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重逢》18

花滑选手维×编舞勇
我真的没有弃坑
说好的开学前一次更新
下一次什么时候说不定……
感觉太久没写了自己重度ooc了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重逢  18
        他好像很久没有因为这样的理由这么冲动过了。
        维克托背着包,慢慢地在陌生的街道上走着。周围的所有东西都是陌生的。虽然他在网上查到这里是相对有名的旅游小镇,但是对于一个外国人,尤其是一个没有任何向导日语能力又堪忧的俄罗斯人来说,在这里生存下来有点难。
        虽然自认为语言能力不错的维克托有缠着勇利学过日语,但是很快便被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难以辨认的字体给打败。
        “嗯,勇利有说过这是——”他正抬着头研究某块陈旧招牌上的文字,突然感觉有什么暖烘烘的毛茸茸的东西绕着自己的脚踝在跑来跑去。
        他低头向下看去,一只小小的贵宾犬正绕着他的脚踝跑来跑去。
        “你可真像马卡钦。”维克托蹲下身去摸了摸小狗的头。小狗喘着气,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轻轻地舔维克托的手掌。
        “天呐!”“妈妈!”“那个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属于小孩子尖细的声音叽叽喳喳地吵了起来,说得很快的日语,维克托几句没有听清楚。
        唯一清楚理解的是自己的名字。贵宾犬欢快地叫了一声,向着声音来源方向的三个小女孩跑过去。
        “hi,你们好。”虽然对于在这里也能碰到自己的粉丝(尤其是这么小的粉丝)感到有些惊奇,但是毫无疑问地,维克托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冷落自己的粉丝。
        “姑娘们,我怎么和你说的,这么大喊大叫是不礼貌的——额——”年轻的女声僵住了,接着维克托看到了她露出了一个极其微妙的表情。就在维克托以为她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声尖叫。
        他从来没想过人类能发出这种级别的高频声波。
       
        有时候维克托不得不相信他可能是被命运眷顾的人这个事实。几分钟前他还在为他陷入了人生地不熟的境地而懊恼着,现在他已经走进了当地的一家老旧的冰场,与那里的女主人攀谈着。
        坐在他对面的人名字是西郡优,是勇利幼时的玩伴。虽然一开始的表现很夸张,但是优子实际上是个相当容易相处的人。在听说了他的来意之后,也只是表达了一个吃惊的意思,不过没有多问。
       
        “其实我也没想到啊,当初明明是我们当中最晚才接触花样滑冰的勇利,最后却成为了走的最远的人呢。”优子的英语流利,稍稍带一点日本人的口音,不过不影响理解。
        “可能是因为,勇利是我们当中唯一一个有着明确目标的人吧。”优子单手托腮,露出一个怀念的表情。
        “勇利当初是为了什么而滑冰的?”维克托保持着他面对镜头时候那种程式化的微笑,问道。
        优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是因为你啊。勇利可是从小就说着‘以后要和维克托站在一个赛场上比赛’的人呐。”优子笑起来的时候有种邻家女孩的甜美的感觉,但是维克托的思绪已经完全无法集中起来了。“直到现在勇利房间里面还都是你的海报呢,一走进去四面八方都是你的脸的感觉你能想象吗?”维克托也笑了起来,知道勇利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粉丝这件事情让他开心了一阵。然后他没有犹豫,问出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问题。
        “那他为什么要退役?”
        明明——
        既然那么渴望同台竞技,为什么要在临门一脚的时候退缩不前?
        后面的话被吞没进了喉咙深处。维克托看到优子的笑容一点点的溶解,有悲伤从那双眼眸深处一点点爬出来。
        “因为……勇利他……勇利他的腿已经无法再支持他走得更远了。”优子低声说道。
        在优子的叙述里面,维克托终于拼凑起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他素来不知道有这么多的事情曾经发生在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年的身上。
       
        “那个时候他还在美国训练。那天切雷斯蒂诺教练突然打电话来说勇利受伤了需要我们过去我们都很吃惊。”
        “我记得前两天勇利才和我聊天说下个赛季就要参加成年组了,这个夏天一定要好好训练。”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段时间勇利一直背着教练偷偷加练。所以,那天晚上他摔倒了,没有人能够帮他。直到冰场的工作人员准备关门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但是已经太迟了。”
        “摔倒时候眼中的伤加上挣扎的时候的二次伤害,还有没有及时治疗。医生说,勇利的右腿还能够保住已经是万幸了。”
        “但是滑冰,却是再也不能够了。”
       
        维克托从来没有想过,真相会以这种方式呈现到自己的面前。他曾经迫切地希望知道真相,可是真正知道之后,他所能够感觉到的,只有巨大的无能为力。
        这种情况下,说和不说有什么区别呢?
       
        “勇利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啊。但凡是他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能组织他的。”优子摇了摇头,“其实他委实不必这么辛苦的。现在想来,他那个时候才十七岁,就算是准备早退役,他的职业生涯也还很长。何必要不惜以伤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去练习后内点冰四周跳呢?”
        后内点冰四周跳?
        “4F?”
        优子点点头。
        “因为这个跳跃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啊。”
        众所周知,后内点冰四周跳是维克托的招牌动作。从优子口中说出的这个动作对于勇利有特殊意义基本是没有假的。那也就是——
        “没办法啊,他就是那么固执的人。”优子苦笑道,“要是早点知道的话我还可以多劝劝他的。”
        维克托沉默了。那个他通常用于公式化的人际交往的笑容在脸上逐渐隐去,只剩下一片茫然的空白。
        脚边忽然传来了狺狺的低鸣,棕色的小犬绕着他的脚边打转,吐着舌头的样子看起来像极了马卡钦。
        “啊,那个是维酱。”从优子口中吐出的词语发音模糊而熟悉,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那是“维恰”,不过细细想来还是有细微的不同的发音。
        “养伤那段时间,勇利过的特别颓废。从他嘴里说出我一点都不喜欢滑冰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
        “所以我就和我现在丈夫一起,送了他一只贵宾犬。我记得很早以前勇利就从报纸上看到你养了一只贵宾犬,他也特别想要养一只。”
        “可是那个时候他很快就要去美国跟着更专业的教练训练了,也就一直没有机会……所以……”
        “真没想到会是这样子。”
        “后来,勇利突然提出要去俄罗斯留学。那个时候他已经颓废了很久了,所以他一提出来,大家就立刻表示了赞同。美奈子老师,就是勇利的芭蕾老师,联系了她的一位住在俄罗斯的前辈照顾着一点勇利。”
        “一直到小南,啊就是南健次郎请勇利编舞之后,他才算是终于又对滑冰上心起来了呢。”
       
        后面的故事就乏善可陈了。维克托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维克托站起身,感觉身心俱疲,“先告辞了。”
        “勇利说他晚上回来。”优子叫住了他,“勇利应该会很高兴你能在这里的。”
        “虽然勇利什么都没说,但是我们都相信支持着他一路走来的,就是维克托啊。勇利的爸爸妈妈也会很高兴看见你的。”
        “嗯。那就麻烦了。”
        维克托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优子望着那个男人,觉得他和电视上的那个风光无限的人,判若两人。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