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花事》06(END)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01 02 03 04 05
=====================================================
        花事
              SIX
        十四赛季的时候,邹远首次被选入国家队参加第三届荣耀世界邀请赛。
        时间流转,国家队的队员像是割过的韭菜,换了一届又一届。第二届世邀赛半决赛惜败英国队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转眼第三届世邀赛已经拉开了帷幕。
        “叶修因为工作繁忙暂时脱不开身,所以这次将由我担任国家队的领队,由江波涛担任队长一职。”刚刚退役的王杰希站在投影屏幕前淡淡地说道,“本次叶修将担任国家队特别顾问,通过网络给予我们场外援助。他的原话是……嗯……我们不说了,下面开始正题。”
        邹远坐在会议桌上,隔着一段距离遥望着台上指着投影侃侃而谈的男人,有点走神。画面上播放着的是欧洲荣耀联赛半决赛法国队对阵德国队的比赛,德国队的战法枪炮组合锐不可当,而法国队双弹药加神枪的组合落下的子弹与手雷的风暴绽出绚丽的光影。
        如果当初他没有心灰意冷地离去,那么不久后的一天,我们会不会一起站上那个闪耀的巅峰舞台?
        “别走神。”一同入选的于锋推了推邹远的胳膊肘,“王队看过来了。”
       
        中国队的实力绝对不算弱,但是整个世邀赛的进程绝对算不上一帆风顺,这支几乎以五期生以后的新生代力量组成的队伍凭借着稳扎稳打的发挥闯入了总决赛。
        总决赛,中国队对阵老对手韩国队。早在第一届世邀赛的时候,韩国队就给中国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最终的总决赛上,凭借着散人神枪组合出其不意的精彩发挥,叶修凭借其强大的技战术与丰富的经验站到了最后。邹远记得那个时候坐在台下看着国家队捧起冠军奖杯那一瞬的感觉。
        “你也能做到的,只要你想。”后来邹远和张佳乐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张佳乐笑着对他说。
        你也能做到的,只要你想。
       
        “诶哟,大家精神不错嘛。”西装革履的男人推开国家队休息室的门,笑着说。
        “叶神。”“老叶。”
        “嘿嘿嘿,决赛嘛,哥肯定是不能错过的。”叶修相当随意地脱下外套西装搭在臂弯里。“哥看好你们,今年,冠军没跑了!”
        所有人的手交叠在一起:“冠军!”
        走向赛场的时候叶修落到了后面,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包面巾纸:“手擦擦,真是,当初张佳乐都没你这么紧张。”
        这不是废话吗……邹远伸出都是汗的手接过面巾纸,虽然这些年他成长了不少,此刻却仍然无法掩饰内心的不安与焦躁的心情。
        “哦对了,张佳乐人过来了,在下面看着呢。”叶修耸了耸肩,“哥看你技术不错挺有前途的,小朋友要对自己有信心嘛。张佳乐说他可是把他拿冠军运气都给你了。”
        “哈哈……是吗?”
        “好好努力。”叶修拍拍邹远的肩膀,“别给中国的荣耀丢脸。”
       
        “不得不说,邹远在这次世邀赛上的发挥还是极为精彩的。”在花繁似锦再次以一枚时机极其准确的闪光弹掩护一叶之秋突出重围的时候,位于演播室里面的李艺博由衷地赞叹道。
        “一叶之秋已经突出重围,与落花狼藉对韩国队的枪炮师形成夹击,冬虫夏草的圣诫之光到了!韩国队枪炮师的血量下降的很快!”潘林恰到好处地接上,“嗯,无浪挡住了韩国队的拳法家对冬虫夏草的偷袭,现在他们杀的难舍难分。让我们看看画面的另一边,周泽楷一拖二拦住了韩国队的守护天使和元素法师,好的我们可以看到,落花狼藉和一叶之秋正在朝这个方向接近,韩国队的鬼剑士选手在向拳法家的方向支援。”
        “这个局面不好说,韩国队的治疗是守护天使,板甲职业天生的高防御优势,如果要打治疗交换战术的话估计中国队会吃亏。”李艺博紧紧盯着演播室里面的屏幕,“下面就要看韩国队的魔剑士和邹远怎么应对了。”
        “不好!”谁也没想到韩国队会突然转火花繁似锦,一时间邹远的第一视角里面被各色技能的光影覆盖。
        “看来邹远那种独特的战斗风格给韩国队造成很大的压力啊。守护天使是板甲职业,又有大量减伤技能,一时半会儿很难杀死,这样子的交换对于韩国队确实极为有利的。”
        “李指导觉得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中国队肯定要尽力避免先行减员的劣势,你看,落花狼藉已经分出去支援了,总的来说……什么!”
        李艺博话未说完,场上又突生变故。韩国队的元素法师在一枪穿云的火力压制之下使用了全神贯注,后接绝对零度。
        中国队团队频道里只有一枪穿云突然放出的一个“!”几乎是电火光石之间的事情,蓝色的光华自元素法师的法杖顶端飞出,绽放,目标直指邹远。
        就在所有人都已经认为这一下绝对零度一定会命中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叮的声响,是一枪穿云的子弹打中了热感飞弹的火机,而花繁似锦神乎其神地一避竟然站在了绝对零度的攻击范围之外。
        “这这这……怎么做到的!”潘林看到这个结果也是一头雾水,“绝对零度作为元法的大招几乎没有飞行时间,邹远的这一次躲避几乎可以看成奇迹!”
        “神乎其技的操作!”

        场上的局势几乎是瞬息万变,邹远躲开那一记绝对零度连他自己也知道完全就是侥幸,那完全就是对于危机的下意识的反应,就好像是敏感的小动物感觉到天敌的靠近迅速逃开。但是他的操作没有停,爆缩式的冷却时钟又走了一轮,花繁似锦反手抛出爆缩式手雷,恰巧落在了支撑乏力的无浪的脚下,替他解了围。
        接下来的故事发生的顺理成章,邹远的发挥精彩得让身为队友的其他人都叹为观止。
        中国队再次折桂世邀赛,总决赛赛场MVP:邹远。
        颁奖的时候面对聚焦的视线与灯光,邹远难得的没有觉得什么不适,他慢慢地露出一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笑容。
        邹远知道,那个人会看到。
  ——只要你愿意,你也能做到。
  ——我做到了。
       
        “站在世界舞台的时候,我突然不怕了。”邹远一点点缩短他和张佳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彼此呼出的热气都交融在一起,闻得到彼此身上惯用的同一款沐浴露的香味。“站的一样高,就不怕不能一起面对。”更近一点,目光相对。张佳乐伸出手捧住邹远的脸,吻了上去。
        这是十五赛季百花夺冠的夜晚,在市中心的一个宾馆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也许对于他们来说,作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的日子所剩无几。
        但是,我们还有一辈子。
       
        如果我爱你,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与你站在一起。
        也许我曾弱小,
        也许我曾经默默无闻,
        也许我曾需要你的庇护。
        但我终将在风雨中独自成长,
        独自面对那些凄风苦雨,
        然后我们才能共面寒潮、风雷、霹雳,
        然后我们才能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十六赛季百花战队报道的那一天,邹远对着新加入战队的新人弹药专家说道:“曾经有个前辈跟我说过:就算你没有天才那样惊为天人的天赋,但是假若你付出100%的汗水与2%的幸运,你也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现在,这句话,送给你。”
        看着新人迷茫的眼神,邹远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愉悦的事情一样,蓦然笑出了声。

【END】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