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重逢》16

花滑选手维×编舞勇
很抱歉这一章拖了这么久……
期末事情真的很多……
以及……每次在写文的时候看看【啊我BP又回复了我还是先去打一下茨木吧】的状态……我错了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重逢  16
        “所以这就是你不陪男朋友把我大晚上叫出来的理由?”在某个偏僻的小咖啡馆角落的卡座上,端着咖啡的克里斯听完维克托的来意之后这么说道,“不过也是,这种事情你要是去问勇利的话那家伙铁定不会告诉你的。”
        维克托皱了皱眉头,并不是因为这家店的咖啡里面过多的糖分,而是因为别的什么的东西。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克里斯被维克托的眼神盯得发毛,“好歹我以前和勇利还是竞争对手,有点交情什么的一点都不奇怪吧。”
        维克托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他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句:“竞争对手?”
        “勇利以前也是职业的花滑选手你不知道吗?”这次轮到克里斯惊讶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维克托,凭他多年经验对维克托的了解来看——“你不会又拿你对付粉丝那套对付勇利了吧。”克里斯用表情表达了他鄙夷的态度,不过并没有继续补刀。
        维克托的沉默意味着某种意义上的承认。多年好友的身份已经让克里斯至少在很大程度上摸清了维克托的底细。
        ——你说你……
        这是克里斯用他无声的眼刀传递的情感。
        “我以为你至少会知道一点的。”克里斯小小地抿了一口咖啡,“毕竟他可是什么——‘维克托之后唯一一个很有可能挑战青年组世界记录的选手’啊。”
        所以你这家伙从来都不关注那些可能的强力竞争对手吗。
        这是克里斯没有说出口的话。
       
        克里斯口中的勇利是他不曾知道也不曾有机会了解过的勇利。维克托的手无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陶瓷杯柄。
        勇利……勇利也是曾是职业的运动员吗?原来他们也曾经在那么近那么近的地方他却从来都没有机会去察觉吗?
        青年组的记忆对于他来说有点久远了。鲜艳的色彩已经被时光冲刷得褪色。青年组时期创造的世界记录已经成为了一碰即碎的泛黄纸张。
        然而那是勇利不曾有机会参与的人生。
        “其实你大可以自己去搜索勇利嘛。就算他已经退役那么多年了,这些资料总不会跑走。”维克托一直没有说话,但是这并不妨碍克里斯理解维克托的意思并做出最切合当下情况的举动。
        克里斯低头拿出手机开始刷刷刷地给什么人发消息,这给了维克托足够的空间和余裕去拿出手机搜索所有和勇利有关的事情。
        对于勇利名字的罗马音,维克托并不是非常熟悉,不过很快铺天盖地的信息通过网络汇集到手机屏幕当中。信息已经有点久远了,不过并不妨碍维克托从中拼凑出一个大概的事情的真相。
        “令人惊讶的十七岁——胜生勇利,两个满分表演分,胜生勇利东京世青赛总分持平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保持了四年之久的青年组世界记录。”
        “胜生勇利已确定要升组,期待他与维克托的强强对决。”
        “胜生勇利将不会参加新赛季的大奖赛。”
        “胜生勇利宣布退役。”
        最后的消息终止在了对胜生勇利的退役原因的激烈探讨上。时间是一阵风,吹走了人们的注意力。
        至于——
        “勇利为什么要退役?”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披集——”克里斯抬头看了一眼维克托,补充了一句,“就是那个泰国选手。他可能知道。不过,知道真相的人大概都会对真相守口如瓶吧。毕竟当年那群媒体都没能挖出什么来。”
       
        “最后出场的,是日本选手胜生勇利,短节目位列第一。自由滑曲目《Luv letter》。”
        耳机里面欧体的解说一如既往地充满着热情和活力,还有对于选手不遗余力的溢美之词。
        那时候的勇利看起来要比现在稚嫩一些,或者说就像是尤里一般大小的年纪。他取下刀套,递给站在一旁的教练。
        那个表情,是有点紧张吗?
       
        ——胜生勇利一直以他惊人的表演能力著称的,就好像是和音乐融为一体的表演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
        ——不过这个赛季他似乎准备改变观众对他一贯的印象,继上赛季将阿克塞尔三周跳编入节目当中之后,胜生勇利将后外点冰四周跳这一可以让他在成年组世界级舞台上一战的武器成功掌握。
        ——毫无疑问,一旦胜生升入成年组之后,将会是杰夫三连冠道路上继维克托之后的另一个强力竞争对手。
        ——今年胜生选择的主题是爱,对于青年组选手来说很有挑战性的一个主题呢,不过也是很大胆的选择。
        ——现在,他要来了。众所周知,胜生选手有一个很大的弱点是心理状态不稳定。今天他能否克服这个缺点呢?
        ——天呐,是后外点冰四周跳加后外点冰三周跳的联合跳跃!他似乎正在改写人们对于勇利“仅仅是擅长表演而技术中规中矩”的印象。现场的气氛非常热烈。
        ——不可思议!是后内结环四周跳!虽然落冰有点瑕疵但是毫无疑问,胜生勇利正在书写的新的传奇。或许有望打破尘封五年之久的世界记录!
        ……
        ——难以置信!平分!花样滑冰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太难以置信了!我相信这场比赛会载入史册的!胜生勇利,令人惊讶的十七岁!
        ……
       
        维克托不是第一次看这个节目,却是第一次完整地看见这个节目完整的样子。在那遥远的岁月里,更年轻的更意气风发的勇利正在书写属于他的传奇故事。
        他完全同意解说的话——他就是在用他的身体表演音乐。
        他慢慢地点开世青赛的表演滑。《白夜行》对他来说不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但是那种通过一举一动传递出来的哀痛之情即便是不了解这首曲子背景的人也能感受得到的。
        仿佛就是故事的末尾,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蝴蝶有气无力地扑扇着翅膀,一圈圈地滑翔,一圈圈地降落,最后像是一片掉落的枯叶一样轻轻地落在了地上,连一绺烟尘都没能掀起。
        就像是勇利一样。
       
        那时候又有谁会知道,这就是胜生勇利作为选手在赛场上的最后一次露面了呢。
       
        视频放完已经很久了。维克托没有动。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即便是他也有些难以接受。
        关掉视频的时候,颤抖的手指无意间点进了另一个视频里面。还没来得及关掉,画面上出现了勇利有些模糊的脸。
        视频应该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拍摄的,拿着相机的手一直在抖。
        勇利的脸看起来比世青赛的时候要成熟了一些,或者更多的东西在那张脸上面留下了无可磨灭的痕迹。
        看背景应该是个不太正式的练习场地,或者就是个有一些年头的商业冰场。勇利绕着冰场的外圈不停地滑着,然后进入旋转,看得出来动作有些生疏而别扭,应该是有段时间没有上冰了。
        在简单的热身之后,勇利进入了第一个跳跃。即使是糟糕的收音,维克托也听到了勇利重重地砸在了冰面上的声音。着冰完全失败了——就像维克托那天见到的那样,起跳,滞空都完全没有问题,但是着冰的时候右腿根本支撑不住身体的巨大冲击。
        爬起来,继续。再次摔倒,再爬起来,继续。
        直到有个看起来像是冰场工作人员的男人将勇利拉开。
        维克托木然地看这着一切,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心中某一块抽搐着发疼。
        这样的事情,宁可自己一个人憋着也不肯说出来吗?还偏要告诉他“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业余滑冰选手而已……”
        而已。
        明明站在离那个赛场最近的地方,却是最最最远的距离。
        维克托不确定如果他是勇利,他会怎么做。
        但是他想他懂那种感觉。
       
        “维克托?”勇利开门进来的时候维克托没有来得及发觉,勇利自顾自地解释了一句,“我刚刚跟披集……”
        “勇利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勇利以前也是职业选手呢?”维克托摘下耳机,终于问出了自己想要问的话。
        空气一下子凝滞。
        他看见勇利的瞳孔一瞬间收缩,嘴唇用力抿了抿,他好像要说什么。
        维克托已经做好迎接答案的准备了。
        然而比声音更早出现的水滴声音的声音。
        一滴。
        两滴。
        ====================
这一章里面出现的两个节目之前都写过了就不重复了
关于勇利明明受伤了还能跳起来的原因……【个人感觉可能不是很靠谱】
因为所有跳跃都是右足落冰,但是有左右脚不同的起跳
以及据说花样滑冰选手跳跃落冰的时候要承受自身体重6倍的冲击力(听起来就好痛啊)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