来了这个可能性以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情况。看来尤拉奇卡的额外训练指导结束了。
        “勇利?”维克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扑上来的勇利一下子狠狠抱住了。诶诶?维克托这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被尤拉奇卡欺负了?不是,怎么可能。勇利身上还带着些微外面的寒气,某种不安透过那些略低的温度传递过来。
        “勇利?”维克托不放心地又叫了他一声,伸手在勇利背后拍了拍,“你还好吗?”
        没有回答。
        “嘛,这样的日子勇利应该高兴才是啊,毕竟尤拉可是用勇利编舞的节目创造了新的世界记录啊——”这句话当然是出自真心,但是维克托没有能够说完——勇利手上的力量更大了一些,大到让他有些许喘不过气来。
        这大概是某种说不出来的不安。勇利很多时候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所以很多的时候他的一个反常举动当中包含着很多很多很复杂的情绪。唯一不太妙的是,维克托并不是总能够解读剖析出那些复杂的情绪来。尤其是维克托意识到,在某些方面,他怀疑他可能一点都不了解勇利。
        “唔,勇利的力气可真大啊,都要让我喘不过气来了。”维克托一边拍着勇利的背试图安抚他的情绪,一边有些艰难地说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勇利像是大梦初醒一般松开手,神情有些茫然。视线避开了维克托的目光,松懈了力气的手沿着衣服边线下滑揪住了衣角。
        勇利在担心什么呢?维克托再一次发现猜测勇利的心理活动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此时此刻勇利心中在想什么东西?
        维克托隐隐有些感觉到了,只是答案汇聚在舌尖,还差最后的一部才能被成功地吐出。他本来有一肚子的疑问想要问勇利,此刻却也是问不出来了。
        “勇利不会是在——担心我吧?”维克托小心翼翼地问道。
        勇利的神情的的确确是证明了这一点。维克托突然有种哑然失笑的感觉。
        今天比赛中跳空的那个4Lz的的确确是个意外,只能说是小概率事件被重复了几百次之后终于有一次在特定的时间里面发作引起了不小的后果——尽管有更改节目构成尽力补救,但是最终结果还是只能勉勉强强算得上是差强人意。
        花样滑冰比赛当中从来不缺少失误。拥有多年比赛经验的维克托也能够用一个相当淡然的态度来面对这个意外的大失误。其实也说不上吧,只能说是运气不佳,在他失误的时候恰巧有个人超常发挥罢了。何况连维克托也不得不赞叹尤拉奇卡今天的惊人表现,技巧,情感都处在一个无可挑剔的巅峰。
        这个分数实至名归。
        至于世界记录——虽然世界记录保有者这个说法能让他有那么一点点的愉悦,但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一点点,不痛不痒的一点点,输掉了的东西,他现在还有时间,有能力,状态仍然保持在相当的巅峰上,他当然会赢回来。
        至于报纸上,社交媒体上会怎么说,维克托是真的没有太在意过。
        不过勇利似乎不是这样想的?大概?
        勇利的嘴唇抖了两下,但是什么话也没有说。房间里空调的暖气终于驱散了些寒意,手慢慢落下,慢慢地从维克托的衣角上挪开。
        “明明是我输了怎么勇利弄得好像是勇利自己输了比赛呢?”应该是猜对了。维克托试图用玩笑来缓和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不过维克托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他今天晚上说得最错的一句话。勇利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更加沮丧的灰霾攀上了他的眼底。
        “哦哦抱歉勇利。”维克托连忙说到我。“不过,就算是我在花样滑冰上也不可能一直都是完美的呢。”他慢慢地说道,看到勇利的神情从恍惚中飘荡出来,又落回去。
        “而且,自由滑才是大头这个道理,勇利不会不懂吧。”维克托执起勇利的右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在房间里面的数分钟还没有来得及让爱人的全身都暖和起来,处于血管末端的四肢仍然是冰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生理还是心理的因素。
        维克托这样想着,把勇利推进了浴室:“有时候勇利真的想的太多了呢,先洗个澡把自己弄得暖和一点吧。”
       
        ——就算是我,在花样滑冰上也不会是完美的。
        温热的水流顺着皮肤的肌理轮廓滑下,温度比体温略高的液体向身体忠实地传递着热辐射。维克托的这句话在勇利的脑海中盘旋。
        道理勇利都懂,但是真正实现起来实在有些困难。
        维克托当然不是完美的,即便是在滑冰上也是如此——勇利可以如数家珍地说出维克托在哪些比赛中因为什么原因出现过什么样的失误——林林总总地算起来,真的也不在少数,但是他不得不承认的是维克托确实太容易给人一种“完美”的印象了,以至于真正亲身经历了这样的不完美之后,勇利有种极其别扭的感觉。
        当然了,那可是维克托,他怎么会输呢?
        勇利这么安慰自己道。这个想法让自己的心理的波澜稍稍平静一些,可又被另一种不安占领——如果尤拉奇卡没有赢的话,那么他就会因为积分与季光虹持平且由于加拿大站参赛人数少于中国站①而位列第七错失总决赛。
        自己怎么能够这么想呢?
        他是真的很希望每个人都能事事如意。
        而且——
        自己会不会因为维克托在花样滑冰上也做不到完美而不爱他?这个念头突然从脑海中蹦出来的的时候连勇利自己都感到恐慌。
        他们是因为花样滑冰而结缘的,可以说勇利会在花样滑冰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和很多年前在冰之城堡休息室电视里面看到的那个身影是分不开的。
        很多年以来维克托在他的心里面都处于一个想象出来的极端完美的形象里面。可以说这个形象就是勇利一路走来无可替代的精神支柱,他很难想象这个形象会有些许的瑕疵或者说是任何与凡俗有关的事情沾边。
        直到,他们真正相遇。
        维克托身上的光辉开始减退,更加真实更加鲜活的他暴露在勇利面前。
        勇利抿紧嘴唇,温热的水雾在浴室里面飘荡。
        这个形象破灭的时候,他会不会失望呢?
        不不不怎么可能。
        当然是不会了。
        勇利用手抹了一把脸,以期调整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怎么能和维克托说什么丧气话呢。这个时候,明明更应该给予维克托支持啊。
        他关掉水龙头,擦干身体,穿上浴袍,慢慢地走了出去。
       
        ================
①关于这几条小规则说实话我没有找到优先级顺序
大奖赛积分同分的话还有若干条小规则,我也搞不懂到底满足哪条优先考虑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