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盖咕哒】《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呐》

最近瞎写的日常,依旧没什么cp感
文笔蒸发ex,基本就是xjb乱写
ooc与私设齐飞
======================
        【盖咕哒】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呐
       
        01
        在闹钟响起之前,她就已经醒了。但是闹钟的铃声是可爱的后辈为了自己特意录制的,所以即使是整个人都已经清醒过来,还是要闭着眼睛等着手机的响起。
        “前辈,起床了哦,新的一天开始了~”轻柔而温软的声音,虽然经过数字化的压制以后有些许的失真,但是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感觉不管何时放在心里都有微微的暖意。
        “我知道了哦,玛修,这就起来了。”她自言自语道,当然,那个声音的主人正在与她相隔将近四分之一个地球的雪山上,是绝对不可能听到这句应答的。藤丸立香掀开被子,起床穿衣。
        距离每天起床之后都是一场恶战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再也不会每天早上一大清早地起床出门去面对各种不知名的生物的进攻,盘算着可以收割那些可得的资源直到很晚才能够回到房间得一夕安睡。
        那个时候每天的休息几乎都是不足的,所以每天早上的起床都是一场恶战。当心软的后辈也无法成功完成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会有从者参与进来。在这件事情上,外表看起来很凶恶的alter系的从者和实际上很凶恶的恶属性从者一直都是当仁不让的最优人选。
        不过那都是过去式的事情了。
       
        02
        洗漱完,她整理好衣襟,打开紧闭的房门。“早上好!”拯救了人理的御主藤丸立香这么对她的同居者说道。
        并没有期待着有什么回应。应该说是这些事情早就变成了一个必须要完成的公式化的习惯。
        公寓的窗户被打开了。晨间带着凉意的微风顺着这一头的窗户跑到那一头,洗刷着沉积了一晚上的有些发闷的热空气。
        光是这个问题她就和她的同居者交涉了无数次。立香微微抬头去看坐在餐桌前的有着金色长发的青年,后者穿着他们来这里的第一天去挑选的看起来很符合一个现代正常人穿的的衣服,坐在桌子前面玩着手机。
        如果一年前的御主藤丸立香有千里眼的话,她恐怕得被这个事实吓得怀疑人生:她正在和搞出了人理烧却这样一系列乱七八糟的烂摊子可以说是她苦难之源的敌方最大boss,名为盖提亚的魔术式住在同一屋檐下。
        想来生活就是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嗯。”突如其来的低沉的声音把还未来得及走进厨房的藤丸立香吓了一跳。
        诶诶诶诶?今天是什么日子,世界要毁灭了吗?不期然听到回应的立香被这一声虽然很敷衍但是绝对属于史无前例的回答惊得愣在了原地。
        “怎么了,master?”后者把手机放到一边,“我有什么不对吗?”
        “不不不,没有的。”立香摆着手掩饰自己惊奇的表情,走进厨房,“你等等啊,我马上做早饭。”
       
        03
        盖提亚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相处。相反,在大多数事情上,他都表现出了某些生态学上r对策生物身上才有的优秀的适应性。不过唯独在主从关系这件事情上,盖提亚一直不肯向她让步。
        立香不喜欢从者强调自己是御主的身份,很希望能以一种朋友的方式相处,当然臣下,子民这样的也不是不可以,尤其是对于一些特殊的从者,她的耐心一直是极端充足的。
        但是盖提亚的坚决超乎了她的想象——试想一个有着为了目标能够在某个地方呆上3000年的人的人坚决起来到底有多么难以改变。直到作为前主人的罗玛尼对她进行了劝告之后这件事情才算是作罢。
        “这是他表现忠诚的方式啊立香,就不要阻止他了吧。”
       
        04
        人理修复的扫尾工作结束之后,立香来时钟塔上学其实算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名义上拯救了人理的御主居然是个半吊子魔术师说出去实在是太丢魔术协会的脸。
        于是就不得不到了和迦勒底的从者暂时分别的时候。在外行动的时候,同行的从者的魔力基本上都是由立香本体提供的,在这种远离迦勒底的情况下,立香本体在没有负担的程度下大概只能为一位从者供能。
        为什么会选择盖提亚呢?
        藤丸立香一边回忆着这些琐事,一边拿起昨晚放在流理台上泡黄豆的玻璃碗。
        其实她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让盖提亚承认她作为御主的身份。就算是她,很多时候也并不能搞清楚盖提亚脑子里面在想什么,她只能姑且认为是那些冒着被南丁格尔和卫宫发现并剁成碎块的危险通过喂血给他补魔的晚上在他们之间建立了牢固的革命友谊。
        究竟是不是这样其实已经无从考证。唯一的新的认知就是盖提亚作为伙伴的确是非常非常可靠的一件事情。
        在选择盖提亚这件事情上,立香必须承认她是有私心的。就和很多爱情故事里面写的一样,女孩的爱融化了男主人公心中的冰山这类的剧情虽然老套,但是确实能给人一种拯救的满足感——这大概也是这类剧情至今仍然受欢迎的原因吧。
        说服盖提亚这件事情几乎磨烂了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好在结果并不让人失望。
        “master为什么会选择我呢?清姬就很想和你一起去伦敦。静谧哈桑也是。”当她把这个决定和他说的时候,得到的是这样冷淡的回答。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明白还是故意想看我出丑。要是带着清姬或者静谧——”立香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暂时打断了后面的话补充上了另外两个字,“她们去的话,我岂不是每天都要生活在修罗场里面。”
        “如果master需要照顾你的人的话,Archer卫宫。”盖提亚不为所动地提出了下一个可行意见。
        立香只能绞尽脑汁地想出理由来反驳:“拜托我又不是生活九级残障才不需要被人照顾吧。”
        “那还有玛修。”
        这还真的是个无法拒绝的选项,事实上我一开始就是那么想的。好在这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已经由医生替我想好了答案:“我也想啊,可是医生和我说虽然玛修的魔术回路暂时无法使用,但是半从者的身份还是在的。到了时钟塔迦勒底的势力就会削弱很多,万一那帮老家伙把玛修抓去实验的话……”
        没办法,立香并不想承认这样的事情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弱小者有弱小者的无可奈何。倘若生活真的能够做得到十全十美的话,那也太不真实了一点。
        “而且,世界那么大,你就不想去看看吗?”
        “我有千里眼,master。”盖提亚的声音没有什么波动,脸上每一处能够表现情绪的地方都在表现出明确的“拒绝的意思”。“我不需要出门就能够看得到。”
        “那不一样吧。就算能够看到,也和亲身体验到的事情是不一样的吧。就算你能够看得到阳光普照,可你能够感受到温暖吗?不是有句名言‘百闻不如一见’嘛。”
        说辞是早在去找他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在谈话中说出来的时候流利得就像是背了几百遍的演讲稿那样声情并茂。
        “而且你以前不是说从人类身上看不到美好的东西吗?在学校里面可以遇见很多人,也有很多的美好的事情会在这样的地方发生,比如说真诚的朋友,一辈子的友谊。”
        在这一点上立香得承认她有一半是瞎编的。她所描绘的是她所认知的普通学校的样子。至于魔术师的世界会是如何,其实她也缺乏这方面的经验。
       
        立香一边将玻璃碗里面的水倒掉,将适量的水和泡好的黄豆倒进豆浆机里面,一边回忆着最后的结果。
        最后的结果?最后的结果就是立香把满脸都是“你是master你说了算”的盖提亚带到了英国伦敦。
        又说回适应性的话题。本来以为盖提亚不管怎么说都是从旧时代里面出来的魔术师,对现代科技的不适应甚至是排斥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事实证明这完全是藤丸立香的多虑。
        尤其是对于手机一类的电子产品,盖提亚表现得据说是和罗玛尼一样优秀的适应性。
        想到这里,立香轻笑了一声,把从柜子里面拿出来的面粉倒了一些在碗里。白色的细碎粉末落进碗里,扬起轻薄的一阵白雾。
        对于盖提亚这个个体的理解,很多人总是想的太多了一点。用最简单的思维反倒能够将他看得清楚。
       
        05
      立香会做饭并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只不过在迦勒底有厨艺更好的卫宫先生他们动手,立香自己也乐得清闲。
        今天的早饭是以前学来的偏向中式的早点。烙饼和豆浆的简单组合并不算是繁琐,用来填饱肚子也算是差不多。
        面粉加水使其稍稍凝结,然后打入鸡蛋,逐渐加水并搅拌形成粘稠度适当的面糊。浅黄色的面糊已经能够闻到一股面粉特有的清香。
        锅里倒入少量的油,等待烧热的几分钟里面,立香还有点时间想想心事。
       
        时钟塔的科目算得上是丰富,但是立香还是按照君主埃尔梅罗二世的建议选择了现代魔术科。在世界恢复正常之后,看起来应该还是从者的君主回到了时钟塔授课。不管说,在他的庇护下的话立香的处境还算是好一些。其次就是埃尔梅罗教室里面“非正常”的学员太多太多,多混进了一个“拯救过人理”的御主也不算是什么太过离奇的事情。
        油锅里的油慢慢地开始冒起急促的气泡,看来是差不多了。拿起锅铲,将面糊小心翼翼地倒进油锅里面。
        受热变性的蛋白质很快开始凝固,由面糊变化成面饼的样子。混杂着的有机物类的香气在厨房里面蔓延。做饭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是事情,看着各式各样的食材在自己手底下变成成品能够被人享用会给人莫名的认同感,同样,改变一个人也是这样。
        盖提亚和埃尔梅罗教室里面的学生相处得格外和谐。听课之余,他也有和别的学生讨论过一些关于魔术的问题。
        这个时候见多识广就体现出见多识广的好处了。毕竟是有过3000年生命的人,漫长的岁月里面他所见到的魔术,所看到的魔术的起源兴衰,比经由人们扭曲编造而成的历史要清晰很多,就这一点,盖提亚就博得了几个研究狂人的好感。他倒也是十分耐心地解答了他们的问题,不见丝毫不耐烦的神色。可能这是传承自罗玛尼的优秀属性吧。
        通常这个时候,藤丸立香是完全插不上话的。不过她倒是并不觉得气馁,毕竟,作为魔术师,她需要学习的内容还有很多。
       
        06
        不过不管怎么说,有一些摩擦还是不可避免的。
        尤其是一些小事比如说——开窗通风。
        作为一个魔术师(应该说是以Caster职阶降临的从者),建造自己的魔术工房基本上就是和蜜蜂筑巢这样的行为一样的本能。良好的魔术工房最好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这样才能使魔力更好地储存起来。
        但是显然,这种做法是不符合现代医学常识的。开窗通风,不管怎么说都是预防某些疾病爆发的最好手段。光是长久关窗可能引起的各种疾病立香张口就能报出个十几种。
        “魔术能够对付病毒吗?”她当时理直气壮地对盖提亚说道。
        最后妥协的还是盖提亚。立香不知道他在公寓里加了什么样的魔术结界,反正,一切平安。
       
       
       
        07
        盖提亚的记忆里面有两个人对待他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一个是所罗门。那个男人没有感情,对世间万物无动于衷。但是那个人创造了他的身体,教会了他独立思考。有时候盖提亚会想起所罗门的死。那个人生命中的最后一件事情是顺从“神”的旨意将十戒之一送到了未来,然后平淡且从容地接受了死亡。他问他的主人有什么想法,只得到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摇头。那个人不懂这些个人的感情。所以他也不懂。他只能够在漫长的岁月里面,通过千里眼拙劣地模仿。
        另一个是御主藤丸立香。她是个奇怪的难以理解的姑娘。但是她用行动教会了他如何像个普通人一样思考。那些他所习得的拙劣的属于人类的情感在与她相处的过程中一点点变成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因为爱所以去毁灭是一件讽刺的事情吧。”
        “不,与其把这个当做是爱,倒不如说是偏执。根本不理解爱为何物。”立香从论文当中抬起头来。“现在你应该能体会到正是因为有限所以才有价值。”
        沉默。
        “非要说的话,就是理解但是不赞同。”藤丸立香用了一点时间才理解到盖提亚没有问出来的话语,“大概就是恨铁不成钢的那种感觉吧。”
        “其实我还是蛮庆幸的。”立香接着说道。
        “庆幸你们有罗玛尼这张王牌?”
        听到这句话之后,藤丸立香用力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么想。不是啦,是因为你。”
        一愣。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看法。
        “其实盖提亚你完全没有注意到吧。不管怎么样,你的思考方式都是人的思考方式而不是什么不知名的逻辑。”
        “因为看到了人类的丑恶面所以想要再造这一物种这样的想法不管怎么说都是有人能够理解的逻辑的思考方式。”
        “如果你是抱有那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要毁灭人类’想法的话,那我恐怕当初也不会坚持要把你留下来了。”
        在力量这件事情上,无是非观念的人比基于是非判断而做出决定这样的人危险得得多。前者不管怎么说还有互相理解的可能,后者就完全步入了需要直接打倒的范畴了。
        “所以master想说的是也有一点赞同我的所作所为。”盖提亚顺着藤丸立香的思路说下去,“master认为我还是处于那种可以理解的范畴之内。”
        “不不不不,没有的事。理解跟赞同是两码事情吧。只不过是怀抱着‘能沟通就还算是有办法’的想法才会这么做的。至于赞不赞同,抛开一切道德束缚的话,并没有问题。只是以我的是非观来看,这是不对的,所以要去阻止。”
        “但是你们人类所谓的道德概括起来就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你难道不觉得这对于被牺牲掉的少数人是一种不公平吗?”
        对于盖提亚曾经想创造的世界,藤丸立香并不是没有思考过。事实上,对于那样“乌托邦”的世界,历来有无数人憧憬,向往,但最终都为之打上了“不可能”的标签。藤丸立香既不是圣人,也不是思想家,所以她想象不了那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她只能暂且把它归结为处于低级阶段的人无法理解的高级阶段的存在:“抱歉,如果你想要创造的是那样的世界的话,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办法理解。我本身就是‘有缺点’的系统的一部分。对于我来说,世界就是在矛盾的夹缝中存在的东西。有黑即有白,有左即有右。倘若真的存在你描述的那种理想世界,是我这样的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世界。”
        “因为无法理解无法想象,所以才拒绝?”
        “不算吧。但是你想想,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有是和非的标准了。那么其实我们所谈的东西本身就没有意义了吧。想要没有‘好’和‘坏’的概念,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所有都一样。所有人都一样的世界,你不觉得很可怕吗?还是出来了那么久,你还觉得我们需要被毁灭?”
        “不。意外的,还不错。”他如实说道。
        “那不就好啦。而且,我还有更有价值的事情要做。”立香拿起钢笔戳了戳桌上的纸和一叠比人高的大部头的书,“如果我不把论文写完的话,明天君主可能会拿石兵八阵敲死我。”
        “master。”听到这句话,藤丸立香抬起头,“第二段第三行的那个事例发生在1569年。”
        “啊?”立香下意识地去翻书,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没有看错,“可是书上是这么写的啊。”
        “假的。”
        在这个时候,搁置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立香打开消息,看到的是玛修的自拍,照片的一角有着半个橘粉色的脑袋。背景是人流涌动的机场。
        “明天出去玩吧?玛修和医生他们明天到这里。”
        “嗯。”
       
        他的千里眼能够看到的是,明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评论(10)

热度(92)

  1. 骨生花江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