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不疯不魔不成活》(下)

终于赶在十点之前写完了……发糖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估计之后应该还会有一些番外补充一下里面没有写出来的一些内容吧。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上篇
中篇
======================================
        不疯不魔不成活(下)
        “哗啦”一声,操作间的门被拉开了,潮水般的欢呼声铺天盖地地涌进这个狭小的空间。
        “怎么,高兴傻了么?”每个在门外的队友都带着笑容,兴奋之情饱满得像是要溢出来。
        “我们赢了?”邹远难以置信地问道。
        “赢了。我们,冠军。”于锋把邹远从座位上拖起来,然后由着兴奋的队员拖着他们的副队往外走。
       
        ——如果不知道怎么做的话,那就先给自己定一个小小的目标好了。
        ——比如做的和队长要求的一样好?
        ——哦呵,想不到你这小子志向还挺大啊,我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可以……努力啊……
        ——别那么担心嘛,我觉得这挺好的。既然你那么说的话,那就这么说定了。
        ——啊?
        ——你先打到我觉得你打的够好了为止吧。如果那时候你还不明白应该怎么做,那就到那时候再说吧。
        ——队长觉得什么样才叫是够好呢?
        ——当然是……赛季总冠军啦。
        ——如果……我做不到呢?
        ——那就一直做下去嘛,总会做到的。如果你坚信奇迹会发生,那它就会发生。哪怕是真的存在上帝,他也会为你让路的。
       
        从操作间走向舞台的短短的一段距离里,邹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竟然真的做到了。
        虽然还是觉得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不是一场梦。
        走到舞台上的一瞬间,灯光聚拢在这群胜利者身上。随队而来的百花粉丝都在拼尽一切地欢呼着。
        这个冠军,百花等了太久太久了。
        其实,这样子的胜利的,感觉真不赖。
        邹远这样想着。他的目光落在台下浸在黑暗之中的观众席,企图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然而台下的观众都只是一个模糊的小点,邹远只能向着那个大概的方向,投去一个微笑。
        嘴角上扬,那是一个可以被称之为笑的弧度。
        我做到了哦。
       
        “第八赛季的时候,曾经有赛事评论指出正是百花前队长张佳乐不负责任的退役以及之后带角色复出霸图,导致了邹副您的畸形成长历程,我们当然知道您的实力现在已经被肯定,但是毫无疑问地百花用了几倍的力量来纠正这种畸形。对于引起这一切事情的根源的张佳乐选手,您是否对其心怀怨恨?”赛后记者会,作为本场MVP的邹远毫无意外地受到了记者的点名提问。
        “心怀怨恨什么的说的也太夸张了点吧。”邹远接过百花新闻发言官递过来的话筒,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停顿了很久,才补上了另一句话,“曾经有个前辈跟我说,其实前辈都是自以为是的,他们总是自以为用最正确的方法在教导后辈。但是,他们至少教会了我们什么是正确的东西。”如果换个圆滑的选手,对于这种尖锐的问题,估计能打个擦边球糊弄过去。然而发言的是邹远,涉及的又是百花战队和张佳乐这种敏感的话题,邹远一字一句说的很仔细。
        “比如?”
        “比如……我为什么要成为一名荣耀的职业选手。”邹远歪着头想了想,说道。
        “能具体说一说么?”
        “这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吧。”邹远笑了笑,转换了话题,“总而言之,我很感谢他。他也一直会是我尊敬的职业选手。”
        “哪怕张佳乐贸然退役转会霸图的时候也这么想?我记得第八赛季的时候邹副你可是因为这个受到了相当多的指责。”那个记者不依不饶地发问着,似乎是邹远不表示出一丝对张佳乐的不满就不会就此罢休。
        “第八赛季的我的确做的不好,指责是应当的。”邹远也当真是极好的休养,面对如此尖锐的问题,还能和颜悦色地回答下来。只有于锋看到了邹远放置在桌上的握紧的拳头。“对于前辈的选择,我能理解,也尊重他的选择。也请这位记者小姐不要再执着于这个问题。你不能简简单单地把前辈和百花战队画上等号,他虽然离开了百花,离开了职业赛场,但是他所遗留下来的对于冠军的那种执着追求的精神,也会一直在百花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发布会结束后,走在选手通道里面准备离开比赛场馆的百花一众人敏锐地觉察到了邹远意外低落的情绪。他紧紧地捏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想通了什么,走到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走在邹远背后的曾信然看得清晰,自家副队没有翻通讯录,那一串号码就像是烂熟于心一样一下子被输入了拨号盘。
        然后副队就走到了一边,静静地看着手机屏幕上正在拨号的字样,等待着电话的接通。紧张地就好像是要决定什么人生大事。
        电话响了很久的忙音,久到邹远几次想要停止拨号,又几次放下了伸出的手。
        “喂。”看到电话接通,邹远愣了一两秒才把手机听筒放到了耳边,轻声说道。
        “嗯。”没等到邹远说什么,对面似乎已经说了一句什么,然后邹远恍恍惚惚地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队长。”邹远将手机走进口袋里面,小跑两步追上已经走到前面去的于锋,说道,“我能不能出去一下,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这么重要,难不成是女朋友?”于锋笑着打趣道,“得了冠军,准备拿总冠军戒指向女友求婚?”
        “没有。”邹远尴尬地笑了笑,其实作为副队长,他要出去只要和于锋说一句就行,但是邹远每每和于锋说起此类事情,总是这样征询的口吻。
        “去吧去吧。”于锋笑笑,“成功了记得要给我们发喜糖啊,放心,份子钱不会少了的,大家说是不是!”
       
        虽然话是这么说着,邹远却还是紧张着的。有些事情能够在肾上腺素飙升的时候抛诸脑后,但是一旦镇静下来,过度爆发的疲累席卷全身的时候它们又像是阴魂不散一般地席卷上来,就像是细胞破裂而爆发出来的病毒,随着一呼一吸间沾染至更多的组织。
        张佳乐于邹远来说一直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邹远一直以为他只是因为崇拜而对张佳乐投以关注,直到他意识到单单地崇拜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心境。
        他一直以为是他混淆了崇拜与爱恋的感觉,天真地将多年前张佳乐随口许下的承诺当了真。直到他终于明白,他所执着的那一句肯定已经不足以是借口,更加深的感情就像是无意间落入培养基的一个小小的细菌,蔓延成群,占据了整个心间。
        追逐的最终目的,是并肩而立。
        邹远记得第十赛季负于张佳乐之后,他在选手通道里面遇见张佳乐的情境。他满怀信心地冲上前去,告诉张佳乐他下次一定会赢。
        然而张佳乐一点都不介意邹远难得的张扬,他只是温和地笑着,告诉他那你一定要快啊,我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就好像是大冬天里面突然被浇下了一盆冷水,邹远感觉自己从头凉到了脚。
        他原本以为自己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来让张佳乐兑现当年那一句承诺,在那时候的他眼里那么强大的队长总还有很长很长的职业寿命,退役是与他无缘的词语。
        然后直到张佳乐突然退役,然后复出霸图,然后像是飞蛾扑火一样为着冠军像是要燃烧尽一切。
        十一赛季是最后的一个机会。但是邹远的好运气这次没有帮他,百花缭乱与花繁似锦终究还是少了决定传承的一战。
        十一赛季的邹远拼尽一切,发挥出了一百二十分的水准,最终百花却意外止步季后赛第一轮。邹远为此迷茫过,绝望过,但是他还是重拾信心,走上了十二赛季的征途。
        霸图折桂第十一赛季总冠军的时候,邹远就在观众席的一个很偏僻的角落坐着,看着灯光的中心,那群不服输的老将举起了那个意义深远的冠军奖杯。
        连接他们两人的最重要的两条线,一条名为百花,一条名为荣耀。现在它们断了。
        邹远这样难过地想着。整理电脑的时候,翻出第七赛季用过的文档,邹远恍然发现,原来他已经孤独地走了那么远,那么长的路。
        可是张佳乐走的太快了,他追不上。
        懊丧的感觉席卷全身。
        回忆至此戛然而止。
        “前辈。”邹远走得离靠在天台栏杆上的张佳乐更近一些,s市夜景的万家灯火映照得那个人的面庞光影陆离。
        “小远你今天做的太棒了!”张佳乐转过头来,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个问题,想好了么,还准备继续打下去么?”
        邹远一愣,随即了然,点点头:“想好了,会继续的。”
        “那我可等着哦。等着,百花的第二座冠军奖杯。”张佳乐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上前一步,将邹远圈进了怀里。s市的6月已经相当暖和,体温透过薄薄的衣物渗透皮肤,像是要让血液都沸腾起来。张佳乐偏偏头,他们身高相近,带着温热气息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地落进邹远的耳朵里。
        “今天做的太棒了,真的,超乎我想象的棒。你已经为这个问题找到了最完美的答案了。站在舞台中央的你,非常闪耀。”张佳乐的手臂上加了一点劲,将那具僵硬地身体搂得更紧一些。
        “然而,请允许我自私一下。可能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有点突然,但是我还是想把它分享给你。”张佳乐的手动作了一下,似乎是在拿什么东西。邹远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语言中枢似乎被麻痹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但是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可能确实太突然了。”张佳乐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你为了等待这个承诺的兑现等待了多久。可是现在,我想再许一个承诺,这次,我会,用一辈子来兑现。”
        有什么链状的物体挂上了邹远的脖子,带着长久被张佳乐攥在手里而沾染的体温。“虽然我很喜欢站在舞台中心那个无比闪耀的小远,但是我还是想要牵一根线,将你和我连在一起。”张佳乐的声音有一点点地颤抖,邹远能够感受到他的紧张。
        前辈也非常地紧张。
        “带着百花,走得更远吧。未来的历史,交给你们书写了。”张佳乐微微地笑出了声,“也许我是一个很恶劣的人,为了自己的想法可以不顾一切。”
        怎么会呢?邹远在心里默默地回答道。背负着那么深重的梦想踽踽前行的前辈,才是他喜欢的那个前辈啊。那么喜欢,那么喜欢,就算是用尽所有的文字与花语都难以表达的喜欢。邹远伸出僵硬的双手,回应了这个充斥着绝望与希望的拥抱。
        “但是,我愿意为了你,去改变。邹远,你有没有耐心,和我一起走下去?”
        小远,你有没有耐心,和我一起走下去,去看那世界尽头的海,去分享余生的每一个日出日落,直到我们头发花白,直到我们都走不动,直到我们都已经成为了历史长卷上的一个质点,都不算尽头。
        也许这个社会是一个功利的社会,人们永远只看到结果而不在乎付出,但是我看到了你的努力,你的拼尽全力,所以我会用尽余生来陪伴你,无惧风雨。
        好么?
        “好。”邹远低下头,感到有什么微凉的液体顺着面颊落了下去。
        “诶诶诶,别哭啊。”注意到了邹远竭力压抑着的颤抖,张佳乐拍着他的后辈,“我有那么让你难过吗?”回应他的是一个更加用力的拥抱。
        Yes,I do.

        有的人能够咬牙坚持抗过一路风雨,却最终因为那样一句话,泪流满面。那是旅途的终点,亦是一个新的起点。
        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不再是一个人了。
        所付出的,所追求的,所信仰的,在这一刻,他已经给了我一个最好的回答,我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是无用功。
       
        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未来可以一起分享。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