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盖咕哒】《人类观察》(2)

别问我为什么不是中……
因为我发现这篇文简直废话现场……
我还是慢慢走剧情吧……
依旧试图开车失败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还是03)
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藤丸立香并没有表现出预料当中的惊慌。应该来说如果不是盖提亚用千里眼确认了这个藤丸立香就是当年那个拯救了人理的少女,他几乎要否定她们两个是同一个人这个事实。
        意外地没有太多名为“复仇”的情绪,更多的只是一种平淡的感觉。仿佛他只是在英灵座上待了弹指一瞬,然后响应藤丸立香的召唤而来,他们也只是萍水相遇的两人,而不是曾经你死我活的对手。
        他被藤丸立香召唤。他现在是藤丸立香的从者。
        这两个事实让他平静得有些过分。按照人类应该做的事情,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复仇呢?
        他可以非常有自信地说藤丸立香手背上的三道令咒对他几乎没有效力,如果需要的话,扼死这个女人只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不过——
        “如果是你的话,令咒对你应该没有效果吧?”藤丸立香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将遮盖令咒的手套重新覆上。没有丝毫的害怕,那种语气和问法就是单纯地向他确认这个事实。
        盖提亚点点头。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
        “我记得埃尔梅罗二世先生说过,令咒是御主能够参加圣杯战争的身份凭证 吧。”藤丸立香隔着手套薄薄的布料抚摸手背上属于盖提亚的那道令咒所在的位置。包裹着纤细手指的黑色布料互相摩擦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说实话我本来就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来。”她低着头,盖提亚看不到她的神情,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是她说这些话的语气,纤细而没有起伏。
        “如果我现在放弃令咒的话,你会死。而我……我也可以继续过着与那个世界毫无关系的生活。”她说的笃定。以Caster职阶被召唤的他并没有具备“单独显现”的技能,就算是他没有御主作为魔力来源也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长久存在下去。
        坦诚地说,盖提亚并没有什么打算,只是单纯地好奇藤丸立香变成这般的原因。
        很长时间以来藤丸立香都是盖提亚唯一的观察对象,他对藤丸立香的了解甚至胜于她本人。所以他现在能够轻易指摘出藤丸立香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那种语调骗不了任何人。可那又是一个轻浮的玩笑,如果是藤丸立香的话,并不会把这些话里面的内容付诸实践。
        “开玩笑的。”藤丸立香兀自笑了起来,不过那些笑意只是浮在水面上的泡沫,在阳光下转瞬即逝。“三藏曾经跟我说过,对于英灵来说,被召唤的经历相当于第二次生命。”
        “怎么选择是你的事情。我的话,没有剥夺它的权力。”藤丸立香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单独的英灵召唤对于她来说负担实在是有点太大了。没有立刻倒下的原因大概只是为了不要露出自己软弱的样子?
        盖提亚不太能够理解藤丸立香话语中前后矛盾的部分。如果说不想要被卷入圣杯战争的话,那就干脆放弃令咒让他自生自灭好了,虽然圣杯战争很残酷,但是没有魔术师会对一个已经失去了所有令咒的参与者白费力气。
        “你的话是前后矛盾的,藤丸立香。”盖提亚直白地将他的想法宣之于口。在他身上很难找到那种弯弯绕绕将一句话七绕八拐后说出来的含蓄,对于他来说他并没有什么需要直言不讳的情境——所罗门不会在乎这一点,至于时间神殿里面的3000年,则不需要他同别人交流。
        虽然这个灵基承袭自时间神殿毁灭前一刻诞生的“人王”,但盖提亚无意否认他身为使魔的身份。承认自己不得不依赖于人类才能存在,是他打一开始就坚守的信条,所以对于藤丸立香也是同样,无论现在他是否承认藤丸立香作为御主的能力。“如果你不愿意参战的话,放弃令咒就好了。我的话,我自生自灭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在意识到死亡对于生命的意义之后,他已经能更加坦然地面对这个现象,不能说毫不芥蒂,至少是平静的多。
        “我说了,生命是你自己的。我无权决定。”藤丸立香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眼神里的光彩就连是他也不能不想要退避。太过摄人的金色,也太过耀眼了。盖提亚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就像是璞玉,时光在那上面刻下了重重的一刀,他现在所能眼见的只有闪光,以及散落的碎片。
        “你难道不明白吗?使魔就是这样的存在。还是以前与你结缔契约的从者给了你这样错误的印象?”
        “可是你是独立存在的个体。”藤丸立香丝毫不退让,眼中的光芒却有一丝丝的动摇。
        “你错了。我依附于你而存在。就其根本而言,是强者对弱者的操控。”
        “我是强者?别开玩笑了。”藤丸立香自嘲地笑笑,“别说令咒对你没有效力,以你的能力顶着两画令咒想要杀我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她仰起头,将脆弱的脖颈暴露在盖提亚的视线当中。不足一米的距离以及绝对的力量差距下,如果盖提亚想要动手几乎就是百分百的必杀之局。那纤细的颈椎会折断,然后这个拯救了人理的御主就会挣扎着慢慢死去。不管是什么人,都无可奈何地臣服于规则之下。
        “强大不在于绝对力量的差距。而是你掌握了别人的弱点,令其受制于你。否则你以为如果不是十戒,我为什么要臣服于王?”
        “因为所罗门王是令人心生敬佩的人。”藤丸立香这样说道。
        盖提亚很快地反驳道:“那么你这句话的前提就已经错了。我不是人,只是徒有人形而已。”
        “你还不理解吗?这是存在在生活于人类社会的个体身体深处的本能。”藤丸立香伸出手,指了指理应是心脏存在的位置,“你体会到了恨,就必然能够体会到爱。恨和爱是相依相存的两种情感。”
        因为能体会到恨,所以就能体会到爱?这个论断让盖提亚愣了一下。明明理解了人类存在的价值,却任然不能够理解人类那错综复杂的情感——尤其是爱,那几乎是只存在在他脑海中仅有概念的东西。
        “何况——梅林和你是一样的吧。连他都未必不是不能理解情感,只是害怕承担因为理解了情感所要承担的必要的责任吧。”藤丸立香双手抱胸,似乎是熟稔于这种说教。“大多数情感都是有逻辑可循的。最基本的就是自身需要被满足的正向情感和无法被满足的负向情感。”
        这个论断太过僵硬,也太过理性,以至于连盖提亚都不禁皱起眉头想要表示不赞同。倘若人世间所有的情感都能用简单的混合加减来描述的话,那么全知全能的他有何不能理解?
        他想起王曾经说过的“爱与希望的旅途”,他不明白。或者说将情感描述成这样的加减乘除的理论的背后的人已经不是盖提亚记忆里面的藤丸立香了。眼前的女人(用少女形容她已经不再合适)冷静,理性,周身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一种强大可是绝望的气场。
        “不管怎么样。”藤丸立香上前一步,进一步缩小了他们之间堪称危险的距离。纤弱的手被放入了他的手掌当中,“这条性命,这个没用的御主,就拜托你了。”
        被交托在手心里面的手骨骼纤细触感柔软,代表了她的主人是如何脆弱的存在;可是那双眼睛里面的神情,那些已然遥远的岁月残留在她的身上的痕迹,从那目光中明明白白地透出来。
        是信任吗?
        王不曾对他露出过这样的表情。王没有需要托付给他的东西。王的眼睛里面只有星辰大海,别无长物。
        盖提亚当然说不出诸如“交给我了”之类的话语,他想他应该说的。但是在抉择时的犹豫昭示了他在处理此种情况时候经验的匮乏。从身体里面涌出的是一种陌生的情绪,一种他素来不知道却切切实实存在的情绪。就好像是藤丸立香说的那样,与其说是学习后产生的经验,更像是某种本能的东西。
        那是少数完完全全属于他的,而不是拙劣模仿出来的,称得上是全新的情感。
        “遵命,Master。”盖提亚点点头,代表自己明白了。
        TBC.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