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哨向』《Save our souls》02

突发奇想的脑洞产物,仍旧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维克托终于上线
HE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反派人物原创预警【高亮】!
=====================
Save our souls 02
尤里•普利赛提此刻正在街道上慢悠悠地走着,一面通过挂在耳边的蓝牙耳机和他的搭档汇报情况。
最近的工作量的确有点大,日常的检查扩大了一半的范围实在占用了不少的时间。这意味着私人时间的大量减少,以及,不太充足的睡眠。
中午的阳光对于一个哨兵,尤其是一个未结合的哨兵来说实在有点刺眼。尤里向下拉了拉连帽衫的帽沿,企图躲进街边建筑物有限的阴影里面。
幸好不是在几年前,否则他这样在街上晃来晃去简直是灾难级别的。三年前新的《宪法》颁布以及大量的舆论宣传之后,社会对于哨兵向导接纳度已经高了太多太多,从最初宛若老鼠过街一般的人人喊打到现在对于哨兵向导的肯定与接纳的巨大变化,实在是让人感觉世事无常。
当然这样子的感慨不适合尤里,正当尤里准备转过街角的时候,一阵血腥味乘着风从上风口传来。然后是沉重的呼吸声和与脚步声。尤里一下子绷紧了神经,在他转过身的时候,他一下子愣住了。
“猪排饭?”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混合着惊讶与难以置信的表情,“喂,猪排饭!”
然而他的叫声落在了空处。胜生勇利前进的速度很快,大概不出半分钟,他已经跑的很近了。“闪开。”喘着粗气,胜生勇利的声音嘶哑得像是某种动物的咆哮。
尤里根本没来得及说什么,海啸一般铺天盖地的精神力向他涌来,他下意识地退到了墙边,为胜生勇利让开了道路。
好强的精神力。尤里刚刚为躲过了那个让人窒息的精神暗示而庆幸,刚刚视觉捕捉到的画面在他脑海当中很快地过了一遍,然后他马上意识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胜生勇利的身上有伤,而且他的精神状态不对。
“奥塔别克!”尤里捂着耳机对着麦克风那头大声地喊道,“奥塔别克!快,拦住猪排饭,他正在向你的方向跑过去。”
“哪个?”耳机里面传来呼呼的风声,显然奥塔别克是跑了起来,但是他似乎并没有明白尤里到底在说什么。
“胜生勇利!快点,来不及了,拦住他,他那个浑身是血的样子再让他跑下去他就真的完了。”尤里顺着路上留下的血迹追过去。从地上留下的血迹的量来看,胜生勇利受的伤不会轻。
“我看到他了。”奥塔别克显然在试图拦截,尤里能从一堆杂音当中清晰地分辨出奥塔别克急促的脚步声。那个脚步声突然加快了几步,然后是骤停。
“我拦不住他。他的暗示非常强,我没办法抵抗。”奥塔别克在通讯频道里急促地说道,在暗示失效的一瞬间,他已经拔腿追了上去。“我们得想办法让胜生勇利停下来。”

胜生勇利的意识里面已经剩不下了其他东西。左上臂的疼痛正在不停地灼烧着神经,快速流失的血液带走了大量水分,体温和意识。
他马上就要到极限了。一旦身体自我保护机制启动中和掉了体内过量的肾上腺素,他就没有逃脱的机会了。
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追着他跑出那个迷宫一样的建筑物的人到底有没有跟上来。他只能跑,继续跑。

时间倒转十五分钟。胜生勇利在南健次郎的惊呼声中将加奈子打晕在地。那是近乎野兽一样的本能,在胜生勇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完成。
“练习的东西不会背叛你。”脑海中又一块碎片被擦去了尘埃。经过成千上百次练习的东西被深深刻画在身体之上,即使没有记忆也能轻易地反击。胜生勇利已经意识到了,虽然他忘记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很明显地,这里的人对于他并不友好。
忌惮,轻蔑。这是他从加奈子身上感受到的情绪。关于战斗的本能在进一步苏醒,勇利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兴奋起来,血流量增加,带去温度与力量。
“走吧。”胜生勇利蹲下身捡起落在地上的枪械,拉过小南,后者呆呆地站在了原地。“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和你解释的。现在,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么。”注意到后者不正常的精神状态,胜生勇利用上了一点精神暗示。然后他拖着南健次郎拐进了楼梯间。
根据小南刚刚告诉他的内容来看,他们原本所处的房间位于地下一层,地面上还有两三层的建筑物,“白大褂”都住在那上面。胜生勇利此刻已经毫不怀疑上到一楼到出去已经会是一场苦战了。
变故是在楼梯口发生的。在踏出楼梯口的一瞬间,小南的脚步突然僵住了。他突然伸出稚短的手掌捂住脖子的位置。
四下没有人。胜生勇利蹲下身,想要查看小南的异状。
迎接他的是大片大片的鲜血。红色劈头盖脸地落下来,溅得他浑身都是。视野被红色的液体覆盖了,只能看得到模糊的人形。
错愕。应该是颈动脉破损,但是,怎么回事。
“小南?”胜生勇利双手抓住南健次郎的肩膀,但是手下的身体在一点点地变凉,变得僵硬。生命力在飞速流逝。
涌入鼻端的是浓重的血腥味。没有回应。
“你救不了他了。”陌生的声音在他背后想起。“当然,胜生先生,你也逃不出去。”
胜生勇利让南健次郎已经渐渐变冷的身体靠在了墙边,他低垂着头,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然后胜生勇利转过身,面对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接近180的身高,称得上是好看的脸庞,约莫三十岁出头的亚裔。“他的脖子里有一个微型炸弹,只要一踏出一楼的门,立刻引爆。当然,没有给你也植入这样的炸弹是我的失策。你的暗示对我没用,你现在,太衰弱了。”男人这么说着,一种傲慢的情绪由内至外散发出来。虽然挂着得体的微笑,但是胜生勇利丝毫不能放松。向导的本能在尽职尽责地向他传递信息,阴冷,这是最直观的感受,像是吐着信子的毒蛇。“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的学生果然不同凡响,在那么大剂量的药剂测试之后,居然还能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胜生勇利感觉心中有一根弦被拨动了一下,但是这次记忆没有将相应的信息呈递给他。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当然,我可舍不得你死。”他上前一步,将勇利逼退至墙根下。“像你这样优秀而美好的向导,不被人好好疼爱一下,怎么行呢?”那个笑容在靠近之后显得分外诡异,胜生勇利绷紧了身体。
那是个哨兵。突然爆发的一拳被挡下了,胜生勇利感觉自己的拳头像是碰到了钢板。男人单手接住了他的拳头,然后轻松地将胜生勇利的右手压到了墙上。然后是左上臂。“维克托难道没有教过你向导是不可能在肉搏战当中赢过哨兵的吗?”男人的手继续用力,胜生勇利感觉自己像是被钢条给捆在了墙壁上,完全动弹不了。
“既然你已经醒了,而且这么,不听话。我一点都不介意在这里标记你的,你说呢?”他抬起膝盖,压在胜生勇利的双腿之间,企图分开他们。“塔的顶级向导,应该——会很美味吧。哦,我喜欢你这种惊恐的神色。这样鲜活的恐惧让人兴奋,不是——”他说不下去了,话音戛然而止,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了喉咙。尽管有着身高优势,但是此刻他不得不退开去,仰视那个男人,像是风暴一样的精神力肆虐着,那个原本被按死在墙上毫无反抗之力的青年平静地看着他——像是女王站在王座上对下方跪拜的芸芸众生的俯视。怎么会?!
“滚开。”胜生勇利低声说道,伴随着这一句话而来的是铺天盖地让人窒息的精神力。他不能违抗,也没有能力抵抗这样子的精神暗示。明明精神连接的断裂应该对他产生了严重的伤害的,他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强的精神力?
果然是塔的顶级向导,虽然看起来那么文弱的样子,本质上还是很凶悍啊。暗示的效果还在,男人不能够追上去,他掏出配枪,瞄准。无论如何,胜生勇利不能踏出研究所的门,哪怕是把他变成尸体也在所不惜。
“嘭!”枪声在封闭的走廊里面回荡着。人能够躲过子弹吗?胜生勇利的答案是,能。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高速行进当中的胜生勇利一个横向移动。虽然没有完全躲开,但是原瞄准要害的子弹仅仅划伤了左臂。
胜生勇利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但是没有停。在一声闷哼过后,背后那个受到精神攻击的男人倒在了第上。
跑,不要停。
脚步的迈开像是变成了机械的重复。对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发出滚开的暗示。
胜生勇利只能这样坚持下去,一旦停下,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走廊回旋曲折得像是噩梦当中的迷宫,似乎每一个拐弯后都还是无尽的回廊。
别停下。别——停下。

胜生勇利忘记他是怎么跑出那个迷宫一样的地上一层,然后跑到大街上的。视野里面已经越来越暗了,光线在一点点被剥夺。肺叶像是破损的风箱,每一次的呼吸都带出巨大的声响。快速后退的街道已经快要看不清了,他只能对着每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物体发出滚开的暗示。
然后他突然被抱住了,对方将他扑到了街边的墙上。一股清冷的味道将他完完全全包裹起来。饶是胜生勇利体能再好,他也已经到了极限。在被抱住的一瞬间,安全感突然从心间生出来。精神松懈下来的后果是显著的。
在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瞬间,胜生勇利看到的是占据一半视野的银白色头发。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