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盖咕哒】《人类观察》03

依旧进度缓慢,终于写到了这个一开始想要写的梗……
ooc与私设齐飞

=====================
04
        藤丸立香在哭。
        这是盖提亚站在床边许久之后得出的结论。虽然藤丸立香并不习惯有人入侵她的私人领地,尤其是卧室这样的充满着个人标记的空间,但无奈形势所迫——哪怕魔术工房和结界已经近乎无解,以盖提亚的那种为求万全的性格也不会允许任何一点的纰漏存在——这和他曾经一步步推演的计划不一样,他没有将每一刻的意外都抹消的余力,藤丸立香也曾用她的行动证明了哪怕是那样的推演也存在纰漏,存在着无可破解的弱点——并不是因为藤丸立香的强大,而是因为她的弱小,弱小者并不完全按照强者的思维行动,恰恰是这不理智的行动,才是理智者无法理解无法预料的意外。
        连盖提亚都不得不承认棋差一着的不足。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但是以他的视力来说算不上什么大的问题。
        橘色头发的少女蜷缩在床上,有透明的液体顺着紧闭的眼角流下。枕头上已经沾湿了一大片,留下一滩暗色的痕迹。
        大概这就是人类所谓的梦境了。
        盖提亚这么想着。梦境不存在于他的身上,因为他不需要睡眠,所以他也就无从知道梦境究竟是怎么样的色彩。梅林不曾光顾过他,但是从他的魔术性质来看,大概就是像幻境一样的东西吧。不管是怎么样的色彩,都不会在现实当中留下丝毫的痕迹,像是门前流过的水,长街上融化的积雪,指缝间漏走的沙粒,都不会回来,所以也就没有意义。
        不过要盖提亚想要知道梦境的具体内容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为梦境的内容已经主动地送上了门来——那些场景在他的脑海当中同样一闪而过。
        梦境的背景是无限星辰,白发的男人漂浮在半空中。
        创造他的人,他的上一任主人,走向了灭亡。
        可他只是所罗门王创造的使魔,虽然在漫长的岁月里面兑现了王的千里眼所看到的他终将获得的强大力量,在理解了人类存在之后终于成为了全知全能的人王,但是——
        就像是他的上一任主人那样,他没有感情。感情不包含于全知全能这个集合。所以此时他只有疑惑。
        挫败了他用3000年编制而成的人理烧却的御主,居然会因为这种区区小事情在睡梦里面哭泣?
        可是就这个懦弱,胆小,脆弱的小姑娘挫败了他的计谋。
        他想起他近来闲来无事的时候,在藤丸立香书架上看到的书籍。银发的老人摸着救世主乱蓬蓬的黑发告诉他,打败邪恶的东西,是爱,与勇气。
        勇气。
        爱。
        盖提亚不明白人类为什么会为这样的故事感动——应该说是人们为什么会因为那些固执而执拗的凭着好运而赢得胜利的虚幻人物而感动。
        爱是让人愚蠢的东西,过剩的勇气也是同样。
        故事的确是个好故事,但缺失了核心思想的故事还是索然无味。
       
        盖提亚低头去看藤丸立香。
        明明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还是在痛苦吗?所罗门的死亡是打从他出生起就被决定了的必然结局,过了这么久藤丸立香还是没有认清这个事实吗?
        愚蠢!
        盖提亚伸出手去。
        抹消罗玛尼留存在藤丸立香脑海中的一个拷贝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至于这个拷贝是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个体中留存的关于那个人的最后一份拷贝,说实话这不是盖提亚会有所顾虑的东西。
        时间能够带走很多东西。目睹了所罗门的死亡的盖提亚知道,哪怕强大如所罗门王,也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是会被时间带走的芸芸众生当中的一员。
        盖提亚并不为必将逝去的东西而有所停留。让他停留的是能够让他抓住的东西。
       
        魔术并不会有痛苦,哪怕有痛苦,也只需要,一下。然后就不会再有悲伤,也就不会有哭泣了。
        这是最好的结局。
        那个男人走的干脆,也没有肖想过任何人会因为他的离去而悲伤。王第一次死去的时候,也只是嘱托他要守护好这个世界。
        守护好这个世界,不让一个人因为那个男人的离去而悲伤,这大概也算是这命令分内的东西吧。
        他是全知全能的人王。这些符合他的价值判断。
       
        可就在指尖即将碰到御主光洁的额头的一瞬间,像是觉察到了危险的临近,那双眼应激一般地睁开。明明眼神都没有聚焦,可是——那么恐惧,像是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而暴起的孩子。
        “不要——!”
        手停住了。留下堪堪一寸的距离。
        明明那么痛苦,为什么不愿意呢?
        藤丸立香的眼神从迷蒙到清醒用了一点点时间,还未睡醒的声音带着沙哑:“盖——提亚?”
        顿住的手顺着刚刚的架势继续伸出,摸了摸她的头顶。原先下定的主意已然放弃。如果藤丸立香不愿意的话,盖提亚不会勉强。他不明白有些人沉湎痛苦折磨身心的感觉的原因,但是同所罗门王一样,他习惯了去回应人们的请求,如果有的话:虽然在漫长的岁月里面,这个习惯并没有太多的施展机会。
       
        藤丸立香扑上来的动作毫无预兆。身体被抱住了,隔着一层衣物相贴的身体在剧烈地发抖,像是一片在秋风中苦苦支撑的叶子,在枝头哗啦啦的摇摆,下一刻就要凋零。
        “我又梦见医生了。不管怎么样我都救不了他。”微凉的液体顺着后颈从脊背滑下,“他为什么要上战场呢,好好的辅助,就好好地呆在后方做后勤工作不好吗?”她只是用虚弱的声音低低地说着,全然不顾她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导致了罗玛尼·阿基曼死亡的元凶。
        “那是命运。”盖提亚的声音没有起伏,他伸手拍了拍藤丸立香的后背,人类的情感并不能感染他,“一味沉湎于过去的话,你是不能前进的。”
        少女环绕在他身上的手收得更紧了一些,像是要从他身上攫取极度匮乏的安全感。
        拥抱能够带来安全感吗?至少以盖提亚的认知来看,不能。尤其是与宿敌保持着这样的危险的距离,不论何时都是不明智的举动。
        但现在盖提亚是藤丸立香的从者。在意识到别的之前,他已经开始思考应该如何应对的问题。
        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盖提亚没有拒绝藤丸立香的要求——在这种事情上拒绝御主的要求是没有意义的,拥抱是一种索求的行为,藤丸立香需要他做出回应。
        所以他同样拥抱了那个少女。这是潜藏在王所设计的这具躯体当中的某个本能一般的存在,不经理智地思考而做出的举动。怀中的纤细的身体还在剧烈发抖,伴着大哭之后不规则的抽气时的震颤。
        盖提亚等着藤丸立香恢复情绪。
        不多时,似乎终于从拥抱当中获得了足够的安全感,藤丸立香趴在盖提亚的肩膀上重新进入了梦乡。
       
        这和盖提亚近来认知的藤丸立香并不一样。应该说是相去甚远。
        盖提亚见过她擦拭着放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最容易拿到的位置的枪械时候那种沉默却带着攻击性的眼神。手枪是Assassin卫宫留给她的魔术装备,并不需要一般枪械的保养,与其说是擦拭,倒不如说是藤丸立香借着擦拭这件魔术礼装的动作在运用大脑,制定着什么计划,做着什么打算。
        盖提亚也见过藤丸立香站在讲台上的样子。老师是真真切切适合她的身份。她只是站在那里,就着曾经从与当事人的谈话中了解到的东西侃侃而谈,就自然而然地给她镀上了一层宛如大仲马小说中带着万贯家财归来的基督山伯爵那样深不可测的神秘感。
        那真的是仿佛有着特殊功能的自律型魔术礼装的气场,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她的身上。
        不管是那一面,藤丸立香都在用一点都不软弱的实际行动证明她的冷漠,她的成长。
        那又为什么要哭?
        盖提亚发现她越来越理解不了藤丸立香这个人。
       
        tbc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