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仙人掌》(上)

依旧是《不疯不魔不成活》的番外系列,前文戳个人主页
大家新年快乐(✪▽✪)
一直感觉如果有乐远的话锋哥应该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所以这篇算是了了一个心愿……但是仔细观察了一下感觉原著里面锋哥的描写估计比乐远两个人都要少QAQ所以……任意放飞自我
邹远的话这里的性格大概有点奇怪,一直觉得邹远应该是不太会表达自我但是内心很有张力的那种人,很难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所以让人觉得难以接近,熟悉了之后会觉得很随和的那种(我到底在说什么……)
以及这篇应该属于于锋视角,于锋的主观推断比较多,未必就是邹远的想法
以及那盆仙人掌的出处参考《前尘旧梦》
虽然是乐远但是意外没有乐哥什么事情……
微于远走向,于→远
下篇(链接抽了直接戳主页看吧)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仙人掌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于锋意识到自己把战术笔记落在了训练室里,虽然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但是战队最近的成绩不佳,作为队长,他有必要充分利用每一分钟的时间。
        训练室的门没有关牢,门缝里面透出的光芒在漆黑的走廊上投下一条细细的光影。
        谁还没有走?怀抱着这样的想法,于锋推开门。
        是邹远。“邹远,这么晚了还没回去吗?”
        “啊,习惯了。”邹远似乎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浑身一颤,几乎要从凳子上跳起来,然后他才转过身,看见是于锋,“这么晚了,锋哥还有什么事情么?”说着邹远侧头在摊在桌子上的笔记本上写了些什么,又重重地划了一下,圈了个大圈 ,点了两点。
        “话说邹远你一直这么晚回去吗?”虽然做队友已经有个小半个月了,宿舍又是对门的,但是于锋细细回想起来好像的确没有邹远回宿舍的印象。
        “习惯了啊,平时都是总结了训练笔记之后再走的。”邹远合上笔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事实上于锋一直对邹远了解不深。虽然这个人是他的副队长,是他的搭档,但是他们两个事实上连一次开诚布公的交谈都没有,花繁似锦和落花狼藉与其说是如同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那样的搭档,倒不如说是一对熟悉的陌生人。他们之间的配合,始终少了那么些东西——关键的东西。
        于锋知道邹远好几次都有用那种忧虑的目光看过自己,似乎想要提出一次深谈,但是到最后,他只是默默地别开目光,自顾自地将自己锁进自己的空间。
        他们确实很需要一次深谈。于锋知道,现在也许是个好机会。“邹远你现在你不急着回去?”
        “啊?没有。”邹远歪着头,似乎对于问题的内容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队长有什么事情么?”
        敏锐地注意到了称呼的变化,于锋摆摆手,拉过旁边的一张凳子坐下来:“放轻松,就当是一次简单的私人谈话好了。”
        “抱歉啊锋哥,那就让我把这份分析做做完吧,反正就剩下最后一点点了。”在于锋点头之后,邹远重新把目光锁定在了屏幕上面,十指敲击键盘如蝴蝶纷飞。
        于锋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这个人。事实上邹远认真起来真的相当吸引人的目光,那种专注的气质,像是黑洞一样吸引目光。作为一个六级生,在第七赛季的时候于锋几乎没有听说过邹远的名字,或者说是听说过了,但是没有留意过。作为和队长重复职业的选手,就算是再有才能,也定然难以从张佳乐联盟第一弹药的光芒下脱颖而出。然后是第八赛季,张佳乐骤然退役,邹远仓促接手百花缭乱,进入公众的视野。非要比喻的话,大概是一只柔弱的羊羔被丢进了众多饿狼的虎视眈眈之中。
        于锋那个时候是看不起邹远的。作为百花缭乱这样神级帐号的继承人,那么懦弱的性格和平庸的才能,实在是为这样的帐号卡蒙羞。
        然后第八赛季转会窗口开启的时候,百花俱乐部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条件很优厚,落花狼藉,核心地位。都是他所梦寐以求的东西。
        于是他答应了。
        在和队员熟悉的过程当中,于锋意外地发现,尽管邹远从来不声不响,似乎是在所有群体活动当中处于一个边缘的地位,没有任何队长(前队长)的样子,但是所有的队员都会自然而然地对他保持一种尊敬的态度,不是那种因为是核心而生的讨好,而是一种因为由衷的震撼而生的尊敬。
        然后于锋听到打印机工作的声音,邹远伸手取出那一叠尚且火热的纸,校对了一下没有问题,然后从桌子里面抽出一叠厚厚的文件夹,按着顺序归类放好。
        “能借我看看么?”于锋拿过一个文件夹,翻开来看了几眼。全部是这个赛季的每个队伍每场比赛的分析,满满当当,几乎恨不得把所有细节都写进去。
        “这个……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于锋有些难以置信地又翻了几页。这样的东西于锋不是没有做,但是绝对没有这一份那样详细。他想起来邹远几乎是用一切休息时间在玩手机,时不时地戳戳画画,好像是在玩游戏的样子。现在想来,应该是他在用那些时间看视频,否则于锋也想不出来邹远到底是如何将这些分析都做出来的。看得出来,所有的分析都是邹远手写的 。所以在战术分析的时候,邹远才能次次都在战术讨论和分析上说出自己的想法,条理清晰目的分明,让人不禁拍案叫绝。
        每一个轻描淡写的背后都是悄悄付出的无数汗水。
        “嗯。”邹远点点头,合上手中的文件夹,似乎是看出了于锋心底的疑惑,邹远补充了一句,“乐哥要求的。”
        “啊——”到嘴边的话又被于锋吞了回去。关于张佳乐,这一直是个敏感的话题。他到百花的第一天,张伟前辈就特意叮嘱过他,不要,尤其是不要在邹远面前说任何诋毁张佳乐的话,否则邹远立刻就会和你翻脸。平时从来不生气的人一旦生气起来真的是很可怕,据说那两个被邹远训过的训练生后来都不敢从邹远面前经过。
        那好像是邹远唯一一次拿出队长的架子。
        “其实没关系啦,张伟前辈他们都只是紧张过头了。”邹远再一次发挥出了他那种神奇地预知能力,于锋猛地生出一种完全被看穿的感觉,“关于乐哥,我只能说,前辈都是自以为是的傻瓜,但是毫无疑问地是,他们教会了你什么是对的东西。”
        于锋一直觉得,直到这一刻终于证实了,那一刻邹远说起张佳乐的时候——
        就好像是信徒说起他的神。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