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花事》 01

私设与ooc齐飞。
========================================================
花事
ONE
      人们说,天才的成功之中包含着99%的汗水和1%的运气。邹远不是天才,但是他可以用100%的努力与2%的运气来做到他能够做到的最好。
他做到了。

      第十五赛季完结的最后一幅画面,定格在了百花战队众人举起冠军奖杯的那一瞬间。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五赛季,百花折桂。
对于百花战队来说这真的是一个迟来了太久的冠军。他们曾经数次立于总决赛的赛场上,却总是屡屡与象征最高荣誉的冠军奖杯失之交臂令人扼腕叹息不已。
而这次,他们成功了。
      冠军,百花战队。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向了百花的第一任队长,十一赛季为霸图拿下决胜一战的张佳乐。尽管将早在十二赛季结束后就已经退役的张佳乐重新推上风口浪尖往一些人伤口上撒盐的行为确实是极其不人道的,但是张佳乐,百花,冠军,这三个词汇连在一起总有一种不言而喻的话题感。
      新科冠军的胜利光辉总需要一些人的黯淡来奠基,而张佳乐不过也只是无辜中枪的一个。
     “张佳乐前辈一直都是百花的好队长。”百花副队长邹远接过话筒,清晰地说道。尽管邹远平日里面总是给人一种腼腆而温和的大男孩的印象,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说不出的严肃而坚定。说完这句话,邹远停顿了一下,假装没有注意到百花战队新闻官难看的脸色,搭在桌子上的手无意识地握紧试图止住那种被全场注视的不适感觉。他深呼吸一口,继续用尽可能平稳的声线说道:“张佳乐前辈于百花的意义,就好像是叶修前辈于欣兴,韩文清前辈于霸图一样。有了前辈的努力,才有了百花。百花不会忘恩负义,前辈对百花的贡献不可磨灭。”他露出一个他招牌式的腼腆微笑,“所以他一直都会是百花的好队长。”
      一时间台下竟没有一人说话。仔细想想,如果没有叶修韩文清张佳乐等一干一期二期的选手熬过了荣耀职业联赛最为艰苦的开头三年,为各家战队奠定了发展起来的基础,那么荣耀现在未必能有这样在电子游戏当中如日中天的地位吧。
      “我觉得,邹远说得对。”于锋看了一眼已经因为漫长沉默有些开始抑制不住发抖的邹远,带头鼓起掌来。
     掌声雷动。

     结束了新闻发布会,客场作战的百花草草庆祝了一下,早早地回了宾馆,准备明天的回程。当然这之中不包括于锋和邹远。这个时候,他们悄悄地出现在了离宾馆不远的一家咖啡厅之中。
   “刚刚真是谢谢锋哥了。说真的我吓坏了。那时候真的是一时冲动,感觉自己要坏事。”邹远舀起一勺蛋糕放入口中,看着于锋搅动着手中的咖啡,苦香的味道伴着袅袅白烟蒸腾而起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弥漫开来。
     “没事,我觉得,你说的确实挺有道理的。也确实……说的很好。”于锋笑了笑。不管身为队友兼搭档多少年,于锋都不太能够理解邹远对于甜品的那种异乎寻常的执着。他停了停,“不过我还在蓝雨的时候,倒是听说过你和张佳乐前辈关系不太好的传言。”
     “唐昊那家伙,每次都这样随随便便乱说。”邹远笑了笑,似乎是对友人的心直口快颇为无奈,“哪有的事情。我说过了,他是个好队长。”

      邹远是第七赛季的时候被俱乐部从百花训练营中选拔入队的。很多人会因为同期的孙翔的刚出道便封神的惊艳表现以及第八赛季唐昊撑起一支百花战队的强势发挥而下意识地忽略他。甚至相较于江波涛,邹远似乎也是略逊一筹。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邹远在训练营之中的成绩,其实比唐昊还要更胜一筹。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以弹药专家为核心的百花战队的训练营,一个新人弹药专家想要出人头地有多少难——尤其是那时候的张佳乐尚在当打之年,距离职业生涯的末端绝对还是有相当距离的。这大概也能解释以唐昊那种自视甚高的性子,能够服邹远那样一个温吞队长的奇怪现象的原因。
     不过话说回来,邹远和张佳乐当年的相处时候的气氛大概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张佳乐以百花队长身份出现的时候大多是严肃甚至有些严厉的,对于那时还是一个新人邹远来说,他的要求似乎是有点过高了。尤其是每次邹远低着头一言不发挨训的样子,实在是可怜到老队员都看不下去要为他说话。
     但是每次有人试图安慰他的时候,邹远总是笑笑说:“队长说的没错啊,是我做的不好。”

     其实在报道那天前张佳乐就私下找过邹远了。约见的地点不甚正式,是在张佳乐的宿舍里,张佳乐也没有他作为百花队长的严肃,只是简单地问候了他一句,然后让他在网游里面和一个叫战斗格式的战斗法师打了一场。
      邹远赢了,但是赢得并不轻松。前半程被战斗格式在光影缭乱之中硬生生地撕开了一道缝隙近身带走了小半条的血,但是后半程邹远的打法颇有些绝地反击的意味,更像是本能的反击。没有百花式打法的绚烂,而是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地用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赢过了战斗格式。弹药专家和低调的打法似乎天生就是一对反义词,但是邹远的战斗风格却意外给人这样一种怪异而协调的感觉。
在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荣耀的时候邹远转头看了一眼张佳乐,从后者的眼神之中寻觅到了一丝惊喜,但是更多的是思考。
    “百花需要的不是一个仅仅像张佳乐的弹药专家,百花需要的,是一个能担当得起战术核心的弹药专家。”看到邹远探寻过来的眼神,张佳乐严肃地说道,然后随即,他笑了笑颇有些得意的样子,“不过,打得不错。”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才的成功是由99%的汗水与1%的运气奠基的。虽然不是人人都有叶秋那个老家伙的天赋,但是邹远,我相信,你可以用100%的努力与2%的运气,做到你的最好。”
     直到现在邹远还记得张佳乐那时捏在他肩上的手有着怎样的力度与温度,那是一个前辈将他对于胜利,对于冠军的信念并着对于后辈的无限期许都借由那相触的肢体传递过来。
     重逾千钧。
    “不过,作为队长,我可是很严厉的,到时候被我骂了可别哭鼻子啊。”
      邹远一下子没绷住 ,笑出了声来。张佳乐一直都是那样一个人,像是光源一样明亮闪耀,吸引着从夹缝边开出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花。

    “后来我无意间看到过前辈的战术笔记,其实他真的有思考过双弹药的组合的。”邹远把叉子戳在蛋糕里,却迟迟没有吃进一口,“如果当年前辈在第八赛季没有退役的话……这套战术大概就有机会付诸实践了。”他沉默了一下,大概是觉得这番话说的不太妥当,“啊锋哥我不是说和你搭档不好,就是单纯有点……”他有卡了一下,似乎是有点找不到词来形容。
于锋只是很平静地抿了一口咖啡,作为多年的搭档,他还真的不至于和邹远因为这一点小事情过不去。“没事。我懂你的感觉。确实……挺遗憾的。”
     邹远看向窗外,晚上将近十点半,经过这附近的人并不多,偶尔有几个,也是行色匆匆。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人,邹远遥遥打了个招呼。
      微微昏暗的黄色灯光在他微笑着的脸上投下一片名为温柔的阴影。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