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花事》03

考前最后一次更新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01   02
=================================================
        花事
        Three
        一份感情从崇拜逐渐变质是一个量变的过程,而从崇拜到爱却是一瞬间的质变,就好像是蝴蝶破茧飞向天空的那一瞬间。
       
        邹远有这一张看起来很乖的脸。这句话的意思是,邹远长得很显小。明明是175的身高并不算矮,但是总给人一种青涩稚嫩的错觉。
        “真是的我跟你讲,夏休期时候我妈带我去参加朋友的婚礼,结果那个阿姨开口一句‘你儿子好可爱啊,上大学了没有啊。’”十五赛季还没开始的时候,邹远来到俱乐部,刚放下行李就和正在整理宿舍房间的于锋吐槽起来。“我能说啥?啊对不起阿姨,我24了?那画面想起来就很美好么。”邹远一脸生无可恋表情地拿过了于锋手中的抹布,“说真的队长,这样子擦不干净的,要往一个方向擦才能把灰都擦掉。”一把擦过去,原本还是浅蓝色的抹布瞬间染上了一层浓浓的黑色。“这灰也积得太夸张了一点吧……”
        于锋只是笑了笑,拿过抹布去清洗,顺便拍拍邹远的肩:“哦这样啊,那……不如宿舍小客厅的打扫就——交给你了?邹小同学?”故意拉长了尾音突出最后的称呼。
        “没问题,”邹远拉开行李箱的拉链,“我把自己的房间打理好就去。”邹远也不恼,吐了吐舌头。
        于是曾信然回俱乐部报道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们的副队长正拎着扫把在宿舍小客厅里面扫地的画面。
        “哈哈哈知道副队你这样子让我想到了啥吗?”曾信然毫无来由地就狂笑起来。
        “你又看啥了?”邹远清理掉扫出来的垃圾,将扫把顺势搁在一边。
        “哈哈哈副队你可是在妹子们最想嫁的选手排行榜上榜上有名哦~”曾信然说着就翻出手机给邹远看。
        “哈哈。”邹远干笑两声,目光却又被近旁的另一个名字所吸引。
        张佳乐。
        虽然已经退役两年了,但是前辈还是那么受人欢迎啊。
        邹远的思绪不由得飘回了第七赛季,那个每次擂台赛最后一个上场守擂的背影。
        聚光灯下的身影那么孤独,又强大得好像是能够撑起整个世界。
        时间的流逝从记忆里面洗掉了很多很多东西,但是那个背影却固执地留在了记忆里面,一刻不曾缺席,就好像那些他教他的东西一样,陪伴他走过了有他和没有他的很多年。
       
        那是第八赛季的某一场比赛后,百花客场挑战皇风成功,赛后唐昊拖着邹远试图去放松一下,最后结果却是以唐昊莫名其妙被邹远拖进了一家咖啡厅作罢。
    点单落座以后,两人突然听到邻座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声音。
        “你这样子……可不行啊。”
        “什么不行的,大眼儿你看,哥这不是好得很嘛。”有轻轻的勺子碰到杯壁的声音传来。
    “再这样下去,嘉世迟早会完的。”
        邹远悄悄探出头,然后做了一个“王杰希”的口型。然后他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
        今天?B市?似乎是微草主场迎战嘉世,结果是什么来着?
        “这打的也太差了点。”唐昊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敢让邻座的两位大神听见,然后将手机递给邹远。
        微草8-2大胜嘉世,斗神巅峰不再。
        “真是胡扯。”邹远将手机从桌子上推回去,“唯一那两分还是守擂的叶神拿到的,这媒体也太没长眼睛了吧。”
        唐昊正要说什么,就听到邻座两位大神的话题一转。
        “百花的比赛大眼你看了没有?”
        “这里不能抽烟。”王杰希并没有回答问题,然后声音停顿了一下,应该是去阻挡叶秋拿烟的手了,“总的来说不错。”被这样发大神肯定当然是令人高兴的一件事情。
        “那个小弹药专家怎么样?”突然被点到名的邹远没来由地一阵紧张。
        “你也有感觉吧。”王杰希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将问题反抛给了叶秋。
        “就是张佳乐的翻版。”叶秋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第七赛季。”
        “他这还真是用心良苦啊。”王杰希表意不明的感叹了一句。
        “可惜那家伙退役了,否则搞不好小邹真的会成为第二个没有新秀墙的奇迹了。”
        “你对那个小新人这么上心?”王杰希的尾音有些许的上扬?也许是多年老友之间的调笑?
        “呵呵,哥对新人,那都是极好的。”叶秋的声音懒懒的,“毕竟,那可是他们的未来了啊。”
        “衷心劝告一句,好好看着你的队里面吧。别到时候连这些小辈都比不过了,那也未免,太丢人了。”
        “呵呵,知道啦大眼,哥可还想再多打几年荣耀呢。要打败哥,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后面的事情邹远记不清楚了。
        但是直到很久以后邹远一直记得那两人的对话,知道他终于明白当初王杰希和叶秋的话是什么意思。
        ——是张佳乐的翻版。
        ——第七赛季。
        不是第三赛季的张扬第五赛季的疯狂,而是第七赛季的担当。
        撑起整支战队。
        那是你们的未来。对于每一个联盟老将来说,这就是对后辈的无限关爱,哪怕是嘲讽如叶秋,沉静如王杰希,活泼如张佳乐,谈起后辈的时候都有那么些相似。
        一样的神情,一样的期盼。
       
        ……后来?
        后来,浑浑噩噩的第八赛季过去了,于锋的转会,交到自己手中的花繁似锦,重新擦去尘埃的落花狼藉。
        时间似乎是兜兜转转回到了很久之前。然而旧瓶里终究还是装了新酒。百花的弹药和狂剑,终究也不再是那一对弹药和狂剑了。
        可是那种随着传承而来的精神,却会与百花战队一起,走的更远。
        就连冠军也不会是这条路的终点。
      
        像是为了印证于锋的猜想,邹远对着上来的方向小心地打了个招呼。
        “哟呵,新科冠军嘛。今天打的不错。”张佳乐笑着走到邹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顺势就着站着的身高差揉了揉邹远的头发。
        “前辈好。”于锋保持着一个礼貌的微笑。
        “哈哈晚上好,恭喜了啊。”张佳乐笑道。“哦对了,大孙让我转告你一句,你小子打的不错,对得起落花狼藉。”
        到底时间也已经很晚了,三人没有在咖啡馆待多久便离开了。于锋回战队统一订的酒店,而邹远跟着张佳乐去他住的酒店。
        张佳乐和邹远的关系,于锋是知道的,心照不宣的心知肚明。
        有些事情没必要去说破,反而让所有人尴尬。
       
        张佳乐住的不远,走过去的时候两人交换着自己对于刚刚结束的总决赛最后一场的看法。6月的空气里面已经有了些许闷热的燥意,街上少有行人经过,只有两个人的脚步提提踏踏。
        “乐哥。”邹远突然叫了张佳乐一声。
        “嗯?”
        关于称呼的事情邹远着实和张佳乐别扭了很久,叫队长怎么说都有点不合时宜,可是叫名字也别扭,最后只能折中选了个叫法。
        “你还记得十一赛季总决赛那天晚上么?”
        张佳乐没有说话,他只是露出了一个宠溺的微笑,然后趁着夜色的掩护与邹远交换了一个拥抱。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