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盖咕哒】《人类观察》废弃

三天内肝完第六章补完两季文豪野犬后感觉整个人都失去了肝
肝得头昏脑胀时候的产物
因为出了拉二按照约定祭文
虽然有上但是不知道会不会写下
总的来说第一次挑战爱情向的盖咕哒
感觉ooc突破天际
文不对题系列
ooc与私设齐飞
====================
       
        人类观察
       
        01
        藤丸立香在哭。
        盖提亚站在床边。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但是以他的视力来说算不上什么大的问题。
        橘色头发的少女蜷缩在床上,有透明的液体顺着紧闭的眼角流下。枕头上已经沾湿了一大片,留下一滩暗色的痕迹。
        大概这就是人类所谓的梦境了。
        盖提亚这么想着。他是没有梦境的,也就无从知道梦境究竟是怎么样的体会。大概就是像幻境一样的东西吧。
        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还是大概知道藤丸立香梦见了什么场景。那些在他的脑海当中同样一闪而过的画面,在那天的时间神殿当中发生的事情。
        创造他的人,他的主人,同样也是他最尊敬的人,走向了灭亡。
        可他只是所罗门王创造的使魔,虽然在漫长的岁月里面兑现了王的千里眼所看到的他终将获得的强大力量,在理解了人类存在之后终于成为了全知全能的人王,但是——
        就像是他的上一任主人那样,他没有感情。感情不包含于全知全能这个集合。所以此时他只有疑惑。
        挫败了他用3000年编制而成的人理烧却的御主,居然会因为这种小事情在睡梦里面哭泣?
        就这个懦弱,胆小,脆弱的小姑娘?
        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还是在痛苦吗?所罗门的死亡是打从他出生起就被决定了的必然结局,过了这么久藤丸立香还是没有认清这个事实吗?
        愚蠢!
        盖提亚伸出手去。
        抹消罗玛尼留存在藤丸立香脑海中的一个拷贝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算是魔力严重不足的现在也是同样。
        只需要,一下。然后就不会再有悲伤,也就不会有哭泣了。
        这是最好的结局。
        那个男人走的干脆,也没有肖想过任何人会因为他的离去而悲伤。王第一次死去的时候,也只是嘱托他要守护好这个世界。
        守护好这个世界,不让一个人因为那个男人的离去而悲伤,这大概也算是这命令分内的东西吧。
        他是全知全能的人王。这些符合他的认知。
       
        就在指尖即将碰到御主光洁的额头的一瞬间,像是觉察到了危险的临近,那双眼应激一般地睁开。
        “不要——!”
        手停住了。
        明明那么痛苦,为什么不愿意呢?
        藤丸立香的眼神从迷蒙到清醒用了一点点时间,还未睡醒的声音带着沙哑:“盖——提亚?”
        顿住的手顺着刚刚的架势继续伸出,摸了摸她的头顶。原先下定的主意已然放弃。
        藤丸立香扑上来的动作毫无预兆。身体被抱住了,隔着一层衣物相贴的身体在剧烈地发抖。
        “我又梦见医生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救不了他。”微凉的液体顺着后颈从脊背滑下,“他为什么要战场呢,好好的辅助,就好好地呆在后方做后勤工作不好吗?”
        “那是命运。”盖提亚的声音没有起伏,他伸手拍了拍藤丸立香的后背,“一味沉湎于过去的话,你是不能前进的。”
        少女环绕在他身上的手收得更紧了一些,像是要从他身上攫取极度匮乏的安全感。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盖提亚没有拒绝藤丸立香的要求——在这种事情上拒绝御主的要求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采取了眼下最合适的行动。
        他同样拥抱了那个少女。怀中的纤细的身体还在剧烈发抖,伴有大哭之后不规则的抽气时的震颤。
        盖提亚等着藤丸立香恢复情绪。
        不多时,似乎终于从拥抱当中获得了足够的安全感,藤丸立香趴在盖提亚的肩膀上重新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梦。
       
        02
        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要多少时间?
        对于有些人要一辈子,对于有些人来说只需要一瞬间。
        藤丸立香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许是因为那个人在她噩梦惊醒的时候那个温柔的摸头,或是那个无言的拥抱,让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那个夜晚生根发芽。
        当她意识到她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抽身而逃了。
       
        “食物对从者是没有意义的。”盖提亚看了看一脸期待的藤丸立香,用他一贯没有起伏的声音说道,“能够从食物中获取的魔力也很有限。”
        “我知道。不过是和卫宫先生新学的,你帮我尝尝嘛。”
        “我说了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从他的声音里面听不出愤怒,但是每一个字都在表达着拒绝的意思。
        气球被戳破了。原本满怀的期待都一下子瘪了下去。即使足够坚强能够不让那失望表现出来,但是慢慢消失的笑容还是落进了对面的从者的眼中。
        “算了。”
        既然是御主的坚持,那还是勉为其难接受了吧。并非不愿意看到藤丸立香那种失落的神情,只是单纯地不愿意继续违逆御主的命令而已。如果说一次请求只算得上是有拒绝余地的命令的话,那么反复请求就是御主非常希望达成的命令了——这是盖提亚在反复观察当中得出的结论。
        平心而论。单纯就食物的味道来说,点心的味道不差。盖提亚没有酸甜苦辣咸这样五味从偏好,只能说是很适宜的味道。
        “怎么样?”
        “还行。”他回答道。
        他看到那双眼睛里面有名为欣喜的光芒在闪烁。
        真是搞不懂藤丸立香这个人啊。
        从别人身上来获取自己行为的意义,不是很无聊的事情吗?
       
        03
        啧啧的水声在寂静的房间当中清晰可闻。藤丸立香放弃了这个交互行为的主动权,任盖提亚从她身上索取。
        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有是被这个人需要的错觉。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会感觉到自己不是这个人必要的,只不过是一个魔力容器罢了。
        魔力借由体液的交换被那个人吸取,但是心中,也有什么东西在越来越空。
        即便看起来像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行为,本质上还是没有任何情感因素的。不,不是没有,而是她藤丸立香将那些情感投在了一个不会回应的人身上。就好像是没有受体的细胞,即便是再多的激素刺激也不会有丝毫应有的反应。
       
        所以在她终于将“爱”说出口的时候,得到的只是无比冷漠的回答。
        “就算是人王,也只是徒有人形而无人心的存在罢了。”盖提亚对着怀中的少女这么说道,“如果Master需要的只是这样虚无的幸福感的话。”明明接吻之后的感觉还残留在身体上,身体还是兴奋着的,艳红的血色还留在嘴唇上,嘴角还沾着一丝细长的水痕,心却在慢慢地寒冷下去。
        这场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
        藤丸立香错把那些不带感情的反应行为当做了盖提亚的温柔。
        他没有情感,只是单纯地用最合适的方式回应身为御主的她的行为罢了。
        只是——
        放不开手。
        就好像你知道毒品是不好的东西,但是一旦尝试过一次之后就难以戒断一样。
       
       
        “我只是个残缺不全的东西罢了。情感这种东西,压根就不存在于我身上。”
       
        是的。所罗门没有想过在他所创造的使魔身上安装上名为情感的系统。但是在人类社会中有自我学习能力的系统难免沾染上感情的碎片。即使是像弗兰肯斯坦那样东拼西凑而形成的畸形的情感,也拥有足够改变系统的巨大能力。
        盖提亚一直在观察,在学习。
        不过那只不过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大块畸形的烙印。
        ——不对。
        只是因为畸形就将其否定,未免太过武断了一点。
       
        如果说作为御主有什么责任的话,那么纠正那些畸形生长的情感,大概也算其一。
        “我会教你。”
        她说。
        TBC.

【如果有下的话大概就是开车了】
       
       

评论(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