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昨日荣光》(上)

不知为何一直打不上tag
设定继承《不疯不魔不成活》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昨日荣光》
        今古悲欢终了了,为谁合眼想平生。
        ——沈尹默《画意》
       
        “这种在观众席上看全明星赛的感觉还真的是头一次。”跟在队伍的末尾走进萧山体育馆的时候,邹远下意识地紧了紧围巾和口罩,用只有张佳乐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说道。“万一一会儿要是被认出来了会不会因为扰乱公共场合秩序被抓进局/子啊。”
        “哈哈。”人潮拥挤的缝隙里,张佳乐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对邹远的说法报以微笑。
        这是邹远退役后的第一个赛季,国内联赛两冠,一个世邀赛冠军,两个赛季MVP,百花前任队长,双花组合的光环还在散发着剩余的光和热,虽然此处是兴欣的主场,但是难保不会有邹远的狂热粉丝把他认出来。
        是够乱的。在进场人群的推推搡搡中,邹远这样想着,然后把脸又往围巾里面缩了缩。好在最近杭州又是寒潮又是雾霾的,这样的装扮倒还算不太突兀。
       
        邹远的退役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精力和状态的下降在所难免,但是毕竟荣耀联盟职业联赛发展至今,各项辅助技术跟上以后,选手的职业寿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虽然邹远已经走过了十二个赛季,但是状态并没有显现出明显的下滑,甚至在十八赛季于锋退役的时候百花做的调查显示75%的百花粉丝还是认定邹远可以再次带领百花夺冠。
        十九赛季百花继十二赛季后再度折桂总决赛,就在所有百花粉丝还在为这个冠军击掌欢庆的时候,赛后记者会上,邹远宣布退役。
        百花历史上第三个突如其来的退役。毫无征兆的。
        这是一个相当令人惊讶的决定,至少在邹远说出退役的决定的时候,现场就像是被泼入了冷水的油锅一下子沸腾起来。没有人会说刚刚带领百花夺冠的邹远状态下滑到无以为继。记者的手像是雨后春笋一样刷刷地举起来,急切地挥舞着。
        “请问邹队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退役?”“邹队在这个时候退役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吗?”“邹队……”各式各样焦急的问题一股脑地从台下那些记者的嘴里蹦出来,像是掉豆子一般噼里啪啦地落下,砸落进喧嚣的尘埃里面,溅不起些许回应。连和邹远一同出席记者发布会的百花副队长,也是落花狼藉的继承人谢望舒也被这个消息一下子弄懵了。他茫然无措地看向邹远 等待着一个回答。
        “我只是觉得,走到这一步,足够了。”邹远拿起话筒,轻声说道。一个个字符通过无机质的电流在整个发布会现场响彻。足够,足够什么?
        “花繁似锦将会由赵启越接手,而我也到了该离开这个舞台的时候了。这个舞台,是时候该留给那些年轻人了。”邹远脸上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他的年纪是真的大了,刚刚结束的比赛几乎耗空了他的精力,不光是脱力的双手,他甚至几乎要维持不住那个勉强挤出的微笑。但是他是百花的举旗人啊,他怎么能够在这时候倒下呢。
        好好地,走完这最后一段路,给这一段人生的华彩乐章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邹远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保持着那个微笑,以沉稳的步伐走出了发布会现场。
        该结束了。
        每一个故事都会有一个尽头,邹远知道他已经透支了他自己,给这个结尾添上了最为华丽的一个结尾。这就够了。
     TBC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