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仙人掌》(下)


前文戳主页
ooc与私设齐飞
============================
话头被中断了,一时间两人之间是有点尴尬的沉默,然后于锋率先转移了话题。
        “邹远你是不是,很在乎?”
        “啊?”听到这个问题邹远首先是愣了一下,显然是不明白于锋的意思,随即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锋哥原来一直在想这个吗?”
        “没什么好在乎的。”邹远耸耸肩,“锋哥一看就是那种很有领导力的人,让锋哥来做队长,不是很合适的事情么?锋哥只要一站在哪里,就很给人安全感啊。”然后邹远停顿了一下,笑容很真实 “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他看于锋点头之后继续说道,“我还要谢谢锋哥帮我分担了那么大的压力呢。如果仅仅是做副队长的话,轻松多了,也可以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战术技术本身。”
        “可是……”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回答的于锋一时间有点语塞。邹远的话里面透露出的东西让他反过来开始重新审视邹远这个人。
        缺乏魄力,但是不乏能力。这是于锋此时此刻的感觉。天赋,他已经有了,任何一个能在百花战队取得一席之地的弹药专家都不缺乏天赋和技术。努力,他也有了,甚至是燃烧自己来比别人更努力。但是对于自己没有的,做不到的……
        “我也知道啊。锋哥一开始一定把我看得很低吧。”邹远说这些的时候眼神却是无比平静的,看起来他似乎对于自己的弱点看得真的很清楚,“不过有些事情做不到的就是做不到,真的……”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邹远眼神里有落寞的情绪一闪而过,“真的没必要强求,学会去面对啊。反正,真的谢谢俱乐部选择相信我吧。”
        “一开始也许确实是和你说的一样吧,反正现在不了。”于锋实事求是地说道,力求言语肯切,“你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身上吸引人的东西吧。”
        “吸引人……吗?”邹远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我就是一个运气有点好的普通人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坚持下去呢?”在于锋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邹远原先一直游刃有余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了,他露出一丝犹疑的神色,随即摇了摇头。
        “我也有我的……信仰。”邹远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咬字很重,说得斩钉截铁,仿佛害怕自己会后悔一样。
        “那么,一起努力吧。”于锋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缠,而是迅速地转移了话题。
       
        于锋一直以为邹远是一个很难靠近的人,或许这一点是邹远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虽然他就站在那里不说话,但是偶尔无意间流露出的眼神却是有一种带着生人勿近这般警告意味的冷淡。
        他把自己保护的太好了,任何试图走进的人都被无情地阻挡在外。他尝试过很多次,但是除了荣耀,百花,邹远似乎从来都吝啬于让别人知道另外的自己。于锋一直觉得,虽然邹远看起来和谁都聊的来,但是越是和谁都聊的来,就越是找不到能够互诉衷肠的人。即使是亲密如于锋,即便他知道了邹远的一些喜好,一些忌讳,但是就好像是雾里探花一般,始终看不到全貌。
        这样始终能够找得到新鲜的惊喜的生活才比较有意思,不是么?于锋这样想着。
       
        “诶,为什么要把这盆仙人掌搬下来啊,多晒晒太阳不好吗?”于锋抱着手臂看着邹远小心翼翼地把放在窗台上的仙人掌搬下来放进墙角的阴影里面。他知道这盆仙人掌是邹远的心头肉,以至于被莫楚辰等一众队员戏称这盆仙人掌是邹远的亲生儿子,邹远本人对于这个说法……似乎有点高兴?但是对于邹远的行为,他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邹远抬起头,露出一个颇为无奈的表情:“锋哥,真的,会晒死的。”
        那一秒于锋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那可是仙人掌诶!仙人掌!”于锋重复了一遍。
        “可是去年夏天它真的被晒死了一半。”邹远努力挤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来,“真的锋哥,我没有骗你。”
        于锋带着一个不相信的表情摇了摇头,拿出攥着钥匙的手敲敲门:“好吧好吧走吧,吃饭去了。”
        窗外的阳光好得有些过分,灼热的金色落下来,照得院子里面那颗大树的张展开的绿叶熠熠生辉,金色的光点像是无数悦动的小精灵,昭示着夏天独有的活力。
       
        有时候于锋觉得邹远就像是他养的那盆仙人掌。看起来浑身带刺,却是很好相处。只要一点点阳光和一点点水,就能在艰苦的环境里面活过很久很久。
        虽然他一直不知道邹远究竟信仰着什么,但是他知道,借着那一点微末的信仰,邹远走过了一段很久很久缺乏关照缺乏依靠的艰苦的时光。
        那样坚定而专注的他,真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