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昨日荣光》(下)

               历经坎坷才发出来的文……
设定接《不疯不魔不成活》
上篇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昨日荣光》
       
        “我觉得小赵还是太心浮气躁了一点。”找到座位之后,张佳乐评价道,“跟孙翔那个小子倒是蛮像,迟早得吃亏。”停了停,话锋一转,“所以我还是喜欢小远嘛。那么乖,那么可爱。”张佳乐笑着伸出手揉了揉邹远的头发。
        尽管已经是快30的人了,邹远对张佳乐这个动作还是无比受用。他扯下口罩,笑了笑。然后伸出在口袋里面捂得发热的手,攥住了那个人的手。两只好看的手交叠在一起,十指纠缠。
       
        全明星的第二天,按照惯例还是职业选手与玩家的对战。这是全明星最古老的一项活动,还在年复一年地被坚持着,只是台下的选手如流水,换了一批又一批。
        “我记得小赵好是你的脑残粉吧。”张佳乐看着赵启越走上舞台的时候随口说道,这么大的体育馆,万把个人,张,邹二人都不觉得这个万分之一的可能会落到自己头上,于是也就没太在意主持人在说什么。习惯了这种场合的二人都知道,这种时候不过是放点水,让场面别那么难看罢了。
        “大概……?”邹远歪着头,语气模糊。“大概吧。”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说话,邻座的观众就捅了捅张佳乐的手:“亲,叫到你了。”
        “啥?”邹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凝神细听才发现主持人正在叫着张佳乐的座位号。邹远一下子笑出了声,给张佳乐比了一个加油打气的手势。张佳乐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位先生,您对于即将进行的这场对战有什么想法么?”主持人是个很年轻的人,挂着职业式的笑,对着话筒侃侃而谈。
        “有点惊讶吧。”张佳乐耸耸肩,笑容有点无奈。
        “哦呵呵,是么,看来这位先生相当淡定呢。”主持人显然是不认识张佳乐的,被张佳乐的平静弄得有些尴尬,随即反应很快地圆了过去,“让我们尽情期待接下来的对决。”
        全息投影打出竞技场的选图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一阵惊呼。这张图所有荣耀玩家都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位先生究竟是有什么特殊才能才会放弃主场优势选择这张图呢?有的人在暗暗感叹,也有的人不屑一顾,觉得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待会儿一定要让他见识一下职业选手的厉害。
        角色载入。名为花遇的弹药专家冲上,手雷和特效弹药同时绽开。爆发开来的光影与烟幕像是新年时的烟火大会,绚烂得令人窒息,却是步步杀机。
        而另一方的弹药专家的应对则是稍显稚嫩,虽然试图躲避暴风雨一样的攻击,但是始终不得要领。血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着。子弹打中肌肉,血花飞溅。
        如果仅仅看场上的表现的话大概所有人都会弄错两个角色的操作者。当然坐在场下的邹远不会。在他的眼里,花遇的弹药与手雷就像是一张大网,每一道火线,每一个空隙,每一次的光效会遮掩对方多大的视野,整个阵型每一个部件旋转的速度都无比清晰,下一个变化,下一个爆炸都像是如臂指使。那都是他已经烂熟于心像是刻进骨子里面的东西——由张佳乐首创的百花式打法,也是他所赖以成名的后百花式打法的原型。
        本来赵启越倒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毕竟张佳乐退役多年,手感和手速早就不如当年还保有第一弹药名头的时候那么顺畅,但是轻敌让他不仅仅将宝贵的先手拱手相让,也将胜利的机会拱手相让,何况对于他所熟悉的后百花式打法的原型,他没有太多的经验,后者已然与前者走向了不同的方向,相似的外表下,有着不同的内容物。张佳乐虽然不打职业联赛多年,但是经验还在,意识还在,如果连这么大的破绽也抓不住,那张佳乐也枉为前职业选手了。
        攻势不停,花遇将对手逼退至角落。花遇的蓝条与弹药专家的血条同步下降着,一个堆叠一个的技能保持着极佳的节奏将弹药专家的血量清为了零。
        “那到底是谁?”台下一片窃窃私语,连主持人也是手足无措的,除了鸡飞狗跳的第八赛季,没有全明星赛上会出现这情况,更遑论那时候主持人都没接触荣耀,更不提见识过这场面了。职业选手席里面,七期硕果仅存的几位正在向身边目瞪口呆的后辈普及刚刚那位神秘的先生的光辉历史,后者的表情有人从惊异变为了更加惊异。观众席上则还是一片茫然的,虽然已经有荣耀老粉隐隐约约猜出了台上人的姓名,却也都是似是而非,只余下一片窃窃私语像是病毒一样蔓延扩散。
       
        “如果想要在职业圈里面立足的话,仅仅有天赋是远远不够的。多向邹远学学吧。”张佳乐在聊天框里面敲下了这句话,转身下台,不待呆若木鸡的主持人开口,拐入了选手通道。
       
        “乐哥。”果然不出所料,裹得严严实实的邹远正在那里面等着自己。“乐哥这也折腾的小赵太惨了。”语气像是些许的埋怨。
        “他又不是你。他这种人,只有越挫越勇的份。锉锉他的锐气让他看看清楚反倒好。”张佳乐把帐号卡放进口袋,“亏的守着选手通道的是个嘉世的老员工,否则我还真的进不来。”
        “刚刚看乐哥在台上,突然想起了点以前的事情。”邹远摘掉口罩给自己透透气,突然说道。
        “嗯?”张佳乐闻言抬起头来静候下文。
        “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的时候,我就在观众席上看着。”邹远把玩着手里的口罩,脸上的表情落在阴影里,晦暗不清。是想起了那时候的事情吗?那段自卑,弱小,绝望的岁月。
       
        第十一赛季总决赛的时候,邹远就在台下的观众席上看着。位置是早早就定好的,在角落里。联盟有专门给职业选手准备的观战席,但是邹远只是固执地想要坐在这个视角,以这样一个平凡地身份看那个人走完最后一段路,然后分道扬镳。
        那年的夏天到来的太早太早了,六月的空气里面就弥漫着一股躁动的热意。
        邹远大概还记得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出头的女人。
        “小伙子是百花的粉丝?”那个女人看到他背包上那个百花的标志,突然问道,“还是张佳乐大神的粉丝?”
        “都是……吧。”神游天外的邹远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然后模棱两可地回答道。带着口罩,这句话显得有些瓮声瓮气的。
        “其实我是林敬言的粉丝。”女人不好意思地笑笑,“从第二赛季追到现在了,想想也真是怀念啊。”女人自来熟地说道。邹远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也很庆幸女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其实每个人都迟早会成为历史的,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扪心自问,现在坐在这里还有几个是老林的粉丝,还有几个知道他是谁的。”女人脸上显出落寞的表情,“再过几年也许就真的没有了。”
        邹远耸耸肩,摘掉口罩,嘴唇翕动几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哦哦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百花的……”女人没有说下去,只是笑了笑,伸出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知道了。没必要安慰我什么,只是突然有感而发而已。”
        “林前辈已经退役了。”邹远慢慢地开口说道,“但是……热爱,信念,还会继续。”
        “你说的对。这一点也许你们身处其中应该比我们这些局外人要清楚得多吧。这个赛场上的所有人都注定是昙花一现,过几年,没准连直到叶修是谁的人也少了。过眼烟云罢了,小邹你也……放轻松吧。虽然是林敬言的铁杆粉丝,但是我还要说,你打得很棒!”
        余下的记忆都已经被岁月模糊成如雾气一般的影子,许多年后,邹远只是清晰地记得女人开头那句:所有人都会变成历史的。没有谁会是永恒的王者,有的只有王座上流水般的交接更替。
        所有人都只是荣耀舞台上的一出折子戏,你方唱罢我登场,曲终人散,不问去处。
        今天的所有辉煌,无过是明天的昨日荣光。但是信念,信仰,会一直传承下去,直到终点的终点。
       
        “队长!”少年人特有的充满元气的声音骤然打断了邹远的陈述。赵启越远远地顺着走廊跑过来,没有拉上拉链的队服顺着他的脚步起伏摇晃,像是青春的色彩。时光倒转过遥远的距离与此刻的飘动着的色彩重合。他记得那个人披着百花的队服,站在百花会议室的桌子尽头,腰杆挺得笔直,像是不会倒下的军旗。他对着台下拘谨着的初来乍到的他说了一句:欢迎来到百花。我们的目标,是冠军。大家加油!
       
        邹远远远地招招手打了个招呼。赵启越跑近时看到站在另一边替邹远整理围巾的张佳乐的时候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急剧变换着,最后停顿在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像是在外面被欺负了回到家和大人告状的小孩子:“队长,这到底是谁啊?”
        “他啊……”邹远和张佳乐对视一眼,“祖师爷?”
        “啊啊?!”到底赵启越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少年心性,没办法那么快就成熟起来。此刻一喜一怒都表现在脸上,倒也单纯率直。
        “那可是我的队长,我的师父张佳乐啊。”邹远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眼神光彩熠熠,像是小孩子在炫耀自己最爱的玩具一样。“来,叫一声,祖师爷。”邹远像是玩性大起,握着张佳乐的手笑着说道。
        “错了。”张佳乐微微一笑,对上邹远错愕的目光。
        “要叫师公。”
       
        也许所有时光都将老去,所有悲欢离合也都将落幕。但是,那段时光就像是命运的红线,将我们紧紧缠绕在一起。
        虽然我已离开那个灯火辉煌的赛场很多年。
        但是我还有你。
        【END】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