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哨向』《Save our souls》03

这个是重新的写的版本,后来回去看了一下发现上周写的版本出现了点问题,所以对整个第三章砍掉重写了一遍。
设定走这里以及这里是一只正在备战学考和竞赛的高二狗……如果在5月中旬考完之前哪一周没有更新的话那一定是我太忙了……尽可能坚持周更吧……
第四章还在写,已经快完成了

【不知道为什么手机最近每次插入连接总是会变成这样……上面那段下划线就是连接≥﹏≤】
ooc与私设齐飞
=======================
    Save our souls 03 重制版
    胜生勇利不知道他这次睡了多久,他只记得半梦半醒之间,耳畔充斥嘈杂纷乱的脚步声,有人在大喊大叫,也有老人苍老而带着忧虑的声音,也有青年人带着严肃语气的窃窃私语。各式各样的情绪碎片在狭小的空间里面碰撞,粘附在他自然伸展的精神触梢的末端。
    过了许久以后周围才逐渐安静下来,一时间安静地落针可闻,混杂的各式各样的味道在空气净化机的作用下逐渐散去,只剩下其中的一股,在空间里面弥漫。那个味道清清冷冷的,却让人想到中西伯利亚高原上裹挟着吧大片大片雪花和砭骨寒意的风。那是锐利的,冰凉的,拒人千里的,但是勇利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从这之中感受到了被深深藏匿起来的某种温和细腻而柔软的东西——极端微妙的支点支撑起了这本该极度不平衡的两个极端。
    这个味道——是什么呢?
    困倦再次袭来,胜生勇利感觉自己的右手手腕被什么温暖的东西握住了,似乎是从恰到好处的力度与透过皮肤传递过来的温度中得到了足够的安全感,他的意识又开始模糊起来。
   
    胜生勇利感觉自己好像是飘在半空中,整个人轻飘飘地浮在一片模糊的黑暗当中。这个状态很怪异,但是绝对宁静,或者说这个空间当中所有的概念都只是混沌的一团而已。他开始尝试着去挥动“手臂”的概念——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做到,但是眼前的黑暗似乎是被撕开了一个角,光线点亮了视网膜,他向着光芒伸出手去。
    他落到了实处。
    瞳孔在短暂的一两秒后一下子适应了骤然明亮起来的光线。
    周围是长谷津的街道。
    便利店的自动门半开着,仿佛上一刻才有顾客从里面走出来。拉面店里的桌子上的大碗还在冒着袅袅白雾。极目远眺,钓鱼竿犹自架在大桥的扶手上。
    然而没有人。所有的建筑都是空荡荡的。整个小镇仿佛是被施了时间静止的魔法一样定格在了它最鲜活的一瞬间。尽管所有人好像只是刚刚才暂时离开了一下他们应该在的地方,但是胜生勇利自己清晰地知道:他们不会回来的。
    这里是他的精神图景。
    整个小镇都只是记忆投影在虚无中的一个幻象。
    这个地方绝对安静,因为——对于没有精神向导的他来说,他是这里唯一的活物。
    胜生勇利这样想着,走过街角,走进乌托邦胜生的招牌之下。他伸出手,打开了门:“我回来了。”
    理所当然地没有人回答。
    他在玄关的地方换了鞋子,抬头看见那个黑色的近乎方形的包被放在柜子上一眼可以看见的地方。
    那里面是一双冰鞋,他可以在记忆里面清晰地描绘出那银色的冰刀上的每一丝划痕。
    “记忆图景每一个角落的物品都可能被主人藏匿了或多或少的记忆碎片,一方面对于你来说在什么东西里面藏匿这些记忆碎片是保护你的记忆不后悔被别人读取的重要举措,另一方面,在读取别人的记忆的时候,这也是寻找它们的方法。”
    记忆里的奥川美奈子坐在花中酒馆的吧台里面慢悠悠地说道。唯一值得推敲的是,虽然胜生勇利对于美奈子老师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忆深刻,但是本应该清晰的背景和人像却像是二十年前的视频,模糊而朦胧。
    胜生勇利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窗户似乎是半开着,窗帘被鼓起了一个角。他从窗口望出去,院落里面种着的那棵樱花树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视线。
    那棵花树已经开始枯萎了。淡色的细碎的花瓣铺了满满一地,枯败的颜色从一边的枝条末端开始蔓延,逐渐侵染那鲜活的一边。一个深深的土坑像是丑陋的疮疤一样匍匐在翠色的草地上。樱花树被扯断的根系暴露在空气中,在阳光下失水,枯萎,腐烂。
    “通常精神触梢在精神图景里面的体现会是树的样子,每个人都会有些许的不同。可以说的上是整个精神图景最核心的部分。如果出现不寻常的状态,必须要警惕。”相对应的知识很快就浮现在了脑海里面,但是比上一段更加模糊,勇利用了更长的时间才勉强看清了美奈子的脸。
    有什么不对劲。胜生勇利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对行将枯萎的樱花树做一些必要的处理。
   
    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打理好地上的那个大坑。精神图景里面是没有时间的概念的,但是等他将那个大坑填平的时候,原本透亮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胜生勇利捏着手上明显不属于樱花树的树根陷入了沉思。
    关于这是什么,他没有一点头绪。除了那上面残留的一点点气味,似曾相识。
   
    仔细地收好了那一小段来路不明的树根之后,胜生勇利开始翻看他留在精神图景里面的记忆。
    关于童年的记忆被储藏在了厚厚一摞老旧的相册里面,泛黄的纸页当中夹着有些微褪色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无外乎都是他自己:一开始是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然后是白白胖胖的团子,然后团子开始变得修长,一点点褪去婴儿肥,显现出少年人清秀的眉眼。而照片的背景也逐渐从乌托邦胜生的庭院扩展到了各式各样夫地方。
    手上的这本相册是在勇利的五岁那年戛然而止的,最后一张照片里面,那个小小的团子穿着黑色的冰鞋,第一次走上了冰面。
    有关于童年的回忆还有好几本相册,无外乎是老旧泛黄的——除了关于美奈子老师的那本。
    胜生勇利记忆当中的童年里,占据一大半时间的除了人来人往的乌托邦胜生和冰之城堡,剩下的就是美奈子老师的芭蕾教室和花中酒馆了。
    听母亲说,美奈子老师是在他出生那年来到这个名为长谷津的小镇的。她是个哨兵——在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哨兵向导流落在塔外——虽然没有强制性的禁令,但是来自普通人的孤立和眼光能让任何哨兵向导都做不到在塔以外的地方生活下去——长谷津是个偏远的小地方,好在民风淳朴,虽然心中怀着那么一点忌惮,但是也没有真的让她到那种过不下去的地步,只是有意无意地让自己的孩子离她远一些。
    勇利小时候曾经从自己的玩伴口中听过无数关于哨兵向导的妖魔化的故事,但是在他五岁那年因为捉迷藏而误入美奈子的庭院的时候,他所见到也不过是一个笑得很和善的阿姨,仅此而已。
    后来他迷恋上了到美奈子那里听她一边喝酒一边讲各式各样的外面的故事——她年轻的时候曾经她学过芭蕾,她将这些东西一点一点教给他,后来建议他去学习花样滑冰。
    那些故事里面包括美奈子曾经遇见过的哨兵和向导,那些故事里面惊心动魄亦或是感人肺腑的东西也成为了年幼的他梦境里面的跌宕起伏的各式经历。
    勇利翻开了那本相册——它有着与其单薄的内容不相符合的厚重外壳。
    那些童年的故事再次在脑海中重现的时候,胜生勇利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宁。没有嘈杂的情绪,也没有什么分散人注意力的声音,有的只有让人昏昏欲睡的宁静。这样呆着并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这样想着。
    在翻看记忆的过程中,胜生勇利进入了梦乡。

==================
勇利精神图景里面的情况……我觉得我暗示得很明显了……关于那几个地理位置的分布……我瞎写的……
不知道为什么剧情进度那么慢【捶地哭】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