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流。

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转。

【乐远】《前尘旧梦》

《不疯不魔不成活》的一些番外片段,前文戳个人主页
依旧ooc与私设齐飞
============================
        前尘旧梦
        【1】
        当张佳乐收手的时候,住了四年的房间里面已经没有了什么属于他个人的物品,所有东西都被整整齐齐地打包装箱放在了他的脚边。他看了看桌上那盆长得郁郁葱葱的仙人掌,决定将这盆养了六七年的小盆栽留给这个房间的下一任住客。桌子上,一叠快递单零零散散地扔在了空荡荡的桌面上,张佳乐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从随身的背包里面掏出笔和手机。
        家里的地址被短信陈列在界面上,他无声地默念了一遍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址,认命地拔出笔盖开始填写薄薄纸张上的条条框框。
        那两张银白色的帐号卡被随意地摆在桌子上。从橱柜的缝隙里面捡出来的帐号卡已经被用湿布擦的干干净净,与那张他的孪生兄弟摆在一起。尽管这些年来一直有好好爱护,但是另一张卡的卡面上还是难以避免地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台灯灯光下的平面上,划痕斑驳。
        时间从来没有停止下它的步伐,除非与这个世界脱离。
       
        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张佳乐将两张银白色的卡片放在桌子上。将那两张以各种方式陪了自己许久的卡片放到桌子上的时候,除了不舍与哀伤,他的心中竟然隐隐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为什么要把这张卡留下?”经理是张佳乐的忘年交,对于这两张卡的来历,他实在是再了解不过。
        “它跟着我没用了,倒不如让它有个更好的去处。浅花迷人,我带走了。”张佳乐的脸色平静得像是戴上了刻板的面具,那种平静,看得人心惊,更遑论是眼底下两团深深的青色的阴影,让这个人平添一股无法掩饰的颓废。“相信邹远吧,他会比我做的更好的。”这些事情早已经被确定,张佳乐的这句话只不过是给他的一粒定心丸。
        “辛苦了。”经理只是默默地将那两张帐号卡收进信封里,点点头,“什么时候的飞机?我去送送你。”
        “明天下午三点。”张佳乐却只是摇了摇头,“不必了高经理。”疏离的称呼听得经理一愣。“没有什么好送的。”他忽然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直直地看过来。
        那一瞬间高经理忽然意识到,那个在机场看到的初来乍到呼呼咋咋的毛头小子,已经长大了,变成了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其实你完全可以留下来,你已经做的够好了,没有人会因为得不到冠军而责怪你的。你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我累了。”张佳乐缓缓地开口,声音干涩,“而且,一定会有人责怪我的,那个人是我自己。”他停了许久,然后像是彻彻底底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转过身去,关上门的一瞬间,高经理听到他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再见。”
        “一路顺风。”这是张佳乐掩上门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的中午,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那个孤独的身影离开俱乐部。
        “小张啊,一路顺风。”
        这是张佳乐在百花俱乐部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2】
        “队长?”站在机场外正准备走进去的张佳乐忽然被叫住了。是邹远。他的声音有点大了。张佳乐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被粉丝围住,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尽管他带着口罩,将帽沿尽可能地压低。
        “队长怎么让会在这里?”张佳乐看见邹远拖着个行李箱,年轻的脸庞在午后的阳光下有着别样的光彩。
        也许那就是青春。
        “我……等人。”张佳乐犹豫了一下,太多的东西想要说,但是舌尖好像被太多太多的话语压的僵硬了,于是所有的话语又变成了未出口的欲言又止。
        “嗯,那我先去俱乐部啦。”邹远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后脑勺,“队长回见。”
        “新赛季加油。”张佳乐点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对自己多点信心。”
        “嗯嗯。”邹远点点头,听到张佳乐最后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
       
        【3】
        “经理。”走进经理办公室的时候,邹远整个人都是惶恐不安的。
        “小邹来啦,来来来,坐。”经理听到邹远的声音之后,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那张凳子,示意邹远坐下。
        那一刻邹远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快要炸裂。他现在就好像是考了不及格地学生坐在老师面前的那种惴惴不安的心情。
        “战队这个赛季的成绩,不理想。”经理双手交叠放在桌上,语气平稳。
        “对不起。”听到这个开场白,邹远心已经凉了半截。之前唐昊的转会已经是一个信号——俱乐部很可能会进行大换血的信号。而他,一个欠缺实力,欠缺经验,欠缺领导力的二年级生,很可能面临解约的危险。
        “上周霸图战队的人向我们求购百花缭乱。经过俱乐部高层的慎重考虑,决定将百花缭乱以1600万出售给霸图战队。”经理的面色看起来有点沉重,但是他伸出一只手制止了一脸错愕想要说话的邹远。
        “小邹你先别说话等我说完。我的意思是,战队会继续给予你最大的支持。虽然我知道张佳乐的作为可能的确是难以让人接受了一些,但是,俱乐部决定相信他对你的判断。他说,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选手。”提起张佳乐的时候经理的脸色有点懊丧,但是邹远知道,经理和张佳乐是忘年交,是一同走过百花最困难时候的人,虽然难以接受甚至为之苦恼,但是经理绝对是理解张佳乐的选择的。
        也许比他更理解。
        “本来俱乐部希望你能够用百花缭乱再续辉煌,但是现在看来,这真的是一个太过草率的决定。你不是张佳乐,你也不应该成为谁的复制品。”经理点了点头,将另一张银色的荣耀帐号卡递给邹远,“我刚刚所说的支持,其一是它。技术部根据你的操作习惯为你量身定制的帐号卡,花繁似锦。希望你能够让它在赛场上大放光彩。”
        “不要吃惊,这张卡本来就是张佳乐很早之前留下的一张卡,就是最早的那批卡中的一张,和百花缭乱差不多的年纪。”
        “哦呵呵,说远了。这是其一。第二件事情,希望你支持俱乐部的决定。蓝雨的狂剑士于锋将会转会百花,具体已经谈妥,只待细节上的交接。队长一职,将交由于锋担任,下赛季,由你担任副队长,没问题吧?”点头。
        “那么就这样了。”经理其实是个很和蔼的中年男人,笑起来的时候很容易让人有一种面对父亲的感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关于第八赛季,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问题在哪里,你需要思考百花成绩不理想的原因,俱乐部也同样会思考俱乐部的失误。下个赛季,希望能够有更好的表现,好么?”
        “好。”坚定的声音。
        “俱乐部相信你,请你也相信你自己。”
        “……谢谢。”大男孩拽着衣角,有些手足无措地点点头,眼神里面逐渐亮起来的东西,却让人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是一个天气很好的日子,邹远走出经理办公室的时候,阳光铺天盖地地撒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是笼罩在金色的光幕之中。
        邹远紧紧握着口袋里面那张薄薄的银色卡片,感受着它缓缓被自己的体温浸透。有什么细微而脆弱的东西,仍然将他们联系在一起。这里还不是终点。
       
        “乐哥,去年在机场说的话,还算数么?”
        “当然。”
        “新的赛季,多多指教。”
        “好。别让我失望了。”
       
        会做到的,要努力。
        邹远这么告诉自己。
       
       

评论(1)

热度(13)