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盖咕哒】《人类观察》(上)

不要问我为什么还是上
花了一周重新修订了整个文的设定
又多了n多废话
车还是没开起来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人类观察【正稿】
       
        01
        他用了很久才学会第二件事——思考。与此同时是第一件,服从。服从他的创造者,所罗门。
        在理解“服从”这个词语的具体含义之前,王用强硬的手段让这具身体先一步理解体会到了这个词语的意思——他的确是被所罗门王创造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使魔,但那只是在王所眼见的遥远的未来才能够被兑现夫潜力。不是现在。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充其量也只是还未来得及成长起来的七十二魔神柱集合体的幼年体。幼崽总是柔弱的存在。
        王拥有绝对的力量,所以要服从王。当他终于将这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事实通过因果逻辑相连接的时候,他意识到他又获得了新的能力——思考。或者准确的说是王在创造他的时候本来就已经植入了思考与学习的系统,只是就像其他力量之于他那样,蛰伏在他体内的某个未知的角落。
        王赋予了他名字——盖提亚。毫无意义的发音被拼凑在一起构成了陌生的词汇,这就是他在人类社会当中的代号了。理解了思考这一行为得出的结论的意义之后,他学习得很快。从外界获取的碎片正在快速地填补着他的创造者在他的身上留下的大片的空白,像是画笔填满崭新的素描本。
        那时盖提亚还没有固定的形体,只是一团没有定型的雾气。他离开王宫,遵循本能来到了熙熙攘攘的集市,人们四散溃逃。盖提亚看到那些陌生人的脸扭曲成混乱的一团,却不能够明白得出这一结果的原因。当然也没有人能够告诉他——还未等他接近所有人都已经远离。王通过千里眼看到了乱象。他将盖提亚带回宫殿。
        “没有人心徒有人形是没有意义的。”王说。可是王还是赋予了他人的形态,又指着外面说道,“你应当去学习。倘若我死了,你当替我守望他们。”
        盖提亚不理解王话语中提到的“死亡”的含义,他只是单纯地服从所罗门王的命令。可是王并没有说要学习什么,所以他也不知道。
       
        所罗门王统治下的耶路撒冷繁华昌盛,就像一台运转着的精密仪器,每个齿轮严丝合缝。盖提亚走过集市,商人叫卖着商品;他经过神殿山,工人们在建造恢宏的神殿。人们说,神圣的约柜将存放于即将建成的神殿当中。他听到人民赞颂王的功绩,尊王为“神的代理人”。盖提亚不知晓神为何物,于他而言,王是绝对的权威。
        最后,在兜兜转转一大圈之后,他回到了王的宫殿。他无法融入人类的世界。
        他一直在观察。可是观察的结果只是拙劣的模仿。
        盖提亚向王发问。拥有无上智慧的王思量半晌,始终沉默不言。见过了外面的世界的盖提亚已经能够轻易指摘出王与和他是同物种的子民的不同——王的眼神深邃,也是死寂的——让盖提亚想起他在旅途中救起的某一个人。
        他从河里将那个人类捞起来,可她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跳下去。最终他还是没能够救下那个人类:冰凉的液体灌满了她大半个肺部,那两个气囊不再能向体内鼓入任何生命的气体。那颗心脏停住了跳动。
        盖提亚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是此刻他已经能够运用一些他的力量,所以,他施下魔术让那具已经冰凉的皮囊又活动起来。那双眼睛复张开,黑洞洞的,了无光彩。
       
        “怜悯对你来说没有意义。”王说。王座上的人的脸藏在光与影的交界处,盖提亚看不清他的表情。“你很快就会明白,许多事情都是无可奈何的。”
        盖提亚不明白。
       
        如果说所罗门创造的使魔有什么最大的不足的话,大概是一意孤行。
        盖提亚花了3000年才理解到那时候王口中的无可奈何是什么意思。
        然而,太晚。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咀嚼这个“无可奈何”背后更深的东西了。
       
        02
        晨起,洗漱,吃早饭,上班。
        藤丸立香的每一天都是从这样的几件小事情开始。周而复始,像是走不完的轮回。
        脱离了与魔术有关的世界的生活单调到甚至几乎只剩下黑白的颜色。
        藤丸立香对着镜子仔细地整理已经比十六岁的自己长了太多的橙发。镜子里面的人有着一双温柔的淡金色的眼睛,嘴角挂着淡漠而疏离的微笑。
        很好,就是这样。这个表情很完美,就是那个作为洗白了的普通人而活的“藤丸立香”应该有的表情。
        不需要担心明天早上会不会醒不过来,也不用担心又有什么特异点急需自己处理。
       
        在套上为了遮掩令咒而必要的黑色手套的时候,她突然顿住了。
        火红色的令咒正在她的手背上逐一浮现。是与属于玛修的盾形令咒不相同的形态,但是手背上的那种灼热的感觉,还有被因果线牵引的模模糊糊的感觉,毫无疑问,这并不是一个可能来自于偶尔会造访她的梦境的半梦魔的玩笑,而是切实存在发生的事情。
        联想到埃尔梅罗二世曾经与她说起过的在冬木这座城市发生的圣杯战争,事情的真相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她被卷入了圣杯战争当中。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她皱了皱眉头,发出了不耐烦地“啧”的一声。
       
        拯救了人理的魔术师藤丸立香已经有最起码四五年没有接触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情了——当然这个不接触并不包括在那个偶尔不请自来的梅林——她不会主动去了解,不过也不拒绝梅林偶尔透露一点迦勒底的近况的好意。
        辞去在迦勒底的职务之后,她刻意没有和那个世界的任何人联系——玛修也好,达芬奇,埃尔梅罗二世等一干从者也好,统统被她从通讯录里面删去。
        没有什么深明大义的理由,真的要说的话,大概是迫切地想要从过去的回忆当中逃离出去。
        哪怕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有不少人和从者都调侃她为“混沌恶”,但是,事实上,藤丸立香充其量也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即使有着拥有魔术回路的身躯,在胸腔里面跳动着的,依旧是一颗属于普通人的心脏。
        她是真切地想要脱离那个世界。
        比谁都想。
        那些与她结缔契约的从者从遥远的过去带来的属于历史的碎片被遗落在她的梦境深处,哪怕是爱德蒙再辛勤的清理也难以将那些冗杂的碎片一并搬空。
        人的心理成熟程度是随着阅历的增长与日俱增的。当藤丸立香亲目睹了过去千余年发生的事情,又继承了部分留在碎片里面的从者的情绪之后,她已经分不清楚那些情绪的源头究竟是谁,那种如影随形的疲惫沉重又来自哪里了。
        那种感觉其实逃不掉的,但是如果你跑得足够快,可以暂时将它甩在身后。
       
        不过藤丸立香也很清楚眼下的状况。召唤从者是毫无疑问的最优解,除非她想要作为本次圣杯战争中第一个被杀死的魔术师被载入那群不喜欢现代科技的糟老头子写下的记录当中。那种感觉,大概就是以前拉着埃尔梅罗二世去加班时候他脸上那种混杂着了然事态和不情愿的表情背后所蕴含的情感吧。
        其实藤丸立香不熟悉那种古朴的召唤方式——说白了就是,她不会。在迦勒底开展的英灵召唤仪式只需要她作为御主提供魔力依凭,至于阵法和复数召唤需要的来自玛修的支援并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不依靠这些的最原始的召唤方式只是在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在闲暇时候随意地说起过——并不复杂,鸡血或者水银画成的魔法阵,被圣杯选中的御主,以及可有可无的圣遗物。
        如果是魔法阵的话,那位“花之魔术师”大概不会介意帮她一个小忙的吧。
        她想着。将黑色的手套拉过手腕。
       
        03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从梦境里面记下的召唤词稍显生疏,藤丸立香的声音也有些许的颤抖。大概是因为有些紧张?
        在自家的地下室里面做召唤这种事情并不是特别合适,不过介于条件所限,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封闭的地下室经过简单地处理之后最大程度地富集了魔力,使得对于她这样的三脚猫来说颇为困难的英灵召唤能够稍稍降低难度。
        『壁筑阻降临之风。闭四方之门,自王冠出发,在通往王国的三岔路上循环吧。』
        自刻有令咒的手背开始,沉寂已久的魔术回路一一活化。
        那时候在意识到自己作为魔术师还不够强大的时候,她求助过那些被召唤到迦勒底的工于魔术的英灵,得到了后者的很多帮助——包括但不限于新的魔术回路的植入。
        不属于自身的魔术回路不出意料地引起了身体强烈的排异反应。然而多年以后,那些曾经不习惯不适应的东西已经完完全全与身体融为了一体,分不清差别了。
        她想起那些植入体内的异物曾经带给她的痛苦——连那些剧烈的神经刺激经年以后也变得麻木而模糊。
        与此同时,召唤阵被魔力点亮,发出刺眼的光芒。
        风起。
        『——宣告,汝之身体听吾号令,吾之命运寄予汝剑。』
        御主与从者的关系,绝对不单单是魔术师与使魔的契约关系,更是一种信赖。她将性命寄托于祂,祂用力量回报以这份信任。那时她脑海里面闪过的,是时间神殿里面,玛修举起雪花之盾,站在她的面前。恢宏浩大的白亚之城在后辈纤细背影之后展开。
        “谢谢,前辈。”
        藤丸立香的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
        『如遵从圣杯的归宿,顺此意,从此理者,回应吧!』
        灼烧感。
        这是在迦勒底召唤英灵的时候从来没有体验到过的感觉。
        “呐,立香可要注意呢。没有了迦勒底作为后盾的魔力供给,单纯凭借自身的魔术回路来进行降灵,恐怕对你来说有点困难。”梅林是这么说的。
        魔术回路在庞大的魔力冲刷下几乎破碎支离,与此同时同样鲜明的是那种虚无之中有什么不可名状之物苏醒的感觉。
        有英灵回应了她的召唤。
        她闭上眼睛,控制住忍不住发抖的手,坚定的念出下一段召唤词。
        『于此发誓,吾为成就此世一切之善之人,吾为施行世间一切恶之人。』
        那双淡金色的眼睛缓缓地睁开,有惊人的光彩从那之中迸发出来。明明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睁眼,却仿佛有另一个人从这个看起来淡漠而疏离的女性的身体之中苏醒。
        封闭的空间当中行起暴风,带动随意垂落的长发恣意飞舞。
        『——汝等身缠三大言灵七天,通过抑制之轮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呐。』
        英灵初生的光华充斥了整个封闭的地下室,像极了宇宙从一个奇点爆炸,绽放出万千的光华。
        模糊的人形在那片强光之中缓缓显现。
       
        被强光刺痛的视网膜用了十多秒才勉强恢复正常工作,映入眼帘的是一头蓬松的金色长发,以及——
        藤丸立香愣在了原地。
        在召唤之前她曾经猜测过她会召唤出哪一位英灵,不知道会不会和某位故人久别重逢,然而考虑过的名单里面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名字。
        他和他的创造者早应该从造化的名单当中被抹去,不留一点痕迹。
        是的。是这样的。
        作为御主的她能够看到她所召唤的英灵的职阶与真名。没有半分作伪。
       
        Caster,盖提亚。
        难以置信。
       
        TBC.

本来不应该卡在这里但是不幸的是后面的存稿莫名其妙丢掉了……所以……只能这样了
白枪池子沉了不开心_(:з」∠)_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