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维勇】《重逢》06

花滑选手维×编舞勇
很抱歉这一章写了这么久才发出来(*/∇\*)
真的卡了很久,修改了很多遍还是不够满意
文笔好像突然又离家出走了≥﹏≤
谈恋爱好痛苦啊
依旧私设与ooc齐飞

==============================
重逢   06
给维克托的表演滑编舞用了比勇利预料的更多的时间。
第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勇利转过头去,那个银发的身影就站在冰场外面,那双湛蓝的眼睛紧紧注视着他所在的方向。他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空茫变成了一个略带欣喜的笑容。
——一个不经意的转头,小镇上最美的女子注意到了骑马路过小镇的那个英俊男子。一见钟情是很老旧的套路,却也是他所能够想到的最最浪漫的事情。
蹬冰,划出,冰刀在冰面上划过一道修长的弧形。合乐是很能够体现情感的部分,也是很体现选手功底的部分。
——女子在河边的草地上起舞,祈求吸引男子的注意力。然后——
勇利回头,不出意料地看见了维克托看向他的眼神。很专注,很专注,只注视着他一个人。
——很好,他看过来了。
接下来是旋转。音乐在加快加强,如果是这个速度的话,燕式旋转大概是最合适的。这个速度不算特别快,情感也远远没有到达最高潮的地方。
燕式旋转的速度不够快,却足够优美。旋转配合着双臂张开,仿佛振翅欲飞的水鸟,每一次振翅都带起晶莹的水珠飞溅。然后是甜甜圈的姿态。八圈的提级条件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特别困难的要求。他是和着旋律的最后一个音符结束旋转的,接下来就是一大段的步法。
——女子提起衣裙,轻快地跑过了水面,水花在脚下溅开,步步生莲。她回头,给男子楼下一个狡黠的面容。
那是若离若即的挑逗,每每加速时又突然跟上了一个急转,刀刃刮擦冰面发出细微的声响,间或是轻快的小跑,夹杂着让人反应不及的小旋转。
——接下来,男子会不会跟过来呢?
勇利蓦然回头,等待。
接下来的画面就好像电影《简·爱》当中,罗切斯特先生骑着高头大马跨过河流而来的慢动作,马蹄敲打河水的声音是他的号角,水花在慢动作里面飞溅,就像是带着千军万马而来,然而落在简的眼里,那是只一个注定的人,带着万丈光芒,闯入了她的生命里。
维克托握住了他的手,嘴角带笑:“继续?”

单单从编舞来说,维克托对于这个节目绝对是满意的。而这个节目由勇利表现出来,更是有了别样的生动与感染力。
勇利是在用他的身体叙述故事。那种被称为爱的情感,维克托隐隐约约感受到了。勇利已经入戏了,完完全全地投入了故事里面。
勇利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祈求一个回应,然而回答他的只有寂静的空气中冰刀划过的声音。这不应该只是一个单方面的故事。维克托突然无端生出了这样的想法。他摘掉了冰鞋的刀套,滑向勇利。
这也许是他27年的人生里面做过的最鲁莽而不经过思考的一件事情。当然,要当心,在高速下,每一个靠近都可能变得危险。维克托不想伤到自己,更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加思考而伤到勇利。
这时候勇利倏地停住了,他回过头,看到正在滑近的维克托,眼睛蓦地睁大了。像是不可思议,但是那双棕红色的眼睛里面的惊喜是不加掩藏的,仿佛回头的一瞬突然看见了灿烂星空。
这样的反应给了维克托莫大的鼓舞——他本来以为勇利会拒绝这样的身体接触的——不过他喜欢这种给人惊喜的感觉。
“继续?”他问道。被他握在手心里面的那只手回应了他,五指收紧,抓住了他的。
勇利用身体行动告诉他主导权在他手里。
明明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双人冰舞,也对勇利的滑行习惯没有什么深刻的了解,但是却契合得宛如被分离而又合拢的阴阳鱼。没有什么磕磕碰碰的适应,他们维持着相同的步率,每一个小小的技巧都能被轻松地接上,每一段配合的步法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流畅。
神奇得就好像是心有灵犀。维克托向来对所谓命中注定的说辞嗤之以鼻,但在这一刻,除了命运的神启他想不出什么更加合理的说辞。
这是首关于爱情的曲子,关于一种完全潺潺溪水般清澈的情感,温柔,又带着像是火石相碰迸出的点点火花一样的小惊喜。钢琴和提琴的声音交织缠绵,却又带着感染人心的魅力——就和勇利一样——他正用那双澄澈的棕红色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带着秋水般的目光。
他自然而然地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温柔地抚过勇利的脸颊。在他意识到这个动作可能带来的爆炸性的后果之前,他的手已经贴上了那因为滑行而微微发红的脸颊。
温热的,光滑的肌肤在他的手底下划过,带来像是触电一般让他的灵魂几乎要为之颤抖的感觉。
勇利会讨厌这样的触碰吗?维克托有些紧张地抿了抿唇,难得地紧张得像个毛头小子。没有。勇利的眉眼舒展开了,他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喜欢的。勇利的行为明明确确地传递出来了这样的一种信息:勇利享受这样子的身体接触。
这太棒了。
“托举,没问题吗?”维克托附在勇利耳边轻声说道。
“试试吧。”勇利把手压在了维克托扶在他髋部的手上。滑行没有问题,准备好了。维克托本已经做好了勇利在半空中本能的自我保护的应对,但是完完全全没有派上用场。勇利完完全全地信任他,他伸展开双臂,像是要拥抱迎面吹来的看不见的风。
落地后是一个短暂的分离。他们同时开始了旋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由跳接蹲踞式旋转开始的联合旋转,然后是直立旋转。幻影转让旋转的速度达到了巅峰,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模糊,维克托勉勉强强看清勇利同样选择了直立旋转,只不过,是个L-spin,极端柔韧的身体绷紧,拉出笔直而硬朗的线条。相较于女子组的柔美,这个由勇利做出的L-spin更多了一些硬朗而干脆的成分。
旋律走向最后最舒缓的地方,褪去了之前所有交织混杂的激情,变为了最为朴素的钢琴旋律。维克托从背后抱着勇利,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
维克托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勇利就转身一下子把他抱住了。“谢谢,维克托。”勇利低声说道。
维克托不明白。这个时候勇利为什么要要说谢谢?他有做了什么吗?但是这个拥抱,身体在叫嚣着要把这个人狠狠地抱紧怀里,再也不想松开。维克托不明白这种感觉。
他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那种胸口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破开胸腔蹦出来的悸动感觉,让他手足无措的感觉。
“勇利要谢我什么?”维克托疑惑地问道,回应了勇利的拥抱。环绕在背后的手往下放了一些,越过了普通朋友所会做的拥抱的最大的底线。勇利没有反抗,只是安安静静地抱着他,面颊贴在他的肩头。
“没什么。”勇利像是终于从曲子的意境中挣脱了出来,他有些犹疑但是坚定地推开了维克托,仿佛那个刚刚紧紧抱着他的人不是胜生勇利一样。“对不起,给维克托造成麻烦了。”
“勇利以前练过冰舞?”维克托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每次维克托继续深究这个话题,勇利都会变的很奇怪。他记得勇利说过他是花样滑冰爱好者,但是他也没有具体说明他喜欢什么项目,也许是冰舞?
“练过一段时间吧。搭档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但是我们之间始终没有那种化学反应。”
“哦,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冰舞的搭档也需要彼此信任彼此交托吧。我做不到。”勇利的眼睛低垂下去,“都不能给彼此带来安全感的话,还是算了吧。”
维克托不完全确定勇利说了什么,他的声音太轻太轻了,他几乎听不清楚。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似乎是勇利第一次和他说起有关于他的滑冰的过去的事情,他迫切地希望勇利能够说的再多一些。
“所以勇利是想要说我很给勇利安全感?”他笑了起来,希冀着这个小小的调侃能够打破他们之间有点低落下去气氛。
“因为维克托是维克托啊。”勇利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然后很快地抬起头,“那个,关于编舞?”
“perfect.”维克托拍了拍勇利的肩膀,“其实勇利很有双人滑的天赋呢。真希望以后能多和勇利滑一滑双人滑呢。话说——”
“嗯?”
“早上雅可夫和勇利说了什么啊?”

“喂,刚刚雅可夫和你说了什么啊。”刚刚完成了基础练习的尤里趴在围栏上懒洋洋地问道。
“哦,费尔茨曼先生问我毕业之后要不要留下来做助教。”勇利如实回答,目光却被尤里身后的维克托吸引,后者刚刚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后外结环跳。
尤里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勇利的走神,他只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似的,突然提高了声调:“你要回日本?”
尤里的声音有点大了,勇利感到在尤里身后不远的地方,另有一道探寻的目光看了过来。“我还没有决定。”他思考了一下,“但是编舞的工作已经都结束了不是吗?”
尤里的瞳孔张大了。是了,完成了一个赛季会用到的三个节目从编舞的工作之后,作为编舞的勇利似乎就没有了一定要留下的理由。尤里的嘴唇翕动了两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左脚用力地顿了一下冰,勇利几乎能看清楚冰渣子从冰刀砸落的地方溅起一朵花来。
“走就走嘛,谁管你啊。”尤里滑走的时候语速极快,饶是勇利也险些没有听清楚。他有些迷茫地顺着尤里滑走的方向看过去,对上了一双湛蓝色的眼睛。

“那勇利会留下来吗?”
“我还没有决定。”勇利摸着下巴,“我想和我的家人商量一下。”
维克托看着勇利的眼睛,后者似乎在认真地思考着什么问题,眼神忽闪。然后勇利终于注意到了维克托的目光,他抬起头,眼神中带着探寻的意味。
“勇利。”维克托努力组织着语言,让这个邀请听起来跟加自然一点。
“明天晚上我没有练习,也许勇利可以和我仔细讨论一下关于表演滑的细节?”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了一句,“明天的话……尤拉奇卡是下午的训练吧?那也许勇利可以和我一起吃个晚饭,然后去我家?”
他看到勇利的眼睛蓦地睁大了,但是有光芒如水波般在流动。有那么一瞬间维克托意识到勇利下意识地是想要拒绝的,但是拒绝的话语在口角边转了一圈以后又被吞了回去,变成了吞咽唾沫时候结的滑动。维克托又跟上了一句,伸出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用了更加温柔的语气。
“行吗?”
======================
感觉应该没有什么需要注解的东西了
文中提到的《简爱》是97版的电影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