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原著向《花事》02

私设与ooc齐飞
01
=============================================
花事
TWO

      论张佳乐其人,除去他作为百花队长时的那种大任在身不得不摆出来的严肃,私下里不少选手对于他的形容似乎都是:活泼好动,精力旺盛。
      第十赛季林敬言退役之后张佳乐曾经私下里跟他吃过一顿饭。席间林敬言曾经开玩笑地说:“看你这种精力旺盛的样子,有时候总有一种错觉,好像小宋才是前辈,你是后辈。”
      张佳乐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我说老林啊,你要是眼镜被雾蒙了不用这样拐弯抹角地说吧。”
      林敬言呵呵一笑,摘下雾气弥漫的平光镜放在了桌子上。“跟你在一起,总是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不光是年龄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林敬言停顿了一下,“人老了,不服老不行了。”只是单纯的感慨,没有太多伤感的意味。
      张佳乐沉默了一下。放到社会上,将近三十岁的年龄绝对说不上多老,甚至颇有些初出茅庐的新人的观感,但是对于电竞圈,这确实是大龄了。
      岁月流逝,一二赛季的小年轻都成了“前辈”,有的封神,有的悄然离去。剩下来还在苦苦支撑的,也逐渐开始领略到那种连经验也逐渐弥补不了的状态的下滑。从巅峰开始跌落的速度是很的,也许一个选手从新人走到巅峰要花去四五年,但是滑落谷底的速度,却是快得如同g=9.8m/s²的自由落体运动。巅峰与退役似乎真的只有一步之遥。更加令人害怕的是那种避无可避的无奈,所有的努力挽留都像是被猛兽咬住咽喉的食草动物徒劳无力的挣扎。
      张佳乐当然也不在能够逃脱这种自然规律之列,只不过私下里的他看起来永远是那种活力四溢的样子,才总给人一种他好像确实老得比较慢的样子。
      真的是这样么?林敬言在心里给这样的论断打了一个问号。他和张佳乐算是旧识,前几赛季张佳乐还是百花副队长的时候他真的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别说有一点身为副队长的架子与稳重了,不惹出些事情弄得鸡飞狗跳已经算是表现良好。也亏的是孙哲平当队长,反正就是没少劳心劳力。虽然麻烦没少惹,但是张佳乐事后那个大大的笑容总是让人一下子没了脾气。
      然后,孙哲平伤退,张佳乐继任百花队长,三进总决赛却三次止步于总决赛,复出霸图时候的无限骂声,孤注一掷却屡屡与冠军失之交臂,人还是这样个人,但是第七赛季在比赛前例行的队长握手的时候,林敬言看到,张佳乐的眼神,就好像是被逼到绝境的狼。
      名为责任与失败的剪刀将那一丛灿烂的花朵修剪成了更妥帖的样子,他还是有着艳丽活泼的颜色,但是却没有了曾经无拘无束的张扬。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认识了将近八年,他们似乎是第一次有机会这样子叙说家长理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以前没有,也许过了今天也就没有了。
    “说实话老林你当年和方锐那小子一起改打猥琐流的时候应该就是我这样的心情吧。”张佳乐耸耸肩,颇有些无奈地笑道。
    “未来总是属于年轻人的啊,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都只能在一边喝喝小酒,说说我们的‘想当年’啊。”林敬言小心地将放在桌上的眼镜移开一些,“你觉得你还能坚持多久?”
     “不拿到这个冠军的话我是不会甘心的。”张佳乐放下筷子,林敬言在那一瞬间精确地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光。
      那一瞬间,林敬言竟分不清坐在他对面的是张佳乐还是叶修亦或是韩文清。
      他们一点都不不像。他们一模一样。
      从骨子里面来说,他们追求冠军的心,是一样的。赢下去,拿到冠军。这就是他们的信仰。
      对于他来说,他只能为友人默默祝福。

      到底是饯行的饭,席间的气氛没有那么热络。
    “好了,退役了,保重。”张佳乐笑着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但是声音里面还是露出了一些低落的情绪。
      林敬言小心翼翼地带上眼镜,说真的,两个大男人,没啥好唧唧歪歪的,最多就是又少了一个从那个时代走来的老人,颇有些感慨罢了:“又不是生离死别的,别搞得这么伤感。我不会离荣耀太远的。”他笑了笑,“以前在呼啸的时候方锐总说我有种言灵的特殊技能,”他半开玩笑的说,“这次,我赌你赢。”
      “哈哈老林,不会让你失望的。”张佳乐笑起来,眉眼间依稀还留有一分当年的张扬。

      也许是林敬言的语言奏了准亦或是张佳乐那常年被叶修嘲笑的运气终于爆发了一次——也许不是什么喜玄幻的运气作怪,那是积淀多年的实力与经验还有积聚至顶峰的夺冠的渴望合力爆发的结果——像第十赛季的叶修,像第十一赛季的霸图。
      张佳乐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他夺冠的那一刻,但是他却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第十一赛季的冠军之战,会在百花和霸图之间展开。它可以是任何一种样式,却万万不应该是百花与霸图的生死斗。
       张佳乐与百花似乎是结了孽一般的缘。
       老实说,这赛季连运气似乎都站在了百花一边。霸图季后赛一路连续遭遇强敌,首轮苦战三回合击败轮回,次轮又遭遇劲敌微草。而相较之下百花的季后赛异常顺利,首轮两回合击败虚空,次轮鏖战三回合力克蓝雨。百花新的弹药狂战组合经过两个赛季的磨合,似乎正在复刻着第三赛季张佳乐与孙哲平的辉煌。
      第十一赛季,张佳乐职业生涯的第五场决赛,在霸图战队与百花战队之间展开。
      战至第三轮团队赛,艰苦异常,百花的牧师先行阵亡,但是紧接着在于锋出色的发挥和邹远出其不意的战术指挥下,双方的优势并没有进一步扩大,虽然没有将张新杰送下场,但是罗塔和大漠孤烟的接连阵亡给了霸图不小的打击。第十一赛季林敬言离开后战术上的缺口确实对霸图的实力有一定的影响,虽然新人成长得很不错但是难掩经验不足的弱点。
      但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够忽略对手可能的潜力,或者说,任何对手都不能够被小看,你永远不能完全了解他们。一向以严谨为风格的张新杰与宋奇英这场比赛打得格外强硬,恍惚间让人错以为那是早些年的韩文清,长河落日的背后是石不转,是霸图的牧师,长河落日一步不退,那是他的决心。
      不得不说百花的发挥十分出色,霸图带治疗的优势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领先,石不转成了倒数第六个被送下场的角色,与此同时是张佳乐用乱雷送走了德里罗。秦牧云与邹远的枪系内战最终落得双方同归于尽的局面。宋奇英最终还是输给了更加老辣的于锋。
      每个人都已经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
      而此刻,场上只剩下了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双方血量都所剩无几,大概只需要一次再有短暂的战斗即可分出胜负。
      这个时候,战术走位什么的都已经没有意义。
      狭路相逢,决一胜负。
      百花战队,狂剑士,落花狼藉,操作者于锋 。
     霸图战队,弹药专家,百花缭乱,操作者张佳乐。
      这几个词语放在这样一个赛场之上在老玩家眼中无比残忍。时隔八年,这两个角色再次同时站在了总决赛的赛场上。然而弹药专家的身前再没有了冲锋陷阵的狂剑士,狂剑士的身后也不见了撒播绚丽光影的弹药专家。
      那时间的气氛像极了一代宗师归隐之前与友人约于群山之巅的宿命对决。虚拟的风带起了两个角色的衣角。
      如果角色有表情的话,那么他们此刻,脸上的表情都应该是背水一战的坚决。
      为了胜利而战。
     张佳乐不能倒下,他的身后已经空无一物,而他,会为霸图拿下这迟来的荣耀。

——这次,我赌你赢。
——不会让你失望的。

      剑起,枪响,雷鸣。
      血条清零。
      三秒决定胜负。
      结果在光影散去的一瞬间揭晓。尤自站着的是弹药专家,百花缭乱玫瑰色的发飞扬,意气风发。狂剑士倒在了他的脚下。
     这三秒也许比不上第十赛季总决赛上叶修震惊全场逆转胜负的6.5秒,却也只够惊心动魄。
     在这个赛场上,没有手软,没有私情,全力拼至最后一刻,这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重。
     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
     老将们迟来已久的胜利。

      张佳乐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样瘫倒在了操作间凳子上,良好的隔音墙壁阻隔了外面海啸般的欢呼声。
      冠军。
      原本应该无比光辉灿烂的冠军被冠以击败百花的名号时突然失了色。
     张佳乐其实一直是个颇为感性的人,在冠军与百花中间,他选择了冠军——那是一个职业选手对于胜利的渴望。对于荣耀与感性的必然纠葛,就好像是落花狼藉与百花缭乱在最高赛场上的宿命战争,他们终将举起枪与剑,决一胜负。
     赛后张佳乐没有出席新闻发布会,他只是缩在训练室的沙发角落里面打开手机。
     QQ界面上与邹远的谈话停留在了三年前的夏休期。
    “小远,新赛季,好好加油。”
    “前辈你会回来么?”
     当晚放出消息,张佳乐加盟霸图。
     张佳乐无声地叹了口气,有些懊丧地揉了揉头发。

     张佳乐竖起风衣领子,企图用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离开场地,虽然他退役多年,但是还是架不住曾经是个公众人物,这个时候,他一点都不想被粉丝缠住。比赛场馆附近,能看到三五成群的百花粉丝正在欢庆百花的胜利。
     张佳乐快步走到街角,拐弯,站在建筑物的阴影里面抬头仰望被钢筋水泥棱角分明的线条分割成几何形状的天空。
     口袋里的手机兀自振动了起来。
     按亮屏幕,一个地址。很熟悉。
     比赛结束后散场的人流很密集,如果要从大路走到那家店的话十有八九得和散场人群撞个正着。好在多年来这里打比赛的经验让他摸清了周围的大多数可以走人的巷道,就像是熟悉那些曾经用过的比赛地图。他凭借着自己对于这里的熟悉在小巷里面穿行着,七绕八拐,周围没有人声,只有鞋底敲击地面的孤单声响。不多久,张佳乐已经看见了那家熟悉的咖啡馆的招牌。店面翻新过,但是名字仍然是没有变化。二层的卡座上,有个人影隔着玻璃向他挥了挥手。
      几乎能想象出那笑意。
      张佳乐尤自笑了笑,挥了挥手,也不管对方能不能看得清,动身走进了咖啡馆。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