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爱情最美好的样子》(下)

不要脸地求评论求讨论
感觉质量不算特别满意还是需要复健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8:00 A.M.】
        按理说夏休期就是职业选手的暑假,不管是整个赛季多努力的选手,在这段时间里面小小放松一下都不是太大的事情。
        不过这点放在邹远身上是不适用的。别说早过了不懂事想偷懒的年纪,光是家里有一尊大神盯着着这个事实的存在就让他打消了大多数偷懒的念头。
        基础训练是必须做的事情,然后是单挑。虽然可以选择单挑的选手只有一位已经退役多年的老将,但是在对弹药专家这个职业的理解上,邹远还是差了一筹——虽说以操作强吃技术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不过邹远也知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的训练就失去了意义。
        同职业的对决是最困难的事情。别说对面的人是他的师父,老师一样的存在,就是换了别的不同路子的弹药专家与他对决也是同样的结果——拥有相同手段的情况下最考验的就是理解的深浅。
        张佳乐会有意识地主动制造出一些难缠的局面让邹远来破解。即使是经验已经非常丰富的现在,邹远也未必就能够完全解决这样的局面,无法解决只是其中一种结果,给出的不是最优解同样也是比较失败的结果。
        对面的弹药专家再次倒在了竞技场中。邹远看到屏幕上跳出大大的荣耀二字,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文学作品中最悲不过英雄迟暮。
        坐在他身边的男人看着已然灰白的屏幕,揉了揉手腕,瞥了一眼邹远的角色身上所剩无几的血和蓝,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还是差了点。用操作消化压力当然是一个办法,用在我身上当然没问题,用在现役的选手身上就不行了吧。”
        邹远无声地点点头。
       
        在邹远的记忆里面,队长张佳乐一直是个被单独拎出来的词语。
        严肃。这个词语任何时候放在张佳乐身上都不是个恰当的词语,但是以邹远苍白的词汇库只能这么来形容。
        十八岁堪堪成人的小孩子再怎么说都有着少年人的心气。除了唐昊这种锋芒毕露的,还有就是邹远这种看起来没有棱角,心里面却也还是坚强而高傲的。
        被张队骂到哭听起来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情,放在任何场合之下都像是设定崩坏的样子。但是在训练营里面优秀了这么久,骤然间被人长时间数落得一文不值,再坚强的人也有崩溃的一天。
        就算不是在队友们众目睽睽之下,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积累的情绪才更容易爆发出来。并不是因为伤心委屈而流泪,更像是身体应对刺激而做出的条件反射的反应。
        张佳乐只是看着,然后点起了一支烟。烟头橘红色的火星在明亮的灯光里面并不显眼。他的动作不熟练,也不美,行动间透出一种中年大叔的颓废感来,甚至于到了如果被他的迷妹看到会印象分骤降的地步。
        没有嘲讽,也没有催促。张佳乐只是注视着邹远低着头,用袖口一下下抹着眼睛。烟雾模糊了房间里面的情况,混合眼里的泪水遮蔽了所有视线。
        抽纸的声音。
        张佳乐将两张纸巾塞到他的手里。
        “今晚不继续了。哭吧。”他的声音有点生涩,并不安慰,也不指责。
        他转过头去看屏幕,似乎是完完全全将注意力从邹远身上移开了。张佳乐不是一个会看气氛的人,但是他知道这时候任何的关心和关注才是对眼前的少年最残忍的处刑。温室的花朵被放到室外会猝死,来自园丁的过分的严苛,同样也会。
        张佳乐不知道是不是太过严苛了,他唯一知道的是,等到邹远被从幕后推到台前的那一刻,他会面临比现在严厉几多倍的无端指责。
        能有人由着你软弱,也是一种幸福啊。张佳乐想到这里的时候自嘲地笑了笑,打开写了一半的记录战术的文档。
        邹远必须要习惯。
       
        张佳乐是对的。
        自从接手了核心位置之后,邹远面对的,是比当日张佳乐有理有据地对他的技术指责严厉更加多的来自记者的口诛笔伐——比起有理有据,无端指责才是最让人心寒的地方。
        可是他毫无办法。在舆论面前任何个体都是渺小的存在。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哭过,哪怕是第八赛季也是如此。
        他的软弱,好像都在那一个晚上,被带走了。
        应该说,是再也没有人会任由他哭过去了,哪怕是他自己也是。
       
        【1:00 P.M.】
        两人都休息在家的日子吃午饭也早,一觉睡醒之后,照例是起床打游戏的时候。
        这时候倒是真的在打游戏,有时候是帮着工会抢boss,也有时候是开着小号满世界喊着副本2===3。
        如果被人知道国内荣耀弹药专家前后第一人这么接地气的喊人副本的话,恐怕得惊掉一群人的下巴。
        小号没有加入百花谷,只是加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休闲工会。没有对联赛轰轰烈烈的讨论,哪里有野图boss哪里在打群架也是不存在的,更多的是一群妹子在工会频道里面叽叽喳喳地讨论外观搭配,讨论哪里的风景适合截图。
        两人当然是乐得清闲,偶尔有妹子想要某些需要达成特别条件才能掉落的饰品,两人也不会推辞。两人不约而同地都没有选择最熟悉的弹药专家——邹远选择了牧师,而张佳乐选择了狂剑士。
        玩治疗的玩家里面妹子居多,尤其是男性治疗角色尤其适用“十个奶爸九个妖,还有一个是基佬”这句话。
        邹远恰好是那第十个。
        至于他为什么要选择牧师,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职业选手不会陌生任何一个职业的操作,明明有那么多选择,却偏偏选择了牧师——就好像是他明明有那么多的选择,最终却还是走向了张佳乐,这大概就是他邹远的温柔了。
        同样的,狂剑对于张佳乐来说也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不仅仅是搭档,还有第一次的恋情。
        说是不介怀是不可能的。邹远一向是个没有自信且容易退让的主,面对的又是身为前辈的孙哲平。邹远心思细,怕张佳乐觉得自己小心眼,总也不敢说,只觉得诚惶诚恐。最后还是张佳乐替他解开了心结。
        这当然是题外话。
       
        在一个妹子居多的帮会里面,热心帮忙性格又好的男生当然是大受欢迎的存在。张佳乐和邹远的日子过得就好像是提前进入了老夫老妻状态。每天下午上线,打本,偶尔参与进妹子们对外观的讨论当中——当然这里指的是张佳乐,作为开荒级的荣耀玩家,哪里有什么装备,张佳乐即使不如叶修熟悉,也比现在的大多数玩家熟悉不少。
        唯一要说的是——每个奶过狂剑的治疗都是折翼的天使:就算是休闲玩家的生活,什么时候应该治疗,什么时候不需要治疗,都是在配合中需要邹远考虑的部分。毕竟是休闲的打本,偶尔张佳乐懒得操作想要卖血顶住而邹远又在神游天外的时候,开了爆发的狂剑士也会死上个那么几次。又能怪谁呢?
        想到这里的邹远不得不同情起莫楚辰来。
        没把锋哥奶死,比赛真的辛苦你了。
       
        【6:30P.M.】
        吃过晚饭,确认了百花谷并没有需要抢的野图boss,张佳乐和邹远草草地收拾了桌子准备去外面散散步。
       
        关于住所的问题,张佳乐特意选择了一个上了年纪的小区。虽然配套设施实在是差了点,但是胜在住在这里的多是老年人,荣耀玩家少,被认出来的可能性自然也低一点,而且环境好——绿油油的爬山虎爬满了斑驳的外墙,连墙皮都剥落的阳台上,一盆盆鲜花郁郁葱葱。
        选在这个小区还有一个理由: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公开。
        哪怕是现在社会进步,年轻一代对于同、、性、、恋的包容度大大上升几乎到了一视同仁的地步,掌权的一代还是在年轻一代之外的,只要他们一句话,邹远的未来也就难以预料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毕竟是在国内,有些事情是不能够用科学来解决的,就算是医学教材早已经不把这样的恋情当做疾病处理,这并不妨碍某些人为了政、、绩报告时有话可说而无视科学胡搅蛮缠。
        如果说去年叶修和韩文清的公开出柜引起的是轰动的话,那么张佳乐猜想如果他和邹远的关系曝光会引起的恐怕是更加恶意的揣测。
        以前他确实不太懂人情世故,不代表现在的他不懂。年龄、身份是横亘在他们之中的两条沟壑。师生恋、或者说更加恶意的出卖身体上位这样的揣测当然不会冲着他这样的过气选手发泄,尚且在役的邹远会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这样的利害关系张佳乐还是分的清楚的。是否是利用了后辈的无知和不成熟而达成了这段恋情连张佳乐自己都分不清楚,事实上事已至此说这些都无益,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保护好他。
        是的,保护。
        邹远不是有着变态抗压能力的人,这一点张佳乐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当然体会的到来自邹远的属于后辈的体贴,不过作为前辈,他还是有着应有的担当——这样的保护也是其中之一——这是,他作为这段关系中年长者的温柔。
        另外,张佳乐也是知道邹远介怀他和孙哲平之间过往的关系。经过这么多年,当初的轰轰烈烈最疯狂的冲劲已经过去,彼此都已经能释怀。张佳乐只是不知道如何跟邹远表明——只依靠语言并不够有力,更多的是需要更加让邹远信服的方式将嵌在他心头的那根刺拔掉。
       
        他喜欢邹远什么呢?
        张佳乐有时候会这么问自己。
        他并不缺少邹远这样的粉丝——即使邹远走得比他们都远的多。他是个颇有些浪漫主义的人,相信一见钟情,不过说实话,在他和邹远身上,不存在一见钟情,甚至连耳目一新的感觉都没有。
        那又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大概……是因为转头的时候,总会看见背后有那么一双眼睛,带着执着的光芒,有那么一个人,一点一点不紧不慢地追逐着他的背影吧。
        执着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有效的手法,张佳乐恰巧不在此列。受过伤的人难以打开心扉,却也比任何人都渴望对方先于自己的毫无防备地付出——那是选择权,和无条件伤害的权利。
        张佳乐不怀疑以邹远的性格,如果他选择移情别恋,邹远会默默无声地从他的世界里面退出,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去尝试。
        如果说张佳乐是邹远一路前行的目标的话,那么邹远何尝不是张佳乐深陷低谷时的拯救者呢?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走到了一起啊。
        张佳乐慢慢地笑了起来。
        “小远,想喝酸奶吗?”
       
        【10:30 P.M.】
        “晚安。”
        “晚安。”
        抱着邹远沉入睡眠之前,张佳乐悄悄地撑起身子,在邹远最为敏感的右耳后轻吻了一下,换来怀中的人仿佛中了僵直弹的僵硬状态。
        几秒钟之后,他们就着熄灯后的黑暗,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没有不顾一切的疯狂,也没有狂风暴雨的击打,只是平平淡淡的,像是溪水在山间汇集,在密林中潺潺流淌。
        这大概就是他们能够想到的,爱情最美好的样子吧。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