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爱情最美好的样子》(上)

非常抱歉
更新字数严重不足的一周,实在是因为生病和考试占据了太多心力

【毫无关系的前言】
下周稍微空一点《人类观察》还是会继续更新(跟盖提亚谈恋爱真的太难了)
也许还会写一篇文纪念日服抽到了梅林?
嗯,这样,毫无关系的前言
好久没写乐远了有些生疏,正在找感觉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7:00 A.M.】
        闹钟还没有响,但是良好的生物钟已经催促着身体尽快醒来。空调没有关,冷风维持着房间里面相当舒适的一个温度——不太干,也不太冷。豆浆机轰鸣的声音隔着卧室的门板隐隐约约地传进来。
        身体还没有完全苏醒,透支了一个赛季的疲惫还在持续地侵蚀着他的身体。
        “咔哒。”锁芯弹跳的声音,卧室的门锁有些松动了,发出卡达咔哒的响声,有空的话应该把螺丝拧一拧了。邹远翻过身,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面。
        对于一个一天二十四小时至少要对着电脑10小时,然后还有两三小时对着手机的年轻职业选手来说,有些毛病是很难避免的。虽然手的状态是一定要重视的,但是身体上可能出现问题的部位还有很多,颈椎是一个,腰椎是一个。年龄的上升,身体修复能力的下降,难以避免地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即便医学在近几年已经又有了极大的进步,有些疾病还是不可避免地无法治愈。
        “怎么又把自己裹得跟毛毛虫一样。”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走进,然后是一只手摸索着被子边缘试图找到“线头”,不过很不幸的是,他失败了。
        “嗯——”枕头里面传来一声闷闷的声响,被裹成毛毛虫样的人蠕动了一下,企图用装死逃过魔爪。
        “好吧好吧,该起床啦。”话虽这么说着,张佳乐还是径直坐到了床上,试图用手去揉邹远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虽然是假期,但是还是不能无节制地放松呐。”还带着水花的手伸入被子与脖颈之间的间隙,在脆弱而敏感的地方轻轻挠了挠。
        就好像是触发了什么不得了的条件,邹远整个人都挣扎了一下,奈何被子缠了两圈裹得太紧,这下更像是毛毛虫一次幅度巨大的扭动。
        “下一步就是腰了哦。”有些带着坏笑的声音。张佳乐自然是清楚邹远身上的敏感点在哪里的——说起来这也不是个秘密吧,稍稍了解邹远的都知道,邹远的腰是绝对碰不得的,哪怕是表达亲密的小玩笑的轻拍也不可以——亲身尝试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动作有着近乎直接放倒的巨大威力。
        这下床上的人没有继续装死了。卷成一团的被子转了一圈,彻底散了架。邹远维持着一头看起来像是被大风吹了五个小时的头发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然后又是嘭的一声,准确地往张佳乐身上倒过去。
        “明明那么早……”他迷迷糊糊地说道。
        “不早了,再不吃早饭的话,对胃不好。”被摸了摸头,然后把依靠在他的身上的后辈揪起来,“去洗漱。”
       
        【7:30 A.M.】
        吃过早饭照例是短暂的休息时间。洗碗这件事通常是邹远做的。张佳乐并不会他特意要求邹远特别注意自己的手,但是手套一直是这间公寓里面必备的用品。
        “职业选手的手是最需要爱护的地方。”在这个时候,张佳乐又会摆出一副属于队长的严肃的表情,“不过我也知道这样说说是没有意义的。”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有些事情,应该说是关心则乱吗?所以……当心。”
        在这些事情上,邹远一向都是听话的乖宝宝,不论何时都是。在明白了张佳乐的话语背后的含义之后,更是如此。
        甩着湿漉漉的手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张佳乐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眉眼微微低垂着,透出一种熟悉而遥远的认真劲。他想起第七赛季的时候,他偶尔会看到的深夜不睡的张佳乐就是这般模样——眉眼微微低垂,收束了那些不管是否只是浮于表面或者是出自真心的笑容,盯着笔记本电脑的眼神认真而专注。
        那时候真心觉得,这个人,真的好看啊。
        “抱歉啊小远,下周又要出个差,周五才能回来。”他从行程表上抬起头,露出一个歉疚的表情。退役了的社会人毕竟和在役的职业选手不一样,对于前者来说,七八月只是寻常的工作月,而于后者来说,就好像是学生都能够享受的没有紧张日程的暑假一样。
        联盟发展至今,整个体系已经完善了很多,但是换代如割草的职业选手的退役后的出路一直都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出来打游戏,甚至抛下高中学业打游戏的例子比比皆是,这样的一群人就算在役的时候能够获得高收入,总归还不是长久之计,可是如若寻找工作,低下的学历和匮乏的知识技能水平又是一个劣势。所以很多选手退役之后大都选择重新进校园——听说荣耀职业圈的老前辈叶修也被家里押着送回学校去攻读学位——不过话说回来,近三十岁的高龄重返校园,记忆能力学习能力都随着年龄减退,不管怎么说都是件困难的事情。
        张佳乐倒是其中的幸运儿——被联盟挑中进入联盟内部工作——虽然没有离开老本行,但是工作量是的确大的,出差也是常有的事情。
        “嗯。乐哥只要去好了,我没关系的。”邹远在张佳乐身边坐下来,夏天的温度已经开始蒸腾起来,只开了窗户没有开空调的高层也开始升起腾腾的热意。
        毕竟是两个男人在一起,和男女之间的关系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虽然黏糊的时候照样卿卿我我,但是要他们任何一个人学着女人的样子撒娇不管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应该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像是这个样子,既没有张佳乐的活泼跳脱,也没有邹远的畏缩,更多的只是顺其自然的平平淡淡,就好像是他们自然而然地告白,然后顺水推舟地在一起这样子简简单单的事情。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