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花事》04

依旧私设与ooc齐飞
考完第一更……希望晚些还能再出一更
01 02 03

=================================================
        花事
         FOUR
        “他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我们自作多情地把百花和张佳乐画上了等号。”很久以后张佳乐才从别人口中听到了这句话。
        这一点都不像是邹远那样的人能够说出的话,没有恨意,满满的都是倔强,像是丢失了最重要的玩具却又忍着不哭的孩子。
        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他忘了。
        大概……和十一赛季总决赛那天抱住那个站在雨中的大男孩的时候一个感觉吧。
       
        十一赛季总决赛在灯火辉煌之中落下了帷幕。一场数年不见的大雨就这么不期而至。
        脚步踏过比赛场馆为选手预留后巷,手中的伞只能说是略略尽尽人事,冰凉的雨水漫过脚面,顺着裤管向上攀升,将被浸透的织物牢牢地贴在肌肤上。张佳乐索性收起了被暴风刮得变形的雨伞,准备跑两步赶回俱乐部就算完事。
        “……邹远?”被遮天盖地的雨丝模糊的视野里面跳入了一个身影。张佳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转手撑起伞。不期然听到自己名字的邹远怔怔地抬起头,用了好一会儿才将视线聚焦在张佳乐的身上。
        “队……”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语嗫嚅了一下又被吞咽了下去。扩散出去的音波被吞没在了暴雨声音里,邹远也不确定张佳乐是不是听到了。
        “对什么对,你没有带伞?百花的人呢?”张佳乐四下望了望,暴雨之中能见度不足五米,除了头顶路灯投出的暖黄的光晕就只剩下似乎是要吞噬一切的黑暗。
        邹远没有回答,他只是愣愣地看着张佳乐,随后跟上了一句:“恭喜夺冠……张……前辈。”声音越来越低,这次邹远可以肯定张佳乐确乎是没有听见后半句话了。
        张佳乐的确没有听见,但是他从邹远的表情里面已经看出了很多东西。
        不是失利的懊丧,而是害怕,迷茫 。
        因为害怕丢失惶急地追出来,却又对着世界的浩大茫然无措。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或者说这份惶急,有什么意义?
         大概……这就是同类的共鸣吧。
        张佳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伸出没有拿伞的手将邹远圈进了怀里。
        冰凉的,发抖的,身体。
        就好像抱住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别说什么有的没的了,这雨一时间不会停的,你先跟我回去吧。”不由分说地揽过邹远,往俱乐部的方向拖。
       
        直到被按在凳子上吹头发的时候邹远还是有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他在前辈位于霸图的宿舍里,穿着前辈的睡衣,给他吹头发的是前辈。
        前辈。队长。
        两个称呼在嘴边依次轮了一遍,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
        “我跟于锋说了,你们酒店离这里挺远的,这雨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你在宿舍和我挤一个晚上吧。”
        “嗯。”吹风机的轰鸣声中,邹远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
        “小远。”最后揉了一遍确认头发基本上都吹干了,张佳乐关掉吹风机,然后叫了一声。
        “如果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的话,你可以来找我。”张佳乐放下吹风机,半蹲下身,握住了邹远的手。
        抚触疗法是一种很古老的手段,与他人肌肤相触会带来极大的心理安全感。
        人是一种很复杂的动物。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也格外简单。
        邹远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有一点干涩:“前辈……会离开荣耀吗?”
        “会。”尽管知道邹远期待着怎么样的回答,但是张佳乐也没有违心地给出欺骗他的回答,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答案,清楚到连任何语言上的沉默都不能给人以安定的感觉。“但是……不会离荣耀太远的。”他扯起一个笑容,“不过你放心,至少在一个赛季以内,我不会退役的。”
        又是一个拥抱。张佳乐站起身,借着身高优势圈住了邹远,邹远能够感觉到温热的手掌贴在后心的位置,热量顺着相接的地方传过来,流进心里,顺着血脉流转。
        “我还等着你们带着百花拿下第一个冠军呢。”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廓,邹远浑身僵硬了一下,随即伸出双手回抱回去。
        这个姿势不仅很别扭,放在此情此景之下似乎更多了些不贴切。张佳乐像是了然了什么,他偏过头看着邹远发红的耳朵,然后低声笑了笑:“别怕呢,我明白。”
       
        “有时候真的觉得我俩关系的发展大出意料之外。”邹远低头玩着手机,偶尔瞟一眼坐在床边拿着毛巾擦头发的张佳乐。
        “喜欢一个人只要一个瞬间就够了。”张佳乐走过来,“看啥呢。”
        邹远乖乖地递上手机,转身找衣服去洗澡。
       
        【树洞】扒一扒我们公会那对弹药
        看楼主这ID大家应该知道楼主是那个公会的了吧。
        嗯,先让楼主平复一下心情。众所周知……我们大百花谷从来不缺弹药和狂剑是吧……嗯细心的亲大概已经注意到了标题的动词,对。
        好吧,言归正传。
        那好像是三年前的一天吧,那天楼主上线满世界喊人副本的时候对屋里面加进了两个弹药。
        没错这就是故事的主角,花遇大大和花缘大大。当时花缘大大一开麦声音软软的男孩子超级可爱好么。好吧花遇大大不爱说话,准确地来说,他几乎·从·来·不·开·麦。
        于是天真的楼主以为……花遇大大是个妹纸……只是因为玩着人妖号所以才……
        然而知道真相的楼主眼泪掉下来。
        啊对了,叫大大的原因是因为花遇大大和花缘大大其实都是大神级的弹药,就是那种操作好还装备好的那种,大家意会一下就懂了。(「・ω・)「不过有一点,花遇和花缘的角色模型格外像百花缭乱和花繁似锦,真的,炒鸡像![图][图]
        哦好,下面继续。花缘大大上游戏的时间好像还是挺少的,大概是学生党吧,每周除了星期天多一点基本上也就每天在线个一个小时吧,但是但凡花缘大大上线的时间,花遇大大一定在!
        花遇大大的在线时间就比较多了,楼主平时上线的时候就经常在公会里面看见花遇大大喊人副本吧,抢野图boss的时候也相当积极。
        这个时候就显现出大神和我等小透明不太一样的地方了……花遇大大那是枪林弹雨里面走,片叶不沾身的典范……我等渣渣就是……对面的那群元法一打地图炮,楼主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当场扑街了……
        啊说远了。
        刚刚看楼上有人问楼主花遇大大不开麦是怎么知道花遇大大是汉子的……
        嗯,那是某年某月某日的一个晚上,楼主和花缘大大以及另外三个小伙伴在刷个75级的本。本不算是特别难吧,反正就是花缘大大一个人输出,楼主和小伙伴在划水这样子……
        那个时候楼主已经和花缘花遇两个大大比较熟悉了,楼主就顺口说了一句怎么没看见花遇大大。
        然后花缘大大开了麦刚想说话,就听见他那边有个男人在说话,问他要不要吃芒果。真的,声控福利!
        然后花缘大大就应了一声“好诶~”真的那个波浪号不是楼主脑补的,就是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花缘大大冒出了粉红色气泡。
        然后这个时候花缘大大才想起来还没有回答楼主的问题,他啊……在削芒果啊。
        wait!花缘大大你说了啥!
        于是之后出现了如下对话:
        ——还没打完啊,我喂你?
        ——算了算了,我帮你打,你慢慢吃吧。
        然后……然后楼主就看到花缘的风格完全变了个样好么……对……就是花遇大大的打法……别问楼主怎么知道的……他们两个风格差别太大。
        然后……就好像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楼主发现……花遇大大对花缘大大何止是关系不错啊,简直就是宠好么!
        默默被塞了一大口狗粮的楼主表示她要去静一静!
        [花遇和花缘在约会圣地看风景.jpg]
        [花遇和花缘吊打隐藏boss.jpg]
       
        啊有人问楼主两个大大操作有多好?这个楼主真的不清楚……毕竟楼主看职业联赛就和看放烟花一样没什么区别。
        ……
       
        贴子很长,零零碎碎地记录了好多事情,张佳乐划动手机屏幕将贴子翻到了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百花夺冠了啊啊啊啊!楼主要下去跑两圈!!!!!
        以及附上最新截图[花遇和花缘站在主城角落.jpg]
       
        张佳乐关掉手机屏幕,转头看了一眼并排摆在桌子上的两台电脑。名为花遇的弹药专家抛动着手中的手雷,眼神带笑。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