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不疯不魔不成活》(中)

我一直觉得这篇应该用上下就能搞定……直到我写出了中……
上篇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不疯不魔不成活(中)
        荣耀联盟职业联赛第十二赛季总决赛第三场,场上只剩下了寥寥数个角色。
        一叶之秋:20%血量。
        一枪穿云:30%血量。
        落花狼藉:23%血量。
        花繁似锦:25%血量。
        虽然单单从数据上百花并没有占据太多的优势,但是考虑到狂剑士的技能在这个时候很可能出现秒杀的机会,事实上胜负极有可能突然逆转——逆转或者被逆转。
        “来了,三点钟方向。”邹远在团队频道发出这句话的一瞬,一枚烟雾弹已经悄无声息地脱手而出,落在了一叶之秋的后方。
        原本零星的枪声一瞬间变成了密集如暴风雨般的声响。子弹编织而成的的密不透风的网径直把四个角色吞噬在内。
        战斗至此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战术可言,拼的就是技巧,手速,还有经验意识。与激烈的战况产生鲜明对比的双方几乎没有下降的血量。双方似乎都变成了吝啬的守财奴,小心地让角色余下的每一丝血量都带给敌人最大的杀伤。
        花繁似锦在声光掩护之下穿过两个近战的战场,直面一枪穿云。
       
        “邹远是疯了么?”看到花繁似锦此举,职业选手席上有人发出了惊呼。
        “很聪明的做法。”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评价道,“虽然双方的职业组成都是近战远程,但是弹药专家有效杀伤技能的匮乏实际上在这样的战斗上是处于劣势的。所以,一旦花繁似锦控制住一枪穿云,落花狼藉如果解决了一叶之秋,两人夹击的话一枪穿云输定了。”
        “如果邹远拦不住呢?”
        “周泽楷的巴雷特狙击和双重控制都还在冷却,这要是都扛不住那也太看不起邹远了。”唐昊接口说道,目光却紧紧地盯着全息投影,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场上的形式正如看台上的一众职业选手分析的那样,在花繁似锦连番的控制技能逼退之下,一枪穿云被迫与一叶之秋隔开了一段让周泽楷相当不舒服的距离。在他的角度里,根本无法通过攻击援助孙翔——落花狼藉被一叶之秋挡住了。
        爆缩式落在一枪穿云的脚边,逼迫周泽楷继续操作后退。如果角色有表情的话,那一枪穿云的脸色此刻一定不好看,非常。
        血花飞溅。双方不约而同地将手速提高了一个等级,APM曲线在两秒钟之内飙出了一个极为陡峭的峰值。火花飞溅。
       
        直面周泽楷的压力真的非常大,那种极为绚丽的打法给人以像是要窒息的错觉。
        虽然看起来场上二人势均力敌,但是邹远清楚地知道他已经要失掉场上的主动权了。随着越来越多的控制技能进入了冷却,花繁似锦已经几乎成了强弩之末。
       
        “战斗没有结束之前,每一秒都有着无限的可能。”
        “你为什么不相信奇迹就会发生在你身上呢?”
        邹远知道自己不是天才,一直都不是。相较于周泽楷那种甫一出道就受到万众瞩目的被众星捧月般围绕在中心的天才,他们完完全全不一样——那是云泥之别。
        他知道他是个很普通的选手,唯一和别人不同的,大概是他真的是非同寻常的运气。虽然周围的人都说他是个很有才能的选手,是百花光明的未来,但是邹远从来不知道他的才能是什么。
        但是,他却带着他不知道是什么的才能,一路过关斩将,站上了总决赛的舞台。
        邹远一直将这归功于他绝佳的运气。
        然而运气只能给他最好的机会,他抓不抓得住这运气,就看自己的努力了。
        他努力了,他拼了,他要为所有无条件信任他的人交出一张最完美的答卷,以证明他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
        他要证明,他可以做到那个人的一句:你做的很好。
       
        5%。
        这是邹远眼里一枪穿云的剩余血量,要是放在别的什么时候这5%的血量还真不当回事,然而放在此刻确实胜负攸关的5%。如果邹远阻拦周泽楷失败,那么胜负已分。然而,花繁似锦只剩下2%的血量,大概只剩下不足两秒。两秒,够不够?
        够不够作出什么逆转局势的操作?
        够了。
        邹远用他的行动为这个问题交出了一份完满的答卷。
        三枚手雷连成一线,一声爆炸。
        周泽楷的反应不可能不快,碎霜枪口上移,子弹划出一道笔直的火线——这太儿戏了。但是台下的观众看的清楚,他的点射只是打爆了位于第一个的烟雾弹。
        如果他再谨慎那么一点点,如果他能够想起邹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张佳乐的嫡传弟子,他一定不会在此刻对这一手掉以轻心。
        因为准确地来说,他根本没看见后面的两个手雷。
      
         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这个手法是张佳乐独有的一个操作,就好像龙抬头对于叶修一样,但是这个手法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名字。自张佳乐之后,也没有任何一个玩弹药专家的选手能够做到这个操作。
        这个操作的原理其实说起来并不复杂,在特定角度下,对于对手来说只能看见连成一线的第一个手雷,通常是烟雾弹,而后方两个手雷实际上对于对手来说是看不见的, 不论是控制还是输出都是个不错的选择。难的是操作,经验意识微操缺一不可。真正要让三个手雷以一线飞出实际上是极为困难的,尤其是卡视角地一线飞出。
        拼时机,拼操作,拼感觉。
        听天由命。
        用出这个操作的时候邹远心里面也是没底的。尽管他的技术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经验意识也已经迈入巅峰状态,但是这个操作,无论是比赛还是练习,他一次都没有成功过。可是如此情况下,他只能赌。别无其他选择。
       
        ——某种意义上说你把这个手法当做拼运气绝对是有道理的。用的好的那是神来之笔,用的不好,无用操作。
        ——无路可退的时候,只有放手一搏了,还有什么办法。
        ——你为什么不相信奇迹的发生呢?
       
        那一瞬间,无数记忆涌流。然而在结局彻底揭晓之前,邹远屏幕上的画面已经变成了彻彻底底的黑白。视角上升,一片寂静。
        不够的。在手雷出手之后,邹远猛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还差一点点。
        邹远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算错了。还差一点点,就这一点点,将决定这场团队赛的胜负。
        手雷爆炸,在已经黑白的屏幕上绽开一团灰色的烟尘。
        一枪穿云的头像紧随其后地灰了下去。
        怎么……?!看到一枪穿云倒下的身影,邹远一下子睁大了双眼。
       
        “靠!”拥有上帝视角的职业选手已经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周泽楷这运气也是够差的,弹药专家那暴击概率是得有多低他都能碰上,还偏偏就是这么重要的时候。”
       
        几乎是同一时刻,另一方的战场也分出了胜负。绝地风暴硬撼伏龙翔天,一时间观众所能看到的只有疯狂炸裂的各色光影。
        更直观的是双方头像旁边的剩余血量。光影还未完全散去,一叶之秋的头像已经变为了死寂的灰色。
        落花狼藉的大招出手比一叶之秋快了半秒,半秒的差距,最终决定了胜负。
        百花,总冠军。
       
        赢……了?
        尚处在操作间的邹远面对着屏幕上跳出来的大大的荣耀,一阵茫然。
        真的赢了?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