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所咕哒】《愿望》

阅前须知
1.不是所罗曼咕哒是真的所罗门咕哒,所罗门本体没有作为医生记忆
2.交往前提,所罗门性格由于官方设定充满了乱七八糟的混乱矛盾所以折中了一下顺便参考了历史上的所罗门
3.充满了私设和个人理解
4.个人理解可能不是很讨喜,欢迎讨论但是拒绝撕逼
5.全篇瞎写产物,逻辑可能有断片
6.ooc与私设齐飞
@明日的他 糖分补充ww虽然……没撩起来
==================
      
       
        愿望
       
       
        “王。”藤丸立香抬起头,看到白发的男人在接近门的位置逐渐凝聚成实体。因为缺乏睡眠而显得干涩的声音从口中吐出,陌生得几乎不像是自己。
        或者应该来说是连称呼都是极尽生疏的形态。白发的王与她相仿的金色的眼眸中并没有情绪的波动,只像是黑洞,深不见底,仿佛连光都要吞没。
        “Master,这么晚睡是不好的习惯。”
        是的。这么晚睡当然是不好的习惯。昼夜颠倒的光照会干扰松果体的运作,褪黑激素的胡乱分泌只会使身体在不恰当的时候感到困倦而在应当入睡的时候保持兴奋——所谓的生物钟的混乱。
        “王啊,不敲门随意进入女孩子的房间也不是个好习惯。”她说,僵硬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扯出苍白的笑容。
        所罗门的脸上表情不变:“可是这是Master默许的。”他轻描淡写地指出了整一段对话当中最核心的部分。
        他轻轻地从离藤丸立香所在位置两三米远的地方走来,伸出手给了藤丸立香一个居高临下的拥抱。面颊陷进礼装柔软的面料里面,并没有呼吸不畅,更多的是一种莫名而来的安全感。实体化的身体是与人类完全相同的触感——真实,实在,而温暖。
        就像是那个“医生”会做的事情呢。
        她把脸埋在所罗门的怀里闷闷地说道:“王啊,我问你,你现在的所作所为,究竟是有多少出自你自己的意志?”
        应该说所罗门王不愧是所罗门王吗?即使是在这样的问题被戳穿的情况下,离他极近的藤丸立香仍然没有感受到任何慌张的情绪,就好像是他只是说了句玩笑的谎话,然后被她藤丸立香漫不经心也毫不在意地拆穿了一样。
        “Master是怎么看出来的?”他问道。
        “虽然王表演得真的很逼真,”藤丸立香抬起头,与所罗门稍稍拉开距离,直视那双金色的眼眸,“可是只是作为旁观者看到的事情和亲身经历的事情在一个人身上留下的痕迹是不一样的。这一点,不管在罗玛尼,还是盖提亚,还是王身上都表现得比一般人更加明显。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情,所以连基础的共感也无法达成。”
        “嗯。Master是想要说吾太冷漠了,是吗?”所罗门顺着藤丸立香话语中的逻辑慢慢说下去。
        那么冷漠的话,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藤丸立香别过头去。她不喜欢这么直截了当地说话,即使平时偶尔会和关系亲密的从者们开开玩笑,看着他们炸毛或者哭笑不得的样子,但是他和眼前的——准确地来说是Caster所罗门王的关系,还没有到,不,应该是已经超过了可以直言不讳的地步。
        “有些事情做到这么个开头之后,接下来就容易多了。很多从者都没有之前被召唤的记忆,所以我在想,王是不是也是同样呢?”
        藤丸立香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察觉到现在这个代替了他们的Dr.罗曼的位置的男人可能并没有任何那个人的记忆这一事实的人。她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出了这一点,至少玛修不是——在人际交往的经验方面玛修毫无疑问地是匮乏的。她想已经活成人精的达芬奇应该是知道的,毕竟她和罗玛尼认识的似乎,藤丸立香都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基本正确。除了一点,罗玛尼·阿基曼是和吾毫无关系的个体。”王从善如流地在藤丸立香的对面坐下来,“他是吾的一个IF的存在。”
        “我不明白。”
        “Master可以想想阿尔托莉雅lily与亚瑟王阿尔托莉雅之间的关系。lily是亚瑟王没有成为王的一个if,就其根本来说是和亚瑟王完全不同的不可能的存在。”所罗门耐心地解释道。现在是深夜,又是非特殊时期的深夜,两人都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挥霍。虽然睡眠不足,但是藤丸立香很放松,单薄的睡衣之下是少女若隐若现的身体曲线。
        “所以罗玛尼·阿基曼是‘假如所罗门王没有背负着守护人理的责任’的一个if形态。他本可以不承担这份责任,没有人会责怪他,因为他就是为了卸掉这份责任而被创造的存在。”
        “抱歉,王啊,你是想说Dr.罗曼所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吗?”
        “意义这个词语本身就没有意义。Master没有注意到吾的用词吗?lily是亚瑟王‘不可能’的存在。在实际发生的历史当中,阿尔托莉雅成为了王。并不存在那个没有成为王的可能。同样的,罗玛尼·阿基曼继承了我的记忆。也就,成为了‘所罗门王’意志的延续。”他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在这里面存储的东西,既是智慧,也是责任。”
        所罗门王的智慧,既是神的无上恩赐,同样也是神套在他身上的沉重的枷锁。藤丸立香有些明白所罗门的话了。英灵并不存在将不可能的IF变成现实的存在,所以阿尔托莉雅最终成为了亚瑟王,所以罗玛尼·阿基曼走向了自从一开始就为了所罗门设定的无法改变的结局,像是无从打破的宿命。有无形的手推动着他们走向了那个必然的结局。
        但是——
        “可是王不是有千里眼?如果看到盖提亚可能会毁灭世界,王从一开始就不要召唤它不久好了。”藤丸立香双手抱膝,歪着头说道。
        所罗门保持着背挺得笔直的坐姿,不见丝毫懒散或者是疲惫的样子:“未来是不可以轻易窥探的存在。Master知道薛定谔的猫吧。”他用的是毫无波澜的肯定句:“时间线上位于未来的每一个点都是波形函数叠加的混沌状态,窥视未来的千里眼就是打开盒子的那只手。在千里眼看到未来的时候,波形函数坍塌,未来就确定了。”虽然函数什么的从这个人口中被讲出来不管怎么说都有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但是藤丸立香确实轻松地明白了他的意思。
        “吾看到了魔术自吾的王朝发展状态,召唤体系在吾的王朝确立。那么这件事情就必须要在吾手上实现。这就是被称为‘人理奠基点’的时间点,在一开始就确定一定会发生的事件。”
        藤丸立香仔细地咀嚼着所罗门话语里面的东西。冥冥之中有人为人类史,不,应该是为地球史划定了范本的意思吗?
        她这么想着,将想法完完整整地说了出来:“那么‘一开始’是什么时候呢?”
        作为所罗门王,或者说人们臆造出来的“所罗门王”的影子,眼前的男人有着近乎全知全能的特性。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轻轻皱眉,随即舒解开来:“Master是很敏锐的人。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吾没有办法给Master答案。吾也不知道。”
        这么坦诚地承认自己也有未知的东西的所罗门不知道为何给了藤丸立香安慰的感觉。她想起以前读过的《西游记》故事中的那只猴子。它的一个筋斗翻过了十万八千里,来到了天地的尽头。然而它自认为的天地的尽头只不过是佛祖的手掌心而已。其实他们都是那只在佛祖手心中翻跟头的猴子,不论是全知全能还是目光短浅,都只是在更高层次更广范围意义上的如同草芥的存在罢了。在这一点上,藤丸立香与所罗门王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被局限在人类这个词语之下。
        “王的责任至此已经结束了。”藤丸立香说道,“人理烧却被拯救,王已经成功阻止了原罪之兽毁灭人理。”
        “对。但是责任并不在此结束。”所罗门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来,似乎有点苦涩的无奈,但是又有某种欣喜的成分在里面,仿佛是孩子在沙滩上发现了精美的贝壳,“大概就是责任留在我身上的惯性吧。”
        听到自称的转变的时候,藤丸立香学着福尔摩斯先生的方式抬了抬眉毛,随即被他接下来说的话吃了一惊。
        “非要说的话,能够在自己身上找到像人类的部分真的是令人吃惊的事情呢。”所罗门的笑意没有隐退,那双眼睛里面的神情温柔,像是晴天阳光下荡漾的波光粼粼的湖水。
        藤丸立香哑然失笑:“王啊,这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吧。”她松开抱着膝盖的手,凑得离所罗门近了一些,“王本来就是人啊,和我们所有人都一样的。王为什么要否认这一点呢?”
        所罗门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积攒的那种属于王的威严会被冲淡一些,显得温和而柔软些许。“必须得承认,Dr.罗曼真的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他说。
        咕哒又凑得更近一些,这个距离已经完完全全超过了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那么王啊,我们回到开始的问题好吗?你现在做的事情……”她停顿了一下,挑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将头枕在所罗门的大腿上,自下而上的仰视着那个人逆光的身影。所有的细节都被模糊,清晰的唯有暗色的轮廓与那双眼眸。“究竟有多少是你自己的意志?”
        “Master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多。不管我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吧。”
        “但说无妨。”
        “不完全是出于对他人请求的回应,也不完全出自于自己的意志。应该来说在这件事情上倒向任何一极都是有问题的吧。”
        果然是,这么模棱两可的答案吗。
        “那么,Master希望我怎么回答呢?Master是希望我说——”所罗门的话停在了意味无穷的地方,等待藤丸立香的回答。
        “历史上的王可是赫赫有名的千人斩呐。”藤丸立香抬手去抚摸所罗门的脸颊,她已经熟稔了他们之间相处的这种方式,“为了国家利益而去讨好那些女人。王对付女人的经验应该很丰富吧。”她说。
        “恩。”所罗门发出一声含糊的鼻音权当是回答。
        “真是令人失望的回答啊,王。”藤丸立香的尾音上翘,“那么,王现在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吗?”
        突然转变的话题让所罗门迟疑了一下。就在藤丸立香以为他要回答没有的时候,他慢慢地开口了。
        “我的愿望,是想要独占立香的时间。现在。”他低下头,眼神温柔。
        的的确确是能够让女孩子心神荡漾的情话,但是鉴于说出这句话的人的身份的特殊性,藤丸立香还是不能够轻易地相信他:“这真的是你的愿望?还是你觉得我会希望你这么说呢?”
        属于男人的有力的双手将她托起:“立香,我刚刚才说过请不要在这一点上纠结。这样的事情——你情我愿才是最合理的,不是吗?”轻声的笑。
        藤丸立香噎了一下。这个男人此般笑起来的时候真的格外有魅力,或许这就是她深深痴迷于他的原因吧。哪怕知道这只是他判断这个情况适合做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事情会让她感到开心而做出的举动。
        不过在她有机会逞强回应这个问题之前,嘴唇已经被一个温柔的吻给封住了。
        我还没说我的愿望呢。
        在啧啧的水声与呼吸交织的暧昧之间,她这么想着,不如说是有些遗憾。
        我的愿望是——想要耶底底亚留下来呢。永远。
        END

=============
嘛谢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ww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