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花事》05

终于赶完了
私设与ooc齐飞,战斗什么的不科学求谅解
01
02
03
04
===========================================
        花事
          Five
        十二赛季的时候为了增加联赛可看性,职业联赛赛制又作了新的调整,增加了双人赛一项,胜者得2分。与此同时团队赛胜利积分增加至6分,其余不变。
        对于观众来说这当然是好事情,双一组合,新双花,双鬼,以及剑与诅咒组合究竟孰强孰弱的争论一直高挂榜首。但是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新的赛制意味着更加多而复杂的战术安排,保擂台还是保双人?不同的战队有不同的解答。
        百花第十二赛季的开局不算坏。反观霸图,则显得有些吃力。韩文清与张佳乐已经明确表示本赛季完成新老交接之后便将退役,而从训练营内选拔的新人或多或少还有些经验不足。
        当然还有一个话题无可避免地被粉丝们提上日程——
        张佳乐退役之后,百花俱乐部是否会将百花缭乱这一标志性角色购回?
        虽然两家俱乐部都没有表态,但是毫无疑问地,百花缭乱作为中国荣耀职业联盟的第一弹药专家的名号一时间是邹远与花繁似锦无法动摇的——尽管后者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百花缭乱与花繁似锦似乎总还是差了一场宿命对决来证明这个问题。
       
        “乐哥,你会希望百花缭乱回到百花吗?”上半赛季百花客场挑战霸图成功后,邹远悄悄在选手通道里面问道。
        张佳乐只是笑着揉了揉邹远的头:“以后的历史,是你们来书写的了。百花缭乱,会由适合它的主人继承。”
        “你不应该生活着谁的阴影里,你就是你。”张佳乐搂过邹远,“走吧,乐哥带你去吃东西。”
       
        “退役之后乐哥你希望去做什么?”邹远一面与手中的海鲜奋斗,一面问道。
        “手当心一点。”张佳乐颇为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我觉得去联盟工作挺适合我的,老冯已经跟我在联系了。”
        “挺好。”邹远虽然祖籍是沿海城市,但是常年在K市呆着,对付起海鲜时着实有点笨手笨脚。
        “当时为什么不就近去S市呢?或者H市其实也不远。”张佳乐抓过旁边的一只虾开始剥。
        “因为……”说到这里邹远颇为腼腆地笑了一下,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是乐哥的粉丝啊。诶诶?”
        “吃吧吃吧。”张佳乐将手中的虾递到邹远嘴边,“小远我觉得你还是当心点手比较好。”
        “嗯嗯……”邹远胡乱地应了几句,“当初乐哥怎么会想着去k市的?我记得乐哥不是k市人吧。”
        “这个你也知道?”张佳乐着实吃惊了一下,虽说选手的资料大多是公开的,但是关于他不是K市人只是在k市长大的事情他好像确实没有和孙哲平以外的人说起过。
        “知道啊,混论坛的时候看见乐哥你的粉丝说的。”邹远奋战许久终于解决了手上那只,他想了想,四下飞快地看了一眼,递到了张佳乐的嘴边。
        “你混论坛?”张佳乐嘴里塞了东西说得有点模糊不清。
        “啊对啊……总有那么几个男生喜欢看论坛的嘛。”邹远的尾音稍稍转了转,颇有些撒娇的意味在。
        “其实不是看论坛而是小远你跑进了什么奇怪的版面吧。”张佳乐用手腕推了一下挂下来的头发,说道。
        “啊……有什么……奇怪的嘛?”邹远似乎有些没有在同一频道上,“不是……挺有意思的嘛。后来成为职业选手忙了就看得少了。有时候从别人笔下看见自己的生活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啊。”
        晚风吹过,隐隐带来一缕海的咸味。
        “其实……其实乐哥你要退役……还是很难过的。”沉默了一下,邹远话锋一转。
        “难过什么,又不是不联系了。”张佳乐喝了一口饮料,“老冯的意思嘛大概是让我去裁判组,到时候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会多一点。”
        “那就,没有并肩作战的机会了。”邹远的声音低低的,他垂下眼睛,灯光在他脸上投下两片小小的阴影。
        张佳乐一怔。
        “总有些遗憾嘛。”张佳乐只能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奈何也腾不出一只干净的手去安慰一下钻牛角尖的恋人。
        “也许会有机会的呢?”张佳乐只能这样安慰了邹远一句。
       
        也许真的是上天眷顾,12赛季全明星,在新增添的随即抽取职业选手2v2的环节当中,邹远和张佳乐有幸被分到了一组。
        “你看我说吧,肯定有机会的啦。”上台之前,张佳乐笑着对邹远说道。
       
        唯一一次,花繁似锦与百花缭乱并肩而立。对面是卢瀚文和黄少天的双剑客组合。
        地图是一张罗马斗兽场残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目了然,但是可供枪系躲避的障碍物也不少。
        在看见夜雨声烦和流云的一瞬间,各色光影已经糊满了整个屏幕。黄少天与卢瀚文的反应不能说是不快,夜雨声烦与流云各一个迎风一刀斩对百花缭乱形成掎角之势。
        然而就在技能释放的一瞬间,一枚毫无预兆的爆缩式在之前的光影里面炸开。巨大的气浪打断了夜雨声烦与流云的攻势将两人狠狠地掀翻出去。
        百花缭乱迅速地更换着弹夹,一时间各种特效子弹出膛和换弹夹的咔咔咔的声音不绝于耳。纷纷炸开的手雷之间,原本没有威胁的光幕可能会突然有一颗闪爆弹炸开,原本只是遮蔽视线的烟幕可能暗藏了一颗定时手雷。
        他们明明是第一次在职业赛场上合作,却又默契得像是多年的老搭档。
        说起来这样的局面确实对于近战职业不太有利,本来就不熟悉这套双弹药的打打法,近战有限的攻击距离与无法贴身的窘境又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实力的发挥,蓝雨的双剑客组合逐渐处于劣势眼看无法挽回。
        然而黄少天不负机会主义者之名,在一个衔接的断裂,夜雨声烦突然一个三段斩企图绕过挡在前方的百花缭乱攻击后方处于收招僵直视线被遮住的花繁似锦。
        迎风一刀斩的起手实在太快,要准确的阻挡只能够靠意识和感觉,然而黄少天出招的一瞬间张佳乐恰好打空了一个弹夹,能够打断技能的手雷又处于冷却之中,似乎阻挡住夜雨声烦攻击邹远已经不可能。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大概是飞枪退开距离,然后再用控场类手雷打断夜雨声烦对花繁似锦的攻袭。
        然而百花缭乱没有退,他只是丢下一枚普通手雷,随即横移一步。然而正是这一步改变了局面。
        百花缭乱新更换的冰弹打在夜雨声烦身上的时候他还处于先前手雷的短暂僵直之中,手雷的时机卡得相当准确,恰巧是迎风一刀斩技能结束,而三段斩还在操作准备释放的一瞬间。
        僵直延长,特效触发。百花缭乱依旧坚定地拦在花繁似锦和夜雨声烦之间。
        花繁似锦的爆缩式随即赶到,落在百花缭乱脚下的手雷顺势将夜雨声烦和赶来补刀的流云一齐掀翻出去。
        双方的血量稳步下降着,但是总的来说,双弹药的血量要更多一些——那是在开场时候建立的优势。
        最终流云成了最先下场的角色,随后是夜雨声烦。而百花缭乱和花繁似锦各自还余下了5%和6%的生命。
       
        “这样之后,你是不是就不遗憾了?”全明星散场的时候,张佳乐低声说道。
        回应他的是邹远悄悄握住他的手的手。
        他回握了回去。

        也许我的话语并不足以许下让你安心的承诺,但是我可以用行动让你绝对安心。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