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盖咕哒】《烟火》

摸鱼产物
标题里面是角色,实际cp应该是罗曼咕哒
但是主要是盖提亚和咕哒子的互动
失去了中心瞎写的内容
日常瞎扯淡系列

ooc与私设齐飞

====================
        《烟火》
       
        01
        “什么时候最孤独?”  
        “盛世烟火由你而放,他们都在看烟花,无人想起你。”
       
         七年了。
       
        02
        『那是信仰。』
        距离人理烧却,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年。
        在一些人的授意之下,曾经作为全人类唯一希望的计划“Grand Order”被写入了了黑子白字的纸质资料封藏于迦勒底深处的资料室之中,后续的人再无人能够知晓具体的细节。
        他们唯一能够知道的是,年轻的藤丸立香在迦勒底代理最高总负责人罗玛尼·阿基曼的帮助下与众英灵签订契约,修复了人理奠基,拯救了这个世界。
        然而——故事的细节的确湮没在了浩浩汤汤的历史当中,无法考证。
        唯有风言风语,无法避免。
       
        “切,谁知道呢。”金发的青年走在迦勒底的走廊上,“谁知道那个藤丸有没有和阿基曼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呢。”
        “诶,我觉得立香前辈不像是那样的人呢。”同行的女生表现出了对这个话题的兴趣,未必就是不赞同,更像是希望听到更多的此般恶意的猜测,所以故意表现出不赞同的样子。
        青年露出一个自认为是帅气的笑容,用更加恶意的语气揣摩道:“还叫什么‘立香前辈’,你想想,藤丸就是个庶民出生的魔术师,如果真的没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怎么可能从其他47个人里面脱颖而出。所以才故意弄出这次爆炸,然后她就有办法上位了。”
        他停了停,似乎对女生崇拜的目光感到分外满足:“那个阿基曼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指不定是为了脱罪才——”
        话音戛然而止,像是纺织机上被剪刀一下剪断的布匹。
        几乎拥有了实体的杀意笼罩了他。就像是沙尘暴过境的凶猛,空气仿佛一下子由气态变成了固态,连呼吸都变成了困难的事情。压力是自上而下落下来的,膝盖情不自禁地想要弯下去表示屈服。
        站在走廊的窗前凝视外面雪山的金发男人转过身来,暗金色的眼眸中瞳孔缩小,像是锁定了猎物的猫科动物。
       
        重新恢复完整状态运行的迦勒底又多了许许多多的新面孔。三教九流的势力涌入了这个位于雪山之上的基地当中,像是分食的鬣狗一样攫取着唾手可得的利益。自诩高贵的魔术师家族纷纷派出自己的势力抢夺利益,尽管明面上还是尊藤丸立香为名义上的人理拯救者,实际上真正看得起平民出生的藤丸立香的,没有几人。
        如是的风言风语,哪怕明面上不说,暗地里也已经被重复了千百遍,人们怀着恶意一遍遍讲述着这个故事,仿佛亲眼所见。
        真是……不可忍耐。
        唯有这件事情,从不被允许。
       
        “别让我再听到你这么说,没有下次。”男人刻有金色咒文的手缓缓地放下去,那股杀意却完全没有消失的意思。“听到了没有?”
        不过青年能被派到这里,总归有他出色的地方。在同行的女生已经几乎要晕厥的时候,他还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是实力不凡:“把语气放尊重一点。区区一个使魔,有什么资格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别以为你的主人拯救了人理就了不起,谁知道她有没有用什么下三滥——”
        走廊里面凭空传来一声炸响,巨大的冲击波将青年生生地从走廊的这一头掀到了走廊的那一头。柔软的肉体撞上墙壁发出一声钝响。迦勒底的走廊清扫得很干净,不存在什么沾上衣服的灰尘,但是青年狼狈的样子毋庸置疑。
        “我说过,没有下次。”男人的声音冰冷,丝毫不见情绪的波动,他正要继续开口,就听到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熟悉的魔力波动靠近,毫无疑问的是藤丸立香。
        “盖提亚?”藤丸立香看起来像是一枝暴风中的残花,仿佛下一刻就要凋零,可是在浓烈的杀意里面他,她镇定自若,像是巨浪中沉浮的舢板,无论如何也不能折断它。她看看躺在地上一身尘土的青年,又看看金发的英灵。“怎么了?”
        “Master,没事。”如同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冲淡布满整个走廊杀气。盖提亚的表情看起来柔和了一些,但是危险的光芒依旧在那双暗金色的眼睛里面流转着,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发。
        “盖提亚,不要让达芬奇他们为难。”
        “唯有这个,不可以。”他坚定地说道。
       
        唯有这个。不可以。
        忠诚是盖提亚作为不管是所罗门还是藤丸立香的使魔的最低限度的自尊。
        他不是不明白他的Master现在的处境——他已经用了漫长的3000年来体会这种复杂环境下人际交往时的种种暗流涌动,但是哪怕是如此,他也不能允许任何人侮辱他的主人,不管是第一任还是第二任,都是如此。
        这就是漫长岁月里面他身上自然而然生成的信仰,他不能允许任何人玷污。
       
        已经是20余岁青年的御主的目光游移了几秒,然后锁定聚焦在了未知的地方。
        藤丸立香的脸上始终没有笑容,只有那种麻木不仁的冷漠表情,她的嘴唇翕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不负责任地说出什么“没关系”这样的话来。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无能为力。
        “算了。”她默默地做出了妥协,表示了对这件事情放手不管的态度,末了还是觉得不妥补充了一句,“达芬奇酱他们已经很辛苦了,还是,尽可能少给他们添麻烦吧。”
        她的声音轻轻的弱弱的,带着某种近乎柔弱的味道。藤丸立香和所罗门是不一样的存在,后者身上有王的威严,下达命令的时候从来不会用这种征询的口气,一是一二是二,没有回转的余地,但是藤丸立香会,并不是以御主的立场,更像是作为朋友的恳求。
        “遵命。”他收拾起心中乱窜的愤怒的情绪,整顿面容,低声道。
        有些事情最大的无奈,就是无能为力。绝对的力量在这种场合并不适合使用。就算身为英灵的盖提亚有着强大的力量,他的御主藤丸立香还是个柔弱的人类,哪怕那些自诩高贵的魔术师们对于他无可奈何,想要杀死藤丸立香是实在太过轻易的事情。
        那个人不顾一切的牺牲只换来了这样的结局,不进让人觉得讽刺无比。
        可是——
        只能忍耐。
       
        他明白。
       
        02
        『如果只是需要一个奇迹的话,那这就是最简单的事情。』
       
        梦境里面色彩斑斓,百花齐放。
        “立香,好久不见。”他说
       
        人们常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
        藤丸立香已经快要记不清楚医生的声音了。
        留在记忆里面残破的碎片只剩下了“温柔”这样含糊不清的形容词。可是能够被称为温柔的声音是什么样子?她描述不了。声音不是博物馆里的油画,有着清晰可辨长久保存的色彩。
        声音是一闪即逝的东西,就像是生命。
        有时候她会对着手上已经更新了三代的腕表发呆,期待着它会突然亮起来,然后地上就会出现浅蓝色的投影,那个有着橘粉色长发的男人坐在指挥台前,声音会和几乎单色的画面同时响起:“你们快离开那里。发现敌性反应!从魔力波动来看,是从者。”
        可是没有。也不可能再有了。
        她清楚地知道着这一点,正如她知道私下里那些涌入迦勒底的人在背后到底用了如何恶毒的词语来编造她和医生的故事。盖提亚通常只会呆在已经被他改造成魔术工房的属于她的房间,或者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度过在迦勒底任职的每一天。
        在她的面前没有人这么说过,但是并不妨碍她知道这些事实。
       
        迦勒底曾经是这个地球上最后的一块净土。可即便迦勒底是远离人间烟火的世外桃源又怎么样呢?
        远离尘世的世界很美,可是也很脆弱,就像是那些被修复的特异点,在重新种下了人理奠基点之后,原先一切的繁华就都不存在了。
        她什么都做不到。
        她能够拯救得了烧却的人理,但战胜不了人心。
        这是多么讽刺的事情啊。
        她的嘴角默默地扬起一丝苦笑,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着。那些从梦里面提取出来的画面被转换成文字,通过发达的网络送到世界各地。
       
        “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她坐在深夜无边的黑暗里面,看着面前弱光中盖提亚模糊的黑影。
        梦境的画面还残留在视网膜的里侧,他看见那个人孤独地坐在王座上,高高在上,眼神苍凉,仿佛看穿了整个世界,不不是仿佛,身为Ex级别千里眼拥有者的他理所当然地看遍了整个世界,从天南到海北,从诞生到灭亡。
        那不是她能够知道的东西。那是作为她的从者的盖提亚的过去,也是……那个人的一生留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痕迹之一。
        手指摸索了几遍仍然不曾找到灯的开关,只能听任另外一个人打开了房间的吊灯。明亮起来的光线里面,藤丸立香从床上起身,拿出了私人电脑。
        “我记得,英灵的信众越多,他的存在就会越强大。”等待开机的几分钟,她盯着屏幕这样说道。
        另一道目光带着审视落在她的身上。并不肯定,也不否定。藤丸立香抬起头去看他,看到了罕有的思索的表情。这个盖提亚是在时间神殿的决战的最后产生的“人王”的英灵化存在,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没有什么能够难倒全能的他的存在才是。
        可是他在思考。
        “我不知道。”他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藤丸立香只是笑笑,苍白的脸上稍稍显出些许揶揄的表情:“可是我还什么都没有问呢。如果把这些‘真相’记录下来的话,会不会有问题?”
        摇头。“只需要奇迹。”
        “那我就只能相信奇迹了。”藤丸立香迅捷地打开空白的文档,从画面衍生出来的文字自然而然地流出,变为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小小符号。
        她想了想,给文档取了个标题。
        《列王记》。
        即使这个篇章的主人公已经失去了他的名字。
        不过,那没有关系。
        她会把这个故事重新完完整整地写下来,哪怕没人知道那才是世界的真相。
       
        奇迹这种东西,只需要等待,并心怀希望,就够了。
       
        03
        『人生并不是只做有意义的事情。』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转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有力气的肌肉,控制晶状体的肌肉颤颤巍巍,终于让视野里面的物体变得清晰。
        左手背灼热地发着烫。
        这对于她来说是久违了的感觉。在清理掉最后的特异点之后,大多数英灵都已经被遣返英灵座。鲜红色的令咒沉寂下去,像是一块丑陋的疤痕,在白皙的手背上蜿蜒。
        有陌生的存在在抽取着这具身体的魔力。但是……身体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她向来不是什么好的魔术师。如果说前所长奥尔加玛丽的魔术回路是亚马逊平原上纵横交错的溪流河湖的话,那她的魔术回路就是撒哈拉沙漠里时断时续的时令河。
        可是现在……
        她能够感受到一场的魔力流在魔术回路里面回转,从量上来说像是暴涨的山洪。但并不是原先那种清澈的无属性的魔力——更像是,曾经在冬木见到的与阿尔托莉雅alter相连的被污染的圣杯提供的魔力。
        记忆逐渐清晰。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漫天的黑泥将她视线里面的所有物体吞噬的场景。
        她猛然坐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人。也是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她犹豫着开口道:“我……死了?”
        “如果你那么希望去死的话,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愿望。”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有微微的挪动,金色的长发摩擦身体发出沙沙的声响。
        她用了几秒才把那个涌到舌尖的名字吐露到空气中:“盖提亚。”
        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你碰到了圣杯。即使没有许愿,你和圣杯之间还是出现了些许微妙的变化。显而易见的,你被污染了。”他说。
        “可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随着所罗门的消亡而消亡吗?
        这个问题被压抑在了喉咙里面。做不到的。光明正大地说出那个名字,她做不到的。
        “虽然这个身体只在神殿中出现了短暂的几分钟,这个灵基还是被记录了下来,所以有被再次召唤的可能。”藤丸立香突然庆幸盖提亚不那么懂得人类的情感,所以他不会看出那一刻她的软弱。
        “所以——”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在你是我的Master了。请指示。”他说。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她单手托腮,看着屏幕上跳动着的光标,凝眸沉思。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希望的故事。”藤丸立香在文档的最末尾补上了一句。在记忆模糊的碎片里面,她拼凑出了那个人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
        他在笑着吗?也许有吧。
        她突然就笑了起来。可是笑意就像是溺水的人吐出的最后一串水泡,仅仅存在了短暂的几秒,还未来得及到达眼底,便彻底破裂。
        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为迦勒底时间十一点五十六分,还有十分钟这条经线上就会迎来新的一年。
        “走吧,达芬奇酱说她做了烟花,等着跨年的时候放呢。”立香合上电脑,依旧是那种毫无波动的僵硬表情,苍白的脸上找不到一丝血色,“不管怎么说,这个时候不去看看总对不起她的心意吧。”
       
        “我有印象,第一天来迦勒底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预见玛修的呢。”他们肩并肩走到走廊上的某一扇窗户前,一墙之隔的平台上,聚集了许多人。灯光被刻意地关掉了,除了海拔6000高山上微弱的天光,什么都看不清楚。人群的熙熙攘攘被隔绝在了毫无温度的复合玻璃之外,只有换气装置运作的声音在走廊里面持续回响。
        “然后我推开了房间的门,看见罗曼医生翘班在里面吃蛋糕。”藤丸立香像是想起了什么令她感到高兴的事情——然而圣杯对她的侵蚀已经真真切切地在发挥作用,那些情绪在从水底上浮的时候就已经破灭在了半途中——只有一丝勉强可以称得上是微笑的弧度,只让人觉得那是个脆弱的纸人,只需要轻轻一戳就会破碎。
        “你为什么不把你自己写进故事里面?”盖提亚看着窗外的星空。今天是个晴朗的夜晚,月光并不明朗,但是星空灿烂。
        藤丸立香在窗台上坐下来:“我很重要吗?”她是分不清那些星星的名字的,自然也不懂得那些星星不同的排列组合代表的含义。
        “你和他是恋人关系。”盖提亚像是漫不经心地揭示出那个不争的事实。
        藤丸立香点头,对这一点表示认可。“但是爱情有这么重要吗?”她这么问道。
        盖提亚沉默了。其实他并不懂,他只是无数次看到了人们用这个理由为他们的荒诞行径辩护。爱情是属于人的情感,属于普通人的情感。作为“人王”概念诞生的他还没有来得及搞懂这种情感到底是如何的样子。
        “说实话,我现在也搞不清楚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他。”她的声音低低的,“爱情是不能用理智来衡量的,一旦理智介入,那些美好的虚妄的幻想自然而然就破灭了。”
        人体内的大多数细胞每过七年就会彻底更新一次。那些寄存在细胞中的痛苦的喜悦的情感都会随着那些宿主的死亡而消逝,曾经痛苦的不再痛苦,曾经喜悦的不再喜悦。哲学上一直有个叫做特修斯之船的问题,当那艘船的所有部件都更新了一遍之后,那艘船是否还是以前的那艘船呢?大概这个问题也能够应用到人的身上。唯一不同的是,记忆是连接两具几乎毫无关系的身体的天梯,将属于上一个“我”的东西,递给下一个的“我”。这种传递并不是没有损耗的。遗忘是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
        得不到浇灌的植物注定会枯萎,不管是金鱼藻还是仙人掌,没有水之后只能迎来死亡的结局。
        爱情同理。
       
        盖提亚不能够明白藤丸立香的这种情感,但是他清楚的知道,无望的时间正在一点点地消磨她的内心,侵蚀她活下去的意志。
        就像他曾经用千里眼看到的那个人与达芬奇谈话中提到的那样,藤丸立香只是个普通人类。
        既不是杰出的天才,也没有什么超乎常人的地方。
        所以受到黑泥诅咒的身体无法控制地衰弱下去,所以性格中属于人性的部分一点点被蚕食掉。
        那双眼睛一天天的沉寂下去,一点点变得和那个人原来一模一样。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生命脆弱,渺小,有限。
       
        话题中断在了这里,藤丸立香看向窗外。
        新年的第一秒开启,第一支烟火升起来,于半空中炸开,在她的脸上投下明灭的光影。
        “你说,现在有谁会想起,他们如今还能站在这里放烟花,都是因为罗曼医生呢。”她突兀地说道。
        “生命就像是这烟花啊,光明只是短暂的一瞬,唯有黑暗才是永恒的。”像在吟诗。
        “啊,抱歉,能握住我的手吗?”话题回转到了毫不相关的地方,不过盖提亚并不是会在这种问题上反驳的人,“以前,玛修特别害怕的时候,就会要求我握住她的手。”
       
        ——前辈,可以再次紧握住我的手吗?
        ——玛修·基列莱特,出击!
        ——Master,你的旅途,一定不会在这里终止的。
       
        以前。以前。
        她并不是害怕。只是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经闪现,她就明白她必须要做到。就像多年前她明白就算只剩下她一个人,也要打败魔神王,挽救未来那样。
        她能够拯救人理,也能够拯救他。
        藤丸立香一直这么相信着。
       
        “新年的第一天,总要做一些放松自我的事情。”她的声音轻快,无端得让人听出了笑意来。
        第二枚烟花炸开,映亮了她的眼睛。还是温柔的金色,清澈明朗,与从前并无二致。
        只有应急灯的走廊里面,亮起了璀璨的红光。
       
        第三枚烟花升空,爆炸后在空中留下细碎的金色光点。
        “正是在光明的一刻里面诞生了生命。因此,虽然我们都是从黑暗中来,却注定了要用此生去追逐光明呢。”
        “这也是,活着的意义啊。”
        扬起的头慢慢地落下去,苍白的面庞藏匿进阴影里面。
        “盖提亚,我没有走完的路,你要代替我走下去。那个人存在过的痕迹,要继续留存下去。”她说。
        直到……直到他归来书写新的篇章。
        “他说,这是一个关于爱与希望的故事。”
        那手背上的最后一道令咒消逝。握住的手缓缓地松开,跌落在窗台上发出微弱的声响。
        “所以,我一直都相信他会回来的。”
       
        04
        “正是在烟花盛放的那一瞬间,诞生了爱与希望。”
        “那些东西会借由一道又一道的闪光,不断地传递下去。”
        “他们所相信的,最终会变成现实。”
        05
        老旧的墓碑前被搁上了一束花,是明媚的橘色,让人想起了记忆当中某个人头发的颜色。
        “立香,好久不见。”
        他说。
      
       
【end】

ps:最后立香说的话出自何马《藏地密码》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