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FATE】《命运线》One

      Fate与全职混合脑洞
针对bug重修的版本……全文见tag
依旧私设与ooc齐飞
=======================================
  One 英灵
        S区,轮回公会。
        严格来说,轮回公会的兴起是在近余年,在那个继承了一枪穿云名号的男人接受会长的工作之后。真的要论起豪门的积淀,比不上有百年历史之久的霸图公会,相较于微草和蓝雨也略差一筹,但是没有人胆敢小瞧这群年轻人的实力。在这次圣杯战争中,全部由年轻力量构成的轮回俨然成为了黑方阵营的牵头人。
       
        随着召唤阵的光芒渐渐散去,江波涛深呼吸一口平复着因为过度消耗魔力而剧烈跳动着的心脏。而他身边的周泽楷虽然也显出一点疲色,但是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然是说明了什么超出预期的事情的发生。
        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看过去,江波涛也是一愣。在缓缓散去的烟尘中,两个人形的轮廓冉冉明晰。左边高一点的那个人有着一头灰色的长发和一张姣好得雌雄莫辨的脸,但是脖子上的喉结昭示着这的确是一个男人的事实。他冷冷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耸了耸肩。
        “呐,你就是我的master了吧。”站在右侧的有着一头橙色长发的少女首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她转身看向周泽楷,伸出了手,“黑Archer沐雨橙风苏沐橙,多多指教。”苏沐橙能够通过契约清楚地感受到那位沉默的魔术师体内深不可测的魔力反应,这样强大的魔术师,她只见过一位,大概迄今为止除了她面前的这一位以外只此一人。
        “多多……指教。”周泽楷伸出手握住那只女性的小巧的手掌。虽然没有成功召唤出预期的从者,但是沐雨橙风也绝对是一张上上签。苏沐橙留在历史上的名声的确是不如她的哥哥叶修来得响亮,但是单单从周泽楷现在能够感受到的苏沐橙的各项数据来看,她也绝对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战力。
        “不知这位前辈尊姓大名。”待苏沐橙说完,江波涛对着另外的那个男人开口道,态度尊敬。
        “鬼刻,吴羽策。Saber。”男人甩甩头发,带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声线却是与外貌不相符合的干净有力。虽然他一直不说话,但是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气场却让任何人都难以将其忽视,那是一种极其妖异的美感,让人难以移开眼睛。
        “什么!”在听到从者的真名之后,尽管知道不是很礼貌,但是江波涛还是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鬼刻确实是史上有名的人物,但是……谁也没想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以美貌与鬼剑出名的鬼刻竟然会是个男人。
        “很值得惊讶吗?”吴羽策看起来倒是不太介意江波涛发反应,他伸出右手勾绕着一缕鬓发,这个动作让他透出一股名说不清的妖娆的味道。“历史书总有那么点走形吧。所有人知道我是个男人的时候都是这样一副惊讶的表情。”
        “不过呢,既然你是我的master了,那么我一定会尽我一切能力助你成功的。我的剑与性命与您同在。”他这么说着,灵体化的金色光点吞没了吴羽策的身影,然后轻轻的一声响,光点泯灭在空气中,不留下一点痕迹。
       
        Q区,霸图公会。
        现在的场面似乎是有一点诡异。刚刚现界的servant用一种惊喜的久别重逢一般的眼神打量着他,那种炽热的目光饶是林敬言久经世面也还是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太多太多的情绪酝酿在那双黑色的明亮的眼睛里面,他分辨不清。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老林你第一次见我的就用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原来我们早就见过了啊。”说着黑Assassin纵身一扑扑到了林敬言的身上,“我真是没想到我们居然还有并肩作战的一天啊。”
        被这一扑弄蒙的林敬言没有抓住他的从者最后一句话里面的关键信息,他只是下意识地抱住了那个扑上来的人。
        “抱歉,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你是哪里的英灵?”林敬言站稳身形,任由那个大孩子一样的从者紧紧抱着自己。
        “黑Assassin海无量方锐。”说罢海无量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哦对了老林你现在还不认识我哦,那就再和你透露一下吧,我可是你……”最后几个字轻声地落进了林敬言耳中,大脑迅速将这几个读音对应的信息转化成了文字,然后与概念一一对应。意识到方锐说了什么的林敬言身形突然一僵,脸色一下子有点古怪。
        “不过老林啊,你不戴那副眼睛的时候看起来果然还是看起来没有那么斯文禽兽啊。”方锐摸着嘴唇,最后做了一个点评,然后环顾四周,“这里就是霸图嘛?看起来和后来不太一样啊。老林啊,你带我齐逛逛好不好?”
       
        G区,蓝雨总部。
        “那么魏前辈,小卢就拜托您了。”喻文州带着他一贯的微笑,对着红Caster说道。
        “嘿我说你这小子说话可真是挺有意思的,老夫可是他的从者,哪有道理不保护好自己的御主的道理。倒是你啊,少天,要是让你的御主受伤给老夫丢脸的话,老夫可是一定饶不了你啊。”魏琛一面向喻文州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卢瀚文,一面对着红Saber说教不已。而历史上因为话唠而出名的那位Saber也只是听着,一面吐槽,一面却也毕恭毕敬。
        “嘿嘿嘿我这么厉害怎么会让master受伤啊是不是啊master?”
        “呵呵,我当然相信少天的能力啦。”突然被点到名字的喻文州只是报以微笑,说道。红saber虽然说得很轻松,神情像是个孩子,但是从他的眼神里面,喻文州看到了杀伐决断。那是暗杀者的眼神,也是能让他安心的眼神。喻文州心下暗暗有了结论。
        红saber是真的很尊敬这位caster前辈。
        仔细看看这幅蓝雨老中青三代人斗嘴的场面,倒是格外有趣格外有活力呢,卢瀚文好像很久没有露出过这样子生动的表情了。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好机会,让卢瀚文成长起来的机会。不知道这样的安逸时光能持续多久呢?
        他双手抱胸,悠悠地想着。
        这才只是个序幕而已。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