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哨向』《Save our souls》05

终于赶在周末之前写完了第五章≥﹏≤
前情基本交代完了接下来就开始走半日常了
文笔糟糕……请见谅【90度鞠躬】
设定补充了塔的职能,链接见评论区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Save our souls 05
    站在被告席的维克托保持着他一贯以来的优雅风度,既没有因为对方的指控而出现慌乱,也没有因此对对方提起足够的重视。他的手不自觉地摩挲着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看不出什么情绪上的变化。起诉人在原告席上喋喋不休地陈述着冗长的陈词,听得人直昏昏欲睡。
    这时候维克托突然感觉到了从脑内传来的一阵锥心的痛。那一瞬间的极端刺激让他浑身都僵硬了一下,摩挲戒指的手停顿了一下,食指和拇指用力掐住了柔软的组织。
    这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他认为的一个意外。他很快就意识不到疼痛的源头在哪里了,痛觉像是感染身体的病毒一样迁移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自制力根本无法抵抗身体内部突如其来的痛感,维克托不知道他面具一样的微笑表情有没有破碎,他只知道眼前的色彩模糊成了光怪陆离的色块,然后扭曲成不成型旋转着的暗色团块。身体似乎是碰到了什么有棱有角的东西,他感觉不真切。雅可夫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像是隔了一层水面传来。
    与其说是痛觉侵占了这具身体的所有感官,倒不如说是灵魂中最重要的一块在被什么力量硬生生地撕裂扯开,痛的像是被烈火焚烧。他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只是恍恍惚惚间看见一颗花树被连根拔起,淡色的花瓣扑簌簌地落下来像是一阵凄绝而美丽的花瓣雨,灰土和折断的根系哗啦啦地掉落下来。
    他尝试去抓住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抓住了什么。
    “勇利……”嘶哑的声音在不知名的空间当中反反复复回荡着。
   
    记忆在这里戛然而止。下一个画面是塔的后勤部的病房里苍白的墙壁。
    身体好像一下子空了……维克托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下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身体没有问题,但是精神连接……
    一般来说精神连接的断裂只有两种情况:其一是未肉体结合时的随时间自然消退,其二只有……死亡。
   
    “喂,我说老头子,你能不能别这么——”坐在一旁的金发少年被突然直挺挺地坐起来的维克托吓了一跳,但是他不耐烦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硬生生地截断了。
    “勇利在哪里?”
    “哈?那只猪?他不是在执行任务吗?”尤里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维克托,后者脸上那种一般来说会让他有种往那个人脸上招呼一拳的风度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的慌乱,“你不会是睡傻了吧。我知道你们感情很好,但是你能不能——”
    “病房里面不要大吵大闹。尤里•普提塞利。”下一刻打断尤里对话的是一个女声,连续两次被打断说话的尤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和这个高高瘦瘦的老女人顶嘴。然后莉莉娅用她惯常的那种手术刀一样的眼光审视了一下维克托。
    “有哪里不舒服么?”
    “胜生勇利在哪里?为什么我们的精神连接会突然断掉了?”
    “尼基弗洛夫先生请你冷静一点,不然我会考虑要不要给你使用镇静剂。我现在会立刻联系费尔茨曼和查尔蒂尼,现在,你,不准离开病房。”莉莉娅的惊讶的表情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然后她一边拦住维克托的去路一边,一边掏出通讯器材联系两个组的负责人。“你最好弄清楚你现在任何的违规操作都很敏感,如果你不想给你自己再惹上一点麻烦的话。”
    维克托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尤里发誓他听见了墙壁在颤抖的声音。
   
    “所以我不仅和维克托认识,还是……额……?”胜生勇利用了一点想象力才从眼前这个看起来浑身是刺的少年的叙述当中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虽然对于他来说他们才是第一次见(也许是第二次),但是这种直来直往的性子的确很容易让人生出相信来。
    “情侣,傻瓜。”尤里不屑地哼了一声,把胜生勇利难以出口的话给补充完整。
    胜生勇利沉默了一下。别说是他,任何一个人发现自己一觉醒来所有人都告诉他他的记忆出了问题,他还有一个就差一步就走到肉体结合的男朋友,这样的走向换作谁恐怕都不能接受。
    “我说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东西啊,这不会又是你们两个的什么小情趣吧。我跟你说,这个一点都不好笑!”尤里不耐烦地看着胜生勇利低着头沉默的样子。
    “我没有。我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胜生勇利摇摇头,声音低低的,“所以尤里奥知道更多吗?”
    “靠,你不是不记得我是谁了吗?为什么这句尤里奥叫得这么顺口啊。”尤里显然完全没有抓住重点,看他张牙舞爪像只被惹毛的猫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勇利突然有点想笑。
    “可是,这是尤里你刚刚自己说的啊。”胜生勇利看着尤里突然像是泄了气一样瘪下去,带着一脸嫌弃或者说是嫌恶的表情继续说道:“你想知道的话你可以去问那个老头子啊,他肯定能给你绘声绘色地讲三天三夜。”说着乜了一样胜生勇利,显然是一点也不准备给勇利讲故事。
    “好吧好吧。”胜生勇利并没有继续坚持这个故事,他从床上跳下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拖过病房里面的另一张凳子,坐到尤里的面前。“那么你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呢?”
    “还不是因为JJ那家伙……算了,虽然那家伙烦了一点,关键时候还挺有用的。是他发现从监控记录里面的影子算出来的太阳高度角和日期时间对不上号,我们才能发现监控记录被纂改过了。那是一段录像。”
    “这样么……”胜生勇利托着下巴沉思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以虽然不知道那群人是为什么那样针对勇利,但是勇利现在要在我们的严密保护之下哦。”披集拎着一袋水果走进来,揽住勇利的肩,笑容灿烂,“总而言之,欢迎回来,勇利。”
    勇利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看披集,又看看尤里,后者猫一样的蓝眼睛当中是和披集一样的温暖的光彩,熠熠生辉。
    “嗯。”他用力点了点头。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