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哨向』《Save our souls》

文章题目是SOS的全写,一时突发的脑洞。
HE
ooc与私设齐飞。
=====================
Save our souls

01
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视线的是一片纯白色的空茫。用醒来来形容这个时间点的情况其实并不是很恰当,因为此时此刻意识丝毫没有意识到本体的 存在,或者睁开眼睛的仅仅是一具空荡荡的躯体。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开始尝试着去活动躯体。
整个身体都陌生得不像是自己的。僵硬的大脑试图指挥眼球的转动。这个简单的动作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彻底按照自己的心意完成。目光游移一小圈之后锁定了视野里面唯一不是纯白色的东西。细长的塑料管自上而下将他的身体和输液袋连接在一起。透明的液体一滴滴地落下来,伴随着微微的凉意,进入血脉。
他开始尝试活动手指,这次他的尝试很成功,他并没有花费很久就掌控了身体的这个部分。粗糙而挺括的布料在指尖底下划过,将感觉忠实地传递给大脑。
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捆在了医疗床上。他尝试坐起身子,但是这次,他失败了。
胜生勇利。这个词语突然蹦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他无意识地念了出来,或者说连他自己也不能确定他是否将这个音节念了出来。
这是什么?
有关于过去的记忆的窗户像是被捅开了一个小小空,顺着孔看进去能够看到那些陈旧落灰的东西被整整齐齐地罗列。
这是我的名字,我叫胜生勇利。
伴随着更多的东西被从一片混沌的大脑里面被挖出来,胜生勇利感觉到了大脑的钝痛感。就好像是被一大只锤子当头砸过一样,随着他的全面醒来,来自大脑的钝痛感越来越明显,随之而来的还有浑身上下宛如跑完1万米后的酸痛疲累的感觉。
仰面朝上躺着的姿势并不舒服,胜生勇利挣扎了一下,但是拘束带绑的很紧,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挪动的余裕。
不过他的异动确实惊动了这个房间里面的其他人。
“前辈醒了?”虽然看不到周围的情况,但是传入耳朵的清脆的童音让他很快找准了声音来源的方位。那是个好人,很单纯,让人想到未经雕琢的璞玉。不知怎的,胜生勇利突然生出这样一种想法来。
“太好了前辈你醒啦。”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之后,胜生勇利看见了那个声音的主人——那是一个至多十一二岁的小孩子,金色的头发正中挑染的一簇红发格外显眼——这个仰视的视角实在是让人很没有安全感。
“前辈和其他人不一样哦,前辈的识海宽广得让我想起了大海,前辈一定是很厉害的向导。”带着一个童稚的笑容,那个孩子喋喋不休地说道,“啊对了,前辈还不认识我吧,我叫南健次郎。”
向导。这个词语突兀地出现在了勇利的脑海当中,然后像是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样,许许多多破碎的画面像是电影的快进镜头一样一闪而过。但当他试图去捕捉任何一个画面的时候,那些模糊的东西又消失了。
“这里是……哪里?”勇利吞咽了一口口水润了润干涩得火燎火燎的喉咙,艰难地开口说道。
“加奈子老师说这里是研究所。每天都会有穿着白大褂带着白口罩的奇怪的人带我们去打奇怪的针。打完针以后有的会很痛很痛,有的会让人变得……很奇怪。”南建次郎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显然是对于发生在身边的这些事情都不理解。
“我好想出去玩啊,可是所有人都不同意。我来这里都快大半年了,一次都没有见到过太阳。听说前辈是那么厉害的人,所以我就过来看看啊。”南建次郎像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有逻辑没逻辑的话语像是倒豆子一样倾泻而下。
“抱歉……小南。”勇利艰难地出声打断了南建次郎的话,“我睡了多久?”
“这个……我也不清楚诶。”小南托着下巴想了想,“我应该是前天看见几个白大褂把前辈从地下三楼带上来的。我几乎没有见过有除了白大褂之外的人从地下三楼出来过呢。那个时候前辈就已经睡着了。”
小南的话里面隐隐透露出很多信息,胜生勇利恍恍惚惚间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破碎的记忆里面总也找不出最重要的那块碎片。

“那个,前辈,我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吗?”想是想起来了什么,小南突然严肃起来,“我想……想去看看外面的太阳。只一会儿会儿就好。”他露出一个哀求的眼神,那种亮亮的眼神让人不忍心拒绝。
“能把拘束带解开吗?”感觉到绑在身上的布带终于被解开,勇利坐起身。长久的深度睡眠确实起到了应该有的作用,他单手拔下了右手背上的输液针,“我们出去看看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胜生勇利感觉到了一种欠妥的不安感觉。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以什么身份来到这里?这次都还是个未知数。这样的贸然行动……实在是有失稳妥。
“前辈不要担心哦,这个时候白大褂们应该都在吃饭呢,只要在半个小时里面回来他们就不会发现的。”小南一边拉着胜生勇利向外面走出去一边说道。
“如果被那群白大褂发现了,会怎么样?”走路对于现在的这具身体来说竟然有种陌生的感觉,许久没有受力的关节在落地的一刻摩擦挤压,发出咔哒的响声。
“会被……关禁闭。”小南说到这里露出了害怕的神情,但是当他抬起头来看勇利的时候眼神却还是亮晶晶的。“前辈,我保证真的只是出去看一眼,不会捣乱的。如果是前辈带我出去的话,他们一定会放心的。”
实在是没办法拒绝啊。勇利看着小南打开了房间的门,露出后面空荡荡的走廊。金属地板反射着冷冷的光泽。
勇利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让他心生警惕。尽管没有人,但是站在走廊里面的感觉让他觉得像是被毒蛇盯住了的仓鼠。
拐过两个弯之后,勇利终于看见了人。“加奈子老师。”在看到短发女人的那一瞬间小南就笑着叫出了声,“……”还没有等他说完,加奈子的神情看起来就像是见了鬼。
勇利没来得及说话,甚至连大脑都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本能地移动了起来。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