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哨向』《Save our souls》04

修改之后的剧情走向感觉会稍微符合一点人物的身份和性格以及经历
下章会从维恰视角倒回几天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文笔糟糕……请见谅≥﹏≤
关于设定的外链贴在评论区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Save our souls 04
胜生勇利是被一阵爪子敲打门窗的声音从睡梦中吵醒的。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拉开窗户。
一团白色的东西执拗地占据了他的视野。
窗外停着一只近乎纯白的猛禽,黑色和白色以一种完美的形态分布在它的每一片羽毛之上,半伸展开的羽翼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微微呈现出金色的半透明的质感。
这不寻常。
这不是应该出现在他的精神图景里面的生物。
胜生勇利不知道那只大鸟出现在这里是要做什么,但是从它身上他感受不到恶意,于是他只是暂且打开窗户,想要带它进来。
它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声波振动空气在小镇上久久回荡。然后它飞了起来,将近一米八的翼展一下子拂过他的脸颊。
起飞的狂风让半身探出窗口的胜生勇利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从二楼直直地落下去。预料之中的撞击并没有出现,意识像是沉入了一片冰冷的水域,他猛地打了个寒战。

他是被一阵尖锐的闹钟铃声吵醒的。他花了足足半分钟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现实当中醒过来了而不是在那个无人打扰的精神图景。上次的经历和经年训练积淀下来的本能在他认清现实之后一下子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没有动。听觉告诉他有什么人打开了门走进来,然后似乎是不满地啧了一声:“维恰。”是个老人的声音,勇利在脑海中勾勒了一下这个声音的主人的样子:一个神情矍铄的银发老人——接着他听见那个人提高了一点声音,似乎有些无奈和不满:“维恰!”他在叫谁?胜生勇利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房间里面的第三个人,手腕上传来的触感就像是身体缺失的另一部分,让他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个人可能会给他带来伤害的可能。
“啊……?”这时候被称为维恰的那个青年终于有了回应,声音飘飘忽忽,带着浓重的睡意,吵闹许久的铃声终于被关掉,“雅可夫……抱歉,这么晚了吗?”
“快点好好去打理你自己吧。”老人似乎是有点无奈,拍了拍青年的衣服——勇利听到了手掌拍打衣料的声音——然后又说了一句,“我知道你现在很担心,但是你要知道今天早上的庭审你不可以迟到。李承吉刚刚告诉我说,胜生的情况已经控制了下来,信息素水平也已经恢复正常了。你要知道,切雷斯蒂诺小组的每一个人都不会让他出问题的。”勇利敏锐地捕捉到了李承吉的名字,这也就意味着,他是不是已经回到了塔里?
“嗯。”青年似乎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然后勇利感觉到他被抓住的右手手腕被松开了,接着是一个落在额头的如羽毛拂过一般轻柔的吻。“勇利,别担心,我会没事的,你也是。”
勇利用尽了自制力才让自己没有表现出一个应该是昏迷着的人不应该表现出来的事情。他一向引以为傲的想象力在这次落到了空处,他能感觉到那个人和他之间有着近乎合为一体的契合感,那个人仿佛就是他冥冥之中丢失的另一半,但是与此同时,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通过想象勾勒出那个人的轮廓,甚至连一点若有若无的影像都没有。
脚步声,开门声,那个被称为雅可夫的老人似乎是和后来进来的人交代了几句什么,最后病房的门关上,一个人的脚步声走到床边。然后停住,接着抬起他的右手,扯开了胶布,取下针管:“醒了?那还是赶紧起来吧,再躺下去对你没有好处。”这次他认出来了,是李承吉。
这次勇利没有再掩饰下去。他睁开眼睛,白色的天花板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快速而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刺激得泪腺分泌出些许的液体润湿干燥的眼球。
“这是塔?”胜生勇利开口问道。
“嗯。”李承吉按照规章制度处理掉输液用具。“别动,我需要对你进行必要的检查。名字。”
“胜生勇利,原籍是日本,向导,A组负责人,直系上司切雷斯蒂诺·查尔蒂尼。执行部。信息素不敏感体质。”胜生勇利从病床上坐起来,这个动作让许久没有动过的他看起来像是挣扎了许久才完成。
“我是谁?”
“李承吉,原籍是韩国,哨兵,A组成员,后勤部。”
“你的伴侣。”李承吉一边抱着写字板写个不停一边问道。
“无。”说完这句话,胜生勇利看见李承吉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确认他说的是不是个拟声词,“我是说,我没有伴侣。”说着他看见李承吉皱了皱眉头,这不是个好的信号,也就是意味着,他的回答可能出了问题。
“那么关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这一次李承吉没有低头去填写记录表,而是用非常严肃的神情看着他。
“没有印象。但是听人提起过。我觉得我们没有见过。”
“你的教官。”
“奥川美奈子。”胜生勇利看见李承吉的眉头越皱越紧,他在板子上的量表上潦草地写了些什么,然后皱着眉头:“这是对你精神状况的评估,请你认真回答。”
“我很认真。”
“那好吧,列举出3个R组成员。”
“R?”胜生勇利复述了一遍李承吉的发音,确认他的听力内有出现任何问题。“不应该是T?”
“行,先T组。”
“T组负责人克里斯托弗·贾科梅蒂,瑞士,哨兵,执行部。组员米莱尔·克里斯皮诺,让·雅克·勒鲁瓦,哨兵,执行部。”
“那么R组。”
胜生勇利摇了摇头。
“那么你记得你这次出任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去出任务……然后……”胜生勇利真要说下去,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当中一片空白。他摇了摇头,“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
“那里?”
“醒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向导,叫……叫南健次郎。他说那里是个研究所。”
“那么后来呢?”
“我带小南出来的路上,受到了袭击。然后……受了伤,我逃了出来,小南……死了。”胜生勇利说到这里的时候瞳孔猛地缩小了一下,那之中的情绪像是被什么东西攫住了一样,充斥着各式各样复杂的情绪,“我没来得及救他,我没来得及救他……”
“你先冷静一下。”李承吉注意到胜生勇利并不是很正常的精神状态,出声终止了这个话题,“那么在研究所醒来之前的事情,你还有没有印象?”
“没有。”
“你需要重新进行身体检查。在此之前,我不能贸然评估你的精神状况恢复到了可以正常执行任务的水准。”李承吉从口袋里面摸出通讯器,接通,“是的,长官,勇利醒了。我想他的状态有点问题。申请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在尼基弗洛夫回来之前需要有个人来看着他。不,我不能保证他不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来。”

“切雷斯蒂诺怎么说?我很清醒,也不会做什么过激的事情。”看李承吉放下通讯器,胜生勇利问道。
“不要剧烈运动。披集·朱拉暖一会儿就到。”李承吉最后把板子抱在胸前,走了出去。
病房里面一下子安静下来,胜生勇利伸手去摸了摸额头上刚刚被那个素未谋面的人触碰过的地方。
他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那个人给自己带来的感觉,就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病房的门就被以一种极端粗暴的方法推开了。门板撞在墙壁上,响声惊天动地。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